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106章 一针见效
  思考了一会儿后,方小宇决定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姚茜。

  他想了一下,美食节比赛,要两个月才有最终结果。就算他能顺利获得美食冠军,借机大力推广木耳也是两个月后的事情。

  这两个月荆棘地的木耳能产好几万斤,晒干了来卖,未必能有那个价。总不可能白白浪费了啊!

  眼看着这么多的木耳销不出去,那岂不是看着银子化成水,守着金山在讨饭?还不如与美女村长一起分享。

  天下的钱一个人赚不完。提前过上幸福的日子多好。再说,销路的事情,可以自己慢慢来拓展,先和这姚茜合作,等到自己有路子了,再另谋出路也不迟。

  想到此,方小宇便给姚茜打电话报了喜。

  姚茜接到方小宇的电话后,开始有些怀疑,以为他在开玩笑。方小宇再三强调,这美人才信了。

  她激动地在电话那头道:“小宇,你哪也别去,在家等着我。”

  “行,我在家等你。”

  回到家中,方小宇让老妈特意炒了几个好菜,决定今天好好庆祝一番。这边心情刚定下来,便有两两辆小轿车便在他家的门口停了下来。

  方小宇朝外一看,正是江雪和伍矿长两人来了。

  “方神医,今天你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帮我把这病治好。”伍矿长提着两大袋的东西进了方家,一见面便哀求方小宇。

  江雪则把东西递给了方小宇的父母,与二老说了一些客套话,并向他们作起了介绍。

  此刻的方小宇心情极好,很爽快地答应了伍矿长。

  “好吧!我决定用鬼门十三针试一试。”

  昨晚方小宇刚刚领悟鬼门十三针里的第二针,通气针,今天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他从法布袋里取出一根银针,暗聚雷气,试着将雷气引向指尖,灌于针体,同时大喝一声:“鬼门十三针,第二针通气过血,开穴去病。刺!”

  说罢,一针便扎在了伍矿长的合谷穴上。伍矿长立马失声叫了起来。

  “啊!好痛!”

  一股暗血从他的合谷穴涌了出来。

  方小宇将针一收,又将暗血挤出,撒了一点止血粉。

  “好了,我已经尽力了。如果你感觉到手臂处的经络有火烧感,像涂了清凉油一样。说明我这一针就已经起效了,到时我再给你开两副药就好了。”

  方小宇无力地喘了口气道。

  他刚刚领悟鬼门十三针里的第二针,没想到真要施展起针法来,对体力的消耗如此的巨大。不过,想想针法精进一步,他心里不免有些激动,这意味着,他以后可以用针法给人看普通的疾病,而不仅仅是业障病了。

  伍矿长先是一阵胡疑,继而激动地叫了起来。

  “咦!还真是有一阵像火烧的痛感。这会儿又像是抹了清凉油了。”说着,他便将自己的手高高地举了起来,用力甩动着。

  好一会儿,又一次叫道:“不痛了,现在一点儿也不痛了。看来,你这鬼门针还真是有效。”

  方小宇休息了一会儿后,便恢复了体力。

  他写下了一道方子给伍矿长,交给他叮嘱道:“你拿这方子去药店里捡三副药吃,过一个月再来找我,还有一副药要吃。吃了就彻底的断根了。”

  其实,方小宇开的不过是一些补气补血的药。吃与不吃并不影响,但为了能够控制住伍矿长,他现在还不能把所有的老底交给对方。

  万一这家伙,看到病好了,无求于他,到时木耳的事情不帮他了,那岂不只有干瞪眼的份。

  这世上,忘恩负义的人不是没有。肯定要留一手。

  毕竟,这家伙和熊百万的关系不错。而且是一个好色之徒。如果是肖永明那种忠义之士,方小宇就不会我此一举。

  “谢谢!”伍矿长一脸激动地朝方小宇道:“方神医,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一定会帮你。”

  “是吗?那我先谢过伍矿长了。目前,我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伍矿长帮忙。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些木耳想要卖给龙县煤矿”

  方小宇接下来把自己的情况和伍矿长说了。

  伍矿长沉默了一会儿后,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光头道:“行,这事我答应你。实话和你说吧,我和熊百万,算得上是铁哥们。这事他找过我。但相比之下,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肯定要向着你这边。不过,到时你最好还是以公司的名义参加我们单位的竞标,我在暗中帮你一把。这生意问题不大。”

  “太谢谢了!”

  有了伍矿长的这句话,方小宇悬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

  两人正聊得起劲,方小宇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凌总的助理打来的。问他怎么今天没有人来送货。方小宇一听,这才想起,自己两边的货都没有送。

  他和伍矿长、江雪说明了情况后,便提起木耳匆匆去送两家饭店的货。伍矿长和江雪见方小宇忙,也只好先离开了方家。

  货刚送完,方小宇的手机又响了,是美食小组的评委龚灿美打来的。

  “方先生,今天你怎么没有送木耳过来呢?我都已经让人在那里等了。”

  方小宇一听,这才想起,龙江酒店这边的凉拌木耳也没有做。

  他心怀愧疚地解释了一句:“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误了。给我一个半钟,我立马回去做了就给你们送过来。”

  “你现在在哪里,我让人来找你。今天我们很急。因为我们夫人啥也吃不下,就盼着你的木耳。”龚灿美心急地朝方小宇道。

  “行,我现在龙江大桥那里等你们。我是一辆江铃的皮卡车。”

  “好,十分钟后我来找你。”

  挂了电话,方小宇便将皮卡车,停在了龙江大桥上的旁边,静静地等候着。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便有一辆红色奥迪轿车,澳门赌博网站:在在他的前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短裙,腿上穿着丝袜的少妇,匆匆朝他走来。正是当龚灿美。

  “龚小姐,不好意思。我今天忙糊涂了。”方小宇见面后第一句话,便向她道了歉。

  龚灿美叹了口气道:“算了,不说这些。你带我去你家,现场给我做一些木耳吧!我们家夫人正等着你的木耳呢!”

  见龚灿美一脸着急的样子,方小宇心中不免狐疑起来。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人,吃木耳吃出这么大的瘾来。莫非她家夫人得了什么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