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98章 用行动证明爱
  望着村子里的那些婶婶和嫂子们,一袋又一袋地将木耳装好,方小宇心里十分高兴。见到这些木耳就像是看到了钱一般亲切。

  “哟!熊老板来了?进屋坐。”忽听张秋生喊了一句。

  这时一位穿着花格短袖的男子,走进了张家。男子的脖子上挂了一根狗链粗的金项莲,皮鞋探得蹭亮。

  这家伙正是乌镇首富熊百万,也是方小宇的情敌。方小宇对他不熟,但张秋生却认得。

  熊百万没有理会张秋生的热情,淡淡地瞟了一眼道:“张秋生,行啊!你什么时候倒腾起木耳干来了?难怪我这几天收不到木耳,原来是你把龙县的木耳给收了啊!”

  张秋生有些尴尬地答道:“这些木耳是我一个邻居暂时放这里的。”

  “哦!他人呢?”熊百万的态度,非常不友好。

  从一进门起,方小宇便看这家伙不太顺眼。

  听了这话,他不客气地答了一句:“木耳是我的。有事吗?”

  “你的?”熊百万仔细打量着方小宇,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冷笑一声道:“小子,你不会告诉我,这些干木耳是想卖给龙县煤矿吧?”

  “是又怎么样?与你无关。”方小宇不客气地答道。

  他看这家伙,心里便特别的不爽,恨不得立马将他赶出去。一旁的姚茜扯了一下他的衣服,小声劝了一句:“小宇别冲动,听听他怎么说吧!”

  “语气倒不小!”熊百万从裤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燃,淡然地朝方小宇道:“小子,我提醒你,如果这些木耳是卖给龙县煤矿的话,会让你血本无归。”

  “是吗?看来你在龙县煤矿里头有一些关系了?”方小宇有意试探道。

  “那当然。实话告诉你吧!龙县煤矿的经营矿长和我是铁哥们。我随时一个电话,便能将他约来喝酒,你信不信?”

  熊百万吸了一口烟,抖了抖手腕上的金手表道:“别和我作对,否则会让你死得很惨。”

  张秋生见气氛有些不对,立马过来打圆场。

  “熊老板这是我的邻居方小宇,都是同一个镇上的人,大家没必要这样。”

  “去!”熊百万生气地朝张秋生吼道:“老子的脾气已经够好了。这事是这小子挑起来的。他把我在樟乡的木耳生意抢了。老子追到这,才知道,原来肖永明那狗东西的木耳全卖到这里来了。”

  方小宇见这家伙说话粗鲁无礼,心里十分生气,早就想揍他了。他撸起衣袖朝熊百万吼道:“你想怎么样?”

  熊百万见自己的威风竟然吓不倒这小子,心里不免有些害怕。毕竟,方小宇比他结实多了。现在他又是在别人的地盘。

  他顿了顿,态度急转,脸上挤出了微笑。

  “兄弟,我想和你谈谈木耳的事情。我是这么想的,你真要把这些木耳卖给龙县煤矿,肯定没戏。或许你已经拉拢了新上任的供销科长。往年这种事情,都是供销科长说了算。因为以前的供销科长是伍矿长的亲戚,他不会管。但今年不同,换了个女的,和伍矿长一毛钱关系都没,这事伍矿长铁定要插手。”

  说到这里,熊百万有些得意地朝方小宇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把木耳卖给龙县煤矿。我看这样吧!既然你已经收来木耳。也付出了人工,我就按原价25块钱一斤给你收回。再一次性补足你三千块钱。这够大方了吧!”

  熊百万心想自己摊牌了,方小宇只能任他宰割。

  然而,方小宇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扬起脸冷冷地答道:“我不卖!”

  熊百万气得脸色发紫,指着方小宇道:“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行,呆会儿我就给伍矿长打电话,晚上约他去顾顺意家喝酒。到时你小子别求着把木耳卖给我。”

  说罢,他转身便朝外走去,边走边打电话。这家伙真约了伍矿长来顾顺意家吃晚饭。

  顾顺意也认识伍矿长,熊百万是想借这个机会给方小宇施压,好让方小宇把木耳转卖给他。

  望着熊百万离去的背影

  方小宇心里骂了一句:“熊样,老子迟早有一天要超越你。”

  他在张家看了一会儿后,便决定去后山的恶龙潭看看。要超越熊百万,就看恶龙潭了。

  走到顾玲家菜园子时,正好看到顾玲和熊百万两人在那里推桑。

  方小宇心中一紧,便停了下来。

  “我不要你的香水,这玩意我用不着。”

  “顾玲,这可是我托人从法国买回来的。”

  “熊百万,你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这是乡下,你这样跟着我算什么,人家会说闲话的。”

  “行,我上你家等你。”

  熊百万到了荷花村自然要去顾玲家,得知顾玲去菜园摘菜了,便自作主张去找顾玲。想趁机送点小礼品给她,笼络芳心。现在顾玲拒绝,他只好先回顾家。

  在半路上,正好与方小宇撞了个正着。

  两人彼此瞪了一眼,又都各自赶路。

  熊百万心中有些狐疑,便悄悄跟踪方小宇。

  方小宇知道他在跟踪,但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

  “顾玲在摘菜啊!”

  方小宇走到顾玲身旁,从身后一把揽住了顾玲的身子。

  “哎呀!方小宇你要死啊!”顾玲被吓了一跳,澳门赌博网站:抡起拳头便往他的身上砸去。

  方小宇知道熊百万在后边看他,索性一把抱住了顾玲,对着她的红唇亲了下去。

  “顾玲,我喜欢你!”

  “方小宇,你”

  方小宇果断地把顾玲抱紧了,疯狂地亲了起来。有意秀给熊百万看。

  熊百万见了,急得要命,大声喊了一句,“喂!你干嘛!”

  顾玲听到喊声,一阵紧张,不好意思地推开了方小宇,满脸通红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方小宇,你好讨厌啊!气死我了。”

  她跺了一下脚,气呼呼地转身往回走。

  “顾玲,你没事吧?”熊百万迎了上来,关心地问道。

  “滚开!”顾玲双手捂着滚烫的脸,飞快地往家里跑去。心却像是鹿撞一般,方小宇虽然强吻了她,但她的心里并不讨厌,只是有些凌乱而已。相反的,熊百万倒令他有点心烦。

  熊百万走到了方小宇的面前指着方小宇道:“方小宇,你,你”

  他想说点啥,却觉得喉咙里堵得慌。

  “你什么你,老子亲自己喜欢的女人,管你卵事。”方小宇得意地扬起脸,吹着口哨往山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