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96章 黑木耳进村
  方小宇铲了两个钟,一条通往后山恶龙潭的马路,终于修成。

  他决定明天就把钢材引进来,叫上焊工,准备叠层加高。同时购进栅兰,砖和水泥,准备建仓库和宿舍。用不了多久,乌镇第一个养蛙场就要建成了。

  次日一早,方小宇便接到了樟村村长肖永明的电话。

  “大恩人,我替你收了一万五千斤干木耳,今天就给你送过来。满满两车,不知道你们家能不能放下来呢!”

  “太好了!我想办法腾出地方来。”方小宇有些激动地答道:“肖村长,你太给力了。别再叫我恩人啥的,叫我小宇就好了。”

  两人欢快地聊了一阵才挂断。

  方小宇把帐篷收起,又去把木耳给收了,便匆匆往山下赶去。

  两车木耳,他家估计放不下来。

  方小宇想到了张秋生家地方大够大,便往他家中走去。大丫正好起床,在压水井旁洗脸。

  荷花村不富,还在用传统的压水井,张大丫每按一下压水井的手把,胸前立马秀出一片雪白,姑奶奶若隐若现,模样很是诱人。

  方小宇本想上前调戏一下。但又怕认错了,便只好有意叫了一句:“小丫,早啊!”

  大丫朝方小宇白了一眼,嘟着嘴巴道:“我是大丫!”

  “真的?”方小宇有意靠近了一些,大丫见方小宇不信,便将领口拉低了一些,露出肩膀上一颗小红痣,微笑道:“喏!看到没有,我这里有痣。”

  方小宇瞟了一眼,还真是大丫。不过,他还想再看一看,便笑着朝大丫开玩笑道:“没看清,再往下拉一点。”

  大丫撇了撇嘴,将衣领拉了起来,甩脸道:“才不给你看呢!”

  “死丫头,敢给我甩脸。”方小宇过去捏了一下大丫的腿,大丫转过身一阵粉拳砸了过来。

  “方小宇你好坏啊!”

  就在这时,屋子里传来一阵轻咳声,是张秋生起来了。方小宇被吓了一跳,连忙向张大丫求饶:“大丫,别闹了。你爸起来了。”

  “我就是要闹,闹到我爸知道。”大丫有意吓唬方小宇道。

  方小宇吓得不轻,连忙轻轻推开她,一下跳走了。大丫“咯咯”地笑了起来,朝方小宇白了一眼,“方小宇,你就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下回好好收拾你。”方小宇做了一个捏人的动作,得意地笑着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张秋生正趿着施鞋出来。

  方小宇上前和他打了招呼,把放木耳的事情说了,还特意强调了给他五百块钱租金。

  “要啥租金,你这孩子真是的。”

  “必须要给的。”

  张秋生嘴上一个劲地说不要,方小宇却把钱硬塞给了他。

  “张叔,这事就这么定了。先走了!”

  “好嘞!小宇,有空过来坐嘛!大丫和小丫这段时间都在家呢!”张秋生有意强调了一句。其实他也希望,两个女儿能有一个嫁给方小宇。

  方小宇连连点头说好。走的时候,和大丫对了一个眼色,两人甜蜜地笑了。

  这事搞定后,方小宇匆匆回去做了两斤的凉拌木耳,便往县城送,同时也送了星光饭店的货。他本想再去问一下钢材的事情。

  结果肖永明打电话告诉他已经到了荷花村。

  方小宇匆匆赶回来,一进村,便见到村口停了两大卡车的干木耳。

  他过去和肖永明打了招呼。

  肖永明朝方小宇道:“小宇,这两车货是我托朋友送过来的。他们还赶着要去别的地方拉东西,你抓紧时间叫人把车上的木耳都给御下来吧!回头再慢慢过秤。”

  “行,先把车子开过来。”

  方小宇指挥车子在张秋生家的门口停了下来。

  张秋生见了,立马招呼两个女儿上前帮忙。

  “大丫,小丫,上车御货。”

  大丫和小丫这俩丫头还是蛮听话的,爬上车子,便去御货,可这俩丫头根本就没力气。

  方小宇见双胞胎姐妹累得够呛,有些心疼,便朝张秋生道:“张叔,这事不急。让大丫和小丫在下头看着就好了。我去请人,一会儿就过来。”

  说罢,他便朝村长家跑去。

  方小宇借村长家的广播,在村子里广播起来。

  “我是方小宇。现在我调了一车木耳回来。村里有空的可以过来帮忙御一下货,按人头算,五十块钱一个。”

  不到十分钟,他家门口便围了一圈的人。秀花嫂和孙友莲也来了。

  方小宇数了数有二十来个。大部分是妇女。只有七个男的。

  “过来,男人在车上御,女人在车下接。再来两个力气大一点的,搬进屋子里。”方小宇招呼着这一群人站好了队以后,便开始御起货来。

  他把小丫和大丫叫住了,让她们帮忙看住就好了,以免被一些手脚不干净的村民们把木耳给偷了。

  肖永明让方小宇找个人帮忙过秤,方小宇把这事交给秀花嫂和孙友莲做。

  只用了个把钟的时间,两大车的木耳都御完了。方小宇当场就把钱给发了。

  肖永明说有事,随货车走了。走时方小宇特意给了两万块钱现金给他,算是请车和请人需要用到的钱。

  方小宇的父母见儿子弄来了这么多的木耳,心里也是乐滋滋的。他们知道方小宇这回肯定又要发一笔横财。

  方小宇激动地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江雪。

  江雪刚起床没多久,这几天她的确太累了。加上今天,大姨妈来了,不太舒服。才刷完牙,洗完脸,正在收拾东西。

  “江雪,你这是干嘛?”方小宇有些惊讶地朝江雪问道。

  “我得回单位上班,这一次,我在你家住了这么久,瞒着我哥都不敢告诉他。我只说借他的铲车用一下。他也不知道借了这么多天。要是知道了,非训我不可。”

  江雪朝方小宇道。

  听了这话,方小宇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他从钱包里取出五千块钱递给江雪道:“这钱拿去吧!要不然,我心里会不安的。”

  “你干嘛?想用钱收买我啊!”江雪白了他一眼,生气道:“如果我看中的是钱,就不会来帮你了。我哥知道了,也不会收你的钱。他只是心疼我开了这么多天的铲车,而且夜晚还在你家住。毕竟,我还没有嫁人。家人知道了会说。”

  方小宇只好把钱收了起来,笑着朝江雪道:“行,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江雪笑了笑道:“有空常到我们矿里来看我,没事的时候,帮我按摩一下,这就是最好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