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19章 必争的朱雀位
  方小宇想想也是,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行吧!就当我陪你去旅游一趟。”

  凌红美见方小宇有些失落,便笑着安慰道:“小宇,你也不必恢心。我相信这一次去参加博览会你一定能找到你需要的东西。每届的博览会上,都会有一些稀有东西出现,如果运气好,没准还能捡漏呢!这玩意和玩古董差不多。”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方小宇倒有些好奇了。

  “那当然。农产品的范围很广,其中有一部分是前来参展的是药农,比如人参、荷首乌之类的。这些才是每届农产品博览会的亮点。”

  凌红美微笑着补充道:“另外,参展的农产品里的确有不少是精品,比如有些农场研究出的花椒和姜用来做调料,味道特别的美。我想,如果你的凉拌木耳,能够搭配到最好的葱花、辣椒或芝麻油,那口感,会增值一半。总之,我相信你去了一定不会后悔。”

  “是吗?那太好了。凌姐,我愿意陪你去。”方小宇激动地答道。

  “行,这事就这么定了。下午我就让助理订好下周三的机票。不见不散。”凌红美微笑着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

  “好了,凌姐就这么定了。我先回去了。”方小宇看了一下时间不早,便和凌红美道别。

  “小宇,等等!”凌红美追了上来。

  “凌姐,有事吗?”

  “没!”凌红美轻咬着唇朝方小宇道:“姐姐想试一试,金医生说的那个手指操,或许真的可以治好我的石女病呢!下次我们一起出差的时候,你帮我试一试好不好。到时你用气功给我定住神,我心里应该不会紧张。”

  “这个”

  “你不愿意就算了。”凌红美咬了咬唇,目光中掠过一丝忧伤。

  方小宇有些尴尬地朝凌红美安慰道:“凌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看都看了,还什么不好意思。”凌红美白了方小宇一眼,悠悠地叹了口气道:“慢慢来吧!我们先试一试。如果换成是你,姐姐不会紧张。那个女医生,我见着了就会有恐惧感。”

  说着凌红美又皱起了眉头。

  方小宇笑了笑,“没事,这事我已经答应你了。凌姐,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一些。”

  离开凌家后,方小宇一路上念头翻飞,脑海里满是凌红美曼妙的身姿。如此的绝色美人,得了这种怪病,实在是严重浪费啊!

  他加快了车速直奔荷花村。

  接下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方小宇掐指推算了一下。今天的日子不错。便决定去挑选一个地方,准备用来办砖厂。这事要用罗盘测一测四周的磁场,同时定一下向才行。

  回到了家中,方小宇特意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拿着罗盘登上了后山的乌龙峰。

  他站在峰顶仔细打量着整个荷花村的风水格局。

  “左有青龙恶龙潭,右有白虎延绵的山岗,后边有玄武乌龙山坐镇,四相当中独缺前方的朱雀。南方丙丁火。朱雀属火,宜在南方立下与火有关的事业。砖厂要烧煤,属性为火。正好可以在南方这个位置,开办一个砖场。

  如此一来,四相齐全,形成一个完美的守护体系,四相现瑞,相生相旺。荷花村想要不富都难。

  方小宇看好大方向后,他又跑到了荷花村的南岗,决定再去看一看,那里的土质,看到底适不适合用来烧砖。

  他到了南岗的土地里取了一点黄土便带回家去。

  “爸,你看这些土适不适合烧砖啊!我想在南岗下建一个机砖厂。”方小宇知道父亲以前在砖厂里干过活,对这事比较在行。

  方富贵撮了一把土,仔细瞧了瞧,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土不错。烧出的砖又红又结实。应该是南岗取来的样吧?”

  “爸,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整个荷花材,就那里的土最适合做砖了。”方富贵吸了一口香烟道。

  方小宇被老爸的一口老烟,呛得有点儿受不了,连咳了两声,笑着朝父亲道:“爸,这五块钱一包的烟,不抽了。回头我就去给你买几条芙蓉王抽一抽。”

  “别浪费,太贵了。”

  “没事!”方小宇微笑着朝父亲道:“儿子今天赚了十万。等过一阵子,钱再多一些,我立马在南岗开个砖场。再买一辆小车开一开。”

  方富贵吸了口烟,摇头道:“南岗和蔡屋村交界,有些界址到现在还扯不清。蔡屋村比我们地方大。你真要去那里开砖厂,到时为争地皮,免不了要打架。这事我看算了吧!蔡屋村的人比我们荷花村要野蛮,而且地方比我们大。这砖场开不得啊!”

  “这事以后再说吧!”方小宇不经意地朝屋后边瞄了瞄,见母亲正弯腰在洗衣服,累得满头大汗,便有些心疼。

  他决定今天下午就去给老妈买一台洗衣机。

  “爸,我去一趟县城买点东西。不用给我留晚饭了。”方小宇决定去县城买洗衣机,同时买几条好烟,晚上得去村长家商量承包南岗的事情。他嘴上是说这事以后再说,但心里却不这么想。南岗这个位置关乎到整个荷花村的风水。

  如果那地方,要是被别的村子抢走了,建几个带有煞气的建筑物,必定会对荷花村的风水产生严重的影响。这事不能等。

  他得找人问一问办砖场需要哪些手续,地界有争议时,该怎么办。正好要去县城买点东西,顺带找个律师问一问。回头,再和村长细细商量。

  方小宇刚上车,便见顾玲从他家的门口路过。

  顾玲穿着一袭及膝的荷叶边中短裙,下边则穿着肉色丝袜。看上去,比以往要性感多了。

  这个举动,不免引起了方小宇的注意。

  他特意摁响了喇叭。

  “笛!”

  顾玲被吓了一跳,猛地向前跳了一跳。裙子被风卷起,她连忙又用手将裙子边摆一合,两腿夹得紧紧的。

  “顾玲去哪?”方小宇笑着问了一句。

  顾玲扭头一看,是方小宇在车里,生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要死啊!吓死我了。”

  说这话时,这丫头勾着腰,胸前露出一片雪白。方小宇坐在皮卡车上,正好可以看个清清楚楚。

  他笑着朝顾玲开玩笑道:“顾玲,你又买新的内衣了,红色的呢!和你的衣服好相衬,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作者题外话:预祝各位元旦快乐,为庆元旦,明日爆更,十更保底,今晚十二点后,便开始更新。敬请关注。感谢各位长期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