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10章 占卦抓奸
  回到家中,方小宇特意洗了澡,换上衣服,焚香祷祰,开始占卦。

  他所占的,实事上也就是易经里的六十四卦,只不过用的是铜钱而已。

  起卦再占,一一记下,再次观象。

  方小宇便仔细端详着,不一会儿,嘴里便念唠起来:“若问贼人藏物处,财爻之处细端详,若是财爻属木类,竹木堆中树木旁。”

  凝望着眼前的卦象,方小宇心中一阵狐疑。

  从卦象来看,失物应该是在竹木堆和大树旁。方向在东,东方甲乙木。按照丢失的地点来看,荆棘地的正东方,正是荷花村。

  也就是说,卦象显示,荆棘地里的段木是被村子里的人偷走了。可究竟是哪一户人家偷走了呢?

  这个就要去村子里看看才知道,看谁家屋子旁有竹堆和大树。

  “姚茜,你先休息吧!我去找段木。”方小宇朝姚茜叮嘱了一句,便准备出门。

  “方小宇,等等我。我陪你一块儿去找段木。”

  姚茜追了上来,她很想知道方小宇所占的卦到底准不准。

  “呆会儿,万一有狗啥的,你可别说害怕啊!”方小宇有意吓唬道。

  姚茜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怕什么,你一个大男人在旁边,还不能保护好我?”

  “行,跟我来。”方小宇笑了笑,便出了家门。

  他举目四望,心里在猜想,到底会是谁偷了荆棘地里的段木。

  “顾顺意一家肯定不可能,张秋生也不可能。先去村支书家看看吧!这家伙对我的怨恨最深。”方小宇来到了村支书家,又失望地离开了。因为村支书家,没有树也没有竹堆。

  “屋旁有树,而且有竹堆”方小宇正嘀咕着,忽听从身旁的旧屋里传来一阵男女的对话声。

  “春兰,来嘛!”

  “你猴急个啥?这里不安全。要不,去你家瓜棚吧!”

  “不怕,这是我家老宅,不会有人来的。春兰,来吧!我现在就想和你好了。”

  “哎呀!你这死鬼,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方小宇心中一紧,特意凑近老屋的木门,向里张望。

  透过朦胧的夜色,他看到于春兰躺在院子里的一块大石桌上上,林大军则猴急地在她的身上乱摸着。

  这娘婆,上次和顾顺生在后山幽会,这会儿又和林大军搞上。真是个水性杨花,还不知和村子里多少男人好过呢!

  “这娘们的瘾真大。”方小宇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

  不一会儿,院子里便传来女人轻微的喘息声。

  姚茜听了,有些好奇。她靠在方小宇的后背上,仔细打量着院子里的情况。

  夜色朦胧,她努力看也只能看到个影儿,听着那撩人的声音,姚茜有点儿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经意地用手电筒往屋子里照了照。

  这一照,把里边的人给吓了一跳。

  “啊!有人?”

  “大军,快松开”

  林大军和于春兰慌乱地扯起衣服,一个往屋外跑,另一个则往屋子里边躲。

  姚茜也被吓了一跳,叫了声:“快走!”

  一把拽起方小宇的手,往一堆竹子的后边躲了起来。

  于春兰跑到门口,张望一阵,见没人,才打开木门,从林家的老宅里钻了出来,飞快地跑走了。

  一会儿,林大军也从木门里钻出来。他先是左右望了望,最后又狐疑地朝竹堆旁走来。姚茜吓得拼命往里缩,手紧紧地抓住方小宇,生怕被发现。

  “谁他妈的无聊,坏我好事。”林大军骂了一句,转身走开了。

  “走了!”姚茜小声道了一句。

  “我知道!”方小宇低头朝姚茜使了个眼色,脸色痛苦道:“姐,你能不能把手松开,我的腿都被你拧青了。”

  姚茜低头一看,见自己的手抓在了方小宇的大腿上,立马松开了,面带歉意道:“我不是故意的。回头我帮你揉一揉吧!”

  “不扯这些了。我们进老宅看看。段木极有可能就在里边。”方小宇站了起来,准备进老宅看个究竟。

  因为他发现这里的情况正好与卦象中对得上。林家老宅旁,刚好有棵大树,而且旁边还有竹堆。

  两人一进老宅,这边林大军便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棍跟了上来。

  原来林大军并没有走远,他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他心想,自己和于春兰偷情的事情,应该还没有被人看到,刚才那一束电光,极有可能是有人不小心从院外照进来的。

  而这人,八成是来偷东西的。果真,他折回来时,就到见朦胧的夜色中有一对男女进了老宅。他拿起长棍便跟了进去。

  跟了一阵,林大军发现是方小宇带个女人进了院子。

  他心中暗自得意地笑了:“妈的,正好趁这个机会,把这小子打一顿。”

  林大军对方家本来就没好感,加上方小宇的到来坏了他的好事,心里就更加的痛恨他了。

  他心想,现在当贼把方小宇揍一顿,这小子也没话可说,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五步、三步、两步

  “小子,今天这一顿,老子算是白打你了。哈哈!”

  林大军离方小宇越来越近,得意地抡起手中的长棍,朝方小宇的身上砸了过去。

  “呼!”

  眼看那结实的棍子,就要砸在方小宇的腿上。不想,却见他猛然转身,一个后摆腿,往林大军的胸前踹了过来。

  “哎哟!”

  林大军只觉胸前一阵沉闷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方小宇你,你干什么?这么晚了到我家老宅来做什么?”林大军生气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吼叫道:“我没找你麻烦,你倒先打人了?今晚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和你没完。”

  “你要什么说法?”方小宇其实早就看到了林大军,只不过将计就计,踹他一脚罢了。

  “赔钱!你来我家偷东西,还把我踹倒在地。我要你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你不赔,我就喊人。”

  林大军心想,只要自己大声喊,村子里的人就会把方小宇当成小偷看待,那么他的名声就彻底的坏了。

  “你要多少?”方小宇问。

  “两千。”

  林大军心想方小宇这么有钱,赔这一点,根本就不算什么。

  “好!我给你。”

  方小宇爽快地给给了钱。

  林大军倍感意外,他没想到方小宇给钱这么爽快。心里还后悔没多要一些。

  正当他得意时,方小宇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道:“大军啊!这钱,可不是给你一个的。春兰婶子也要分一半啊!因为你们刚才的表演很精彩,这是我的赏钱。”

  一听这话,林大军整个人便摊坐在地,结结巴巴道:“小宇,我不要你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