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11章 帐篷里被非礼
  方小宇笑了笑道:“不行啊!林叔,你怎么能不要我的钱呢?刚才我看春兰婶子,和你在石桌上的表演多精彩啊!不收钱,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小宇,我求求你。这事千万别说出去,要是让我婆娘知道了,非和我离婚不可。”林大军直接在方小宇的面前跪了下去,双手捧着方小宇先前给他的两千块钱,哀求道:“小宇,林叔求你了,把这钱收下吧!”

  方小宇一脸淡然地将钱收了下来:“这钱我收回。但是,有笔帐我还要和你算清楚。”

  说罢,他转身指了指墙角边的几根桐木道:“喏!我问你这些段木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林大军低下了头,支吾着答道:“小宇,这些木头是我从荆棘地里偷来的。我,我一时糊涂,鬼迷心窍了。”

  “你听好了。我这五根段木,一天产25斤木耳,一斤30,一天能卖750。从丢失到现在,有七天以上,按七天算吧,少说也损失了五千多。这些钱,你说怎么办?”

  方小宇朝林大军问道。

  林大军一听,哭丧着脸道:“小宇,冤枉啊!我偷来这五根段木,也就第一天采了二十来斤的木耳吃了。后来放在这里,再也没有长出过木耳。我一直把它当成废柴。你不说,我都快把这事给忘记了。”

  方小宇知道林大军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钱来赔他。他也清楚,这些段木离开了荆棘地,就和普通的段木没有分别。

  说这些,只是想教训一下林大军罢了。

  “行了,你先起来。这事我也不追究你。呆会儿你老老实实的帮我把这些段木,再搬回到原地去。我就不用你赔钱了。今晚的事情,就当我没有看到。”方小宇淡淡地答道。

  “谢谢!”林大军连连头头,说完,便躬起背准备去扛木头。

  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他家婆娘打来的。

  是催林大军回去睡觉的。林大军有些不耐烦地对着电话那头吼了一嗓子:“叫什么叫,老子现在正在打麻将呢!今晚通宵。”

  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其实林大军老婆长得比于春兰漂亮多了,这家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方小宇好心劝了一句:“林叔,春兰这女人,以后最好别碰了。这娘们外头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呢!要是惹上了病。你这个家就毁了。其实,林嫂也不错啊!疼春兰,还不如好好回家疼一疼自家女人。”

  “小宇,你说得没错。我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蠢事了。这毛病我一定改。”

  林大军在自己的脸上扇了一耳光,再次朝方小宇哀求道:“小宇,这事你千万别说出去,要不然我这家就真的毁了。”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好了,你帮我把这些木头扛回去就得了。”说完,方小宇便朝姚茜使了个眼色,两人径直出了院门,直奔后山恶龙潭的荆棘地。

  林大军当真把五根段木扛到荆棘地后,才回去睡觉。

  姚茜还没有要睡的意思,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些瓶瓶罐罐,说是要取样去做研究。

  望着那五根刚刚移过来,表面光秃秃的段木,姚茜表示怀疑地朝方小宇道:“小宇,这些段木真的每天能产出木耳吗?”

  “那当然是真的。我估计,放这里。明早又会长出许多的木耳来。”方小宇信心满满地朝姚茜道。现在五根段木得而复失,他心中也是无比的开心。

  “行,我暂时相信你。明早再起来验证。”姚茜说罢,伸了个懒腰:“好困啊!我今晚不想回去了,就和你一块儿睡帐篷吧!实在是受不了了。”

  “这不太好吧!”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

  姚茜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有什么不好。本小姐都不介意,你在意什么。对了,我警告你,别打我的主意,现在我正在特殊时期。如果你要是碰了我,我肯定会报警的。”

  方小宇笑了笑道:“这么说,如果不是特殊时期的话,碰一下也是没有关系的了?”

  “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能够让我心动的男生,我不介意和她来一段风花雪月的恋爱。不过,我这人不喜欢被婚姻和恋爱所束缚,所以目前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想,你也不会有这样的魅力。”姚茜说完,打了个哈欠,钻进帐篷,倒头便睡着了。

  方小宇开始以为这美人是开玩笑的,等他钻进帐篷一看,姚美人已经睡着了。

  “我也困了。”

  方小宇也非常疲惫地伸了个懒腰,他朝姚美人望了一眼,倒在她的身旁,不到两分钟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方小宇只觉嘴唇一阵湿滑,同时双手像是扒在了一团软云上。绵绵柔柔的,手感特别的爽。

  待他醒来后才发现,美女村长姚茜正紧紧地抱住了他,整个身子都压在了他的上边,更为要命的是,这美人竟然连嘴唇也贴上来了。

  “姚茜!”方小宇试图轻轻推开她,然而这美女却将他抱得十分的紧。方小宇的心里再也无法安静下来了。

  心想,既然美女都送上门来了。恭敬不如从命。算了,今天就从了她吧!

  他毫不客气地,接过了美女的吻,双手激烈地配合着她的动作。

  两人一阵缠绵后,方小宇将手落在了姚茜腰间的皮带上,正准备更进一步的亲密。

  不想,却在这时,姚美人发出“啊”地一声尖叫,连忙推开了方小宇。

  “方小宇,你,你做什么?”她满脸惊慌地朝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望了望,见没有被解开,这才勉强放下心来。

  方小宇无奈地耸了耸肩,美美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有人好像要非礼我。”

  “去死!你个王八蛋。我打死你。”姚茜生气地扬起拳头,朝方小宇的身上砸了过来。

  “别,别打。这又不是我的错。”方小宇面带笑容地钻出了帐篷。

  他吸了两口清新的空气后,满意地朝荆棘地走去。

  他朝昨晚林大军扛来的那五根段木一望,只见那一根根段木上,已经长出了成片成片的木耳。不由得激动地叫了起来。

  “姚茜,快来看啊!段木上又长出精品木耳了。”

  “是吗?”闻声,姚茜飞快地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走到段木旁一看,果真见到昨晚那五根段木又长出了漆黑油亮的木耳,便忍不住激动地一把抱住了方小宇大声道:“太神奇了。方小宇,你给我带来了太多的惊喜了。”

  方小宇本来就被一股尿意给憋醒了,被这美女一抱,现在身体里更是热血沸腾,恨不得抱着姚美人痛痛快快地疼一疼她。

  “姚茜,你的腰真好。抱着真舒服。”方小宇发自内心地赞美了一句,手不自觉地落在了姚美人的细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