|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22章 赚钱不易
  他钻出帐篷抬眼一看,正是秀花嫂骑着三轮车和孙友莲两人到荆棘地里来采木耳。

  “小宇!早啊!”

  苗秀花和孙友莲同时和方小宇打了招呼。

  孙友莲见方小宇望苗秀花的眼色有点儿暧昧,便知趣地朝苗秀花道了声:“秀花,我先走了,你不是有事要和小宇说吗?现在抓紧时间说吧!”

  说完,便提着麻袋一个人先进了荆棘地里。

  “嫂子,你找我有事吗?”方小宇朝苗秀花问道。

  “小宇,昨天的木耳比前天少了两百多斤。可是根本就没有外人来过荆棘地。”苗秀花脸色有些窘迫,显然是怕方小宇误会她偷了木耳。

  方小宇走过去轻轻拽起她的细手,微笑着安慰道:“没事,新移植的木耳产量会一天比一天少。嫂子,这事不怪你。”

  方小宇轻抚着秀花嫂白嫩的小手,心中升涌起一阵莫名的喜欢,忍不住赞美了一句:“嫂子,你的手好白啊!”

  “哎呀!有什么白不白啊!都快三十岁的人了。”

  苗秀花将手缩了回去,朝方小宇望了望,目光中多了一份暧昧,关心道:“这两天睡好了没?”

  “睡好了,就是晚上会想你。”方小宇笑着答道,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秀花白晰的脸蛋上,一会儿又往她的胸口瞄了瞄。

  苗秀花嗔怪地将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大清早的,你就不怕被人看到啊!真是的。对了,昨天的木耳已经分装了一万斤。估计到今天下午,就能把两万斤的木耳分装完。呆会儿去采了精品木耳,送货回来,就招集村子里的妇女们开工。争取早点把两万斤的木耳装完。”

  “嫂子,辛苦了。”方小宇投给苗秀花一个暧昧的目光。

  苗秀花妩媚地笑了笑,“晚上你好好疼一疼我,就不辛苦了。嫂子先干活去了。”说完,她腰身一扭,便朝荆棘地里走去。

  望着秀花嫂紧致饱满的臀部,一扭一扭的样子。方小宇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看来,晚上还真是要好好去疼一疼这嫂子才行。现在木耳放在她家。正好可以找借口去,也不怕人说闲话了。

  方小宇带着美好的幻想,提起帐篷朝山下走去。

  回到家中,包玉芳和方富贵,两人正好奇地打量着,方小宇昨晚买回来的洗衣机。

  “小宇,你咋买这玩意?那得要多少钱啊!”包玉芳望着崭新的洗衣机,心中又惊又喜。

  “不贵,才三千多。”方小宇笑着朝母亲安慰道:“妈,别心疼钱。咱家现在不差钱。”

  “哎呀!你这孩子,会赚也要能省才行啊!将来还要娶媳妇呢!”包玉芳有些心疼道。

  “妈!娶媳妇的事情,你就不必操心了。你的肾还疼吗?我用雷气再帮你按一按吧!好几天没给你疗伤了。”

  “偶尔还会痛,你帮我按按也好。”

  说罢,包玉芳在方小宇的面前坐了下来。

  方小宇缓缓运功,提起提起体内雷气对着包玉芳的腰上发了一掌。

  “小宇,有疼。”这回包玉芳不但没有感觉到舒服,反倒失声叫了一句。

  “妈,你坐好了。我这就帮你看一看。”

  方小宇将手移开了,仔细打量着母亲的腰部,他试着用手按了一下,包玉芳立马皱起眉头叫了起来,“好痛啊!小宇,别按了。”

  “妈,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看你这里,暂时不适合用雷气治疗了。”

  方小宇知道母亲体虚,若雷气太猛,反而会适得起反。这样也好,可以暂时减少雷气按摩的次数。

  至于换肾,暂时还没必要,医生都说母亲的肾功能正在逐渐的恢复。现在他需要做的是多赚点钱。

  “爸,我中午不回来吃中饭了。”

  方小宇提了两瓶酒两条烟,澳门赌博网站:准备去村长家。他想找村长聊一聊南岗地界的事,如果可以承包下来,先把地圈起来再说。

  恶龙潭养蛙场,用不了多久,基础设施就弄好了。马上进入第二期的技术培训。至于精品木耳就等姚茜那边的消息。眼下还是个未知数,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全放在一个项目上。

  退一万步说,就算姚茜的实验近期不能成功。在资金上也不会受影响。目前荆棘地里的木耳虽不是精品,产量每天会逐渐减少,但平均算起来,一天最少也有五百斤。就算按一斤五块钱,一天也有两千五的收入。一个月就是七万五。

  下个月还能出产一批石蛙,又是十几万。加上到时卖干木耳的钱,估计能有五十六多万。这笔钱,先在村子里圈一块地,等再赚一些,就可以开一个砖场了。

  方小宇心里正想着,忽见一辆小车在他家门口停了下来。

  很快,一双修长的雪腿从车门里迈了出来。

  “江雪!”方小宇激动地叫了一句。

  江雪摘下墨镜,脸色慌张地朝方小宇道:“小宇,不好了,伍矿长玩女人被抓了,这次性质有点恶劣,他同时叫了两个女人,估计要被关一阵。”

  “啊!怎么会这样?”方小宇表示宛惜地叹了口气道。转念一想,又补充了一句:“活该,这家伙进去关一关也好。要不然,这色性迟早会毁了他。”

  江雪没好气地白了方小宇一眼:“话是这么说,可现在问题是,国企对个人作风问题看得很重。他一进去,我们矿里的人事就会发生变动。到时,你收的五万斤木耳,能不能卖给我们矿里还是个问题。这事,我估计和熊百万有关,一定是他设套让伍矿长进去的。”

  “我要怎么样才能帮到他?”方小宇关心地问了一句。

  江雪轻咬着唇道:“当初,伍矿长只让我给姚茜公司下了三万五千斤的订单。说剩下的过段时间再下。估计这家伙留了一手,想把另外一万五千斤卖给熊百万。这样既不得罪你,也不得罪熊百万。谁知道,现在他被熊百万给算计了。”

  “熊百万这么做也没有好处啊!”方小宇有些好奇地问道。

  “算是鱼死网破吧!这家伙也吃不准,伍矿长剩下的那一万五千斤木耳,还会不会给他做。现在上头已经有风声,新矿长估计明天就要上任了。据说熊百万,已经和他攀上关系了。我估计伍矿长下马,也有可能是这两人合谋的结果。新矿长暗中肯定会向着熊百万。”

  江雪脸色凝重道:“所以接下来,这一万五千斤的订单非常的危险。新矿长接任后,肯定会启动新一轮的招标,姚茜公司百分之百要踢出去。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先把还没有送的两万斤木耳赶紧送了,以免变卦,万一取消订单,这笔损失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