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95章 治隐疾
  “友莲嫂,你这是上火才长出了疙瘩,并化了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大腿根部或脖子上应该长了淋疤。这玩意,去医院里打几天的消炎针也能好。”

  方小宇观望了一阵后,朝孙友莲说明了病情。

  “小宇你说得太准了。我的大腿处,还真长了淋疤,这几天痛得我睡不好。”孙友莲扭头朝方小宇望了一眼道:“打针,我就不去了。小宇,你帮嫂子想想办法吧!”

  “只要把疙瘩里的脓胆,用针挑出来就好了。不过会很痛。你可得忍着一点。”方小宇说罢,便从自己的法布袋里取出了一根银针。

  “没事,痛就痛吧!”孙友莲咬了咬牙道。

  方小宇手执银针,轻轻地扎了下去。

  “哎哟!痛啊”孙友莲的屁股扭动了一下,大声叫了起来。

  “看来,这事得麻烦秀花嫂了。”方小宇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银针交给苗秀花叮嘱道:“嫂子,呆会儿我用雷气给友莲按摩,先稳住她的情绪。我让你扎针,你就往疙瘩上扎,记住一定要把那一颗黄色的脓胆挑出来。否则还会复发。”

  “好!”苗秀花点了点头从方小宇的手中接过银针。

  方小宇将手掌落在了孙友莲的扶承穴上,很快,便有一股暖暖的春气,沿着她的膀胱经缓缓流向体内。

  孙友莲只觉一阵莫名的舒服,很快便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脑海里立马念头翻飞,一种妙不可言的爽感,从心间荡漾开来。

  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巴叫了起来,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

  “小宇,好舒服啊”

  这声音听得一旁的苗秀花和方小宇都有点儿尴尬。

  苗秀花偿试过方小宇的春气按摩法,那真叫一个**。望着沉醉在快乐当中的孙友莲,苗秀花的心里也跟着有些春心荡漾。

  她的手紧紧地捏在了方小宇的手腕上,恨不得此刻也让方小宇好好的帮她按一按。

  “嫂子,快,出手吧!现在友莲嫂,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不知痛。你抓紧时间把她疙瘩里的脓胆挑出来。”

  方小宇喊了一句。

  “好!”

  苗秀花扬起手,一针便扎了下去,她细心地将里边的脓胆挑了出来,甩在地上。

  “搞定!”苗秀花将银针丢在地上,有些恶心地扭头转向了一边。

  方小宇将掌势收回,从法布袋中取出一瓶止血粉,倒了一些在孙友莲的伤口上,替她止住了血。

  “友莲嫂,你屁股上的疙瘩已经治住了。但淋疤还没消退,必须用薜荔果汁,将它退下去。否则伤口还会发炎。你先起来吧!”方小宇一脸正色地朝孙友莲道。

  “薜荔果是什么?”

  孙友莲已是大汗淋漓,一边穿裤子,一边喘气地问道。

  “是我们家乡的一种草药,样子像倒挂的小陀螺,青色,里边的籽可以用来做白凉粉,具有解毒、袪风活血的作用,澳门赌博网站:用它们的汁涂抹在淋疤肿大处,一天就可以消退淋疤结肿大。这玩意园子里也有,我现在就去采来,给你弄上。”

  说完,方小宇便转身出门去采薜荔果。

  一出门,他便听到孙友莲和苗秀花两人在屋子里开起了玩笑。

  “死女人,刚才叫得像杀猪一样。就不怕被人听到啊!真是的,给你挑个疙瘩,也能把你兴奋成这样。”

  “秀花,你是不知道,小守刚才给我用气功治疗有多舒服。如果不是你在的话,我估计我真的会把小宇扑倒在竹床上。”孙友莲“咯咯”地笑了起来,“秀花,你不会介意吧!”

  “我介什么意啊!真是的,小宇又不是我的。”

  “哼!我就不信方小宇没给你按摩过。”孙友莲停顿了一会儿坏坏地朝苗秀花问道:“秀花,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被方小宇上过?”

  “真没有。哎呀,你说这做什么?”

  “秀花,加油啊!早点把方小宇拿下吧!我看这小子一定很会疼女人,到时你真要是和他好上了,会让你上瘾的。”

  “去你的!尽瞎说。”苗秀花有些害羞地轻咬着唇小声道了一句:“天知道,这小子会不会疼女人,试了才有发言权。”

  苗秀花心里在合计着,什么时候把方小宇真正的拿下。

  “秀花,看来你是真的想男人了啊!到时小宇一定会把你疼得你死去活来。”

  “死女人,就许你想不许我想啊!再乱说,我把你的嘴撕烂了。”

  听着屋子两个女人的嬉闹声。

  方小宇摇头笑了。他没有想到女人私底下开玩笑的时候,比男人还疯。

  不一会儿,方小宇便采了两颗薜荔果。

  “友莲嫂,把裤子往上扯一点,我看看你腿上的淋疤到底有多大了?”

  方小宇让孙友莲把短裤的边边往上撸。

  孙友莲有点儿害羞,不好意思下手。

  “哎呀!有什么好别扭的。全扒了。”苗秀花见了,直接用手把她的小短裤扯了下来。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孙友莲“哎呀”一声,连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身子。苗秀花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道:“死女人,小宇是给你看病,有什么好藏的,快把手放开。”

  “好吧!”孙友莲只好将手放开了。

  方小宇用手摸了一下,她腿根处的淋疤结,孙友莲痛得叫了起来。

  “痛!”

  “没事,很快就好了。”方小宇找到了淋疤结的位置,将薜荔汁抹在了上边,拍了拍她的腿道:“好了,没事了。今晚你睡觉保证不会再痛了。”

  孙友莲将裤子提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朝方小宇挤出一个微笑道:“小宇,谢谢你!”

  她的目光落在方小宇的脸上,看得方小宇心里乱哄哄的。

  “两位嫂子,我先走了。你们俩呆会儿再出来吧!”方小宇有些尴尬地朝苗秀花和孙友莲望了一眼,转身便飞快地出了果园的屋子。

  刚才看了孙友莲的身子,又听到那些美妙的声音,他的身体正难受着呢!方小宇决定去后山,把通往恶龙潭的路,再好好整一整,也算是一种发泄吧!

  望着方小宇离去的背影,再看看孙友莲意犹未尽的样子。苗秀花的心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

  今天孙友莲让方小宇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苗秀花也就不怕她说出去了。

  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暗暗下决心道:“小宇,嫂子过两天就让你做我的男人。以后嫂子就只让你一个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