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90章 难言之隐
  台下再次沸腾起来。

  “一百万啊!这是什么大老板啊!”

  “是啊!在我们这种小城市,敢捐这么多钱的,经济实力最少也要在河都市排前五才行。”

  主持人顿了顿,继续道:“方先生和凌女士只是普通朋友,便如此的大方,随手便替凌女士捐款五十万。可见他的人品有多么的高尚。我们祝福方先生与凌女士的友谊天长地久,更上一层楼。”

  此刻的方小宇愣愣地站着,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台下的凌红美更是看不懂眼前的情况。

  开始她还以为主持人是开玩笑的呢!结果主持人让工作人员把支票也举起来了,还特意举了两块放大的标牌,上边的确写着自己和凌红美的名字。

  好一会儿,方小宇才缓过神来。主持人还特意给他颁发了一个证书和奖杯,现场的美女们纷纷上前求合影。

  等到忙完这些,方小宇才想起来要问一问,这钱到底是谁代捐的。一问才知是郭鼎富替他捐的。

  方小宇立马拨通了郭鼎富的电话。

  郭鼎富笑着在电话中答道:“方先生,这事你不必谢我。原本我是不太想参加今晚的慈善晚晏。但我考虑到你先前说的那些话,便果断出席参加了。本来,我想默默的捐了钱便走人。但我看到在会上有人公然挑衅你,忍不下这口气,便替你代捐了这钱。”

  “郭总,这么大的一个恩情,你让我如何还得了啊!”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虽然这只是图有虚名的事情,但郭总却是实实在在的付出了一百万。

  郭鼎富沉默数秒,叹了口气道:“方先生或许你还没有来得及看新闻吧!下午5点钟飞往燕城的航班坠机了,机上人员全部遇难。我订的便是这张机票,多亏你劝了我,才取消了行程。要不然,我现在连命都没了。你救了我一命,区区一百万,算得了什么。算是破财消灾吧!”

  听了这话,方小宇心中不由得感慨:善心起,罪业消。此言不虚啊!从郭老板发起善心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便已经发生了变化。

  两人又聊了一阵,郭老板说今天刚刚躲过一灾,心有余悸不便见客,明天一定要请方小宇吃饭。

  方小宇说最近有事,以后再说。婉言相拒,两人只好暂时道别。

  凌红美得知这钱是郭鼎富代捐的以后,也吓得不轻。她朝方小宇一脸惊讶道:“小宇,这个郭鼎富不会就是刚才我们在商场里遇见的那个中年男子吧!你和他看过相的那个?”

  “正是他,怎么了?”

  “他可是河都市的首富。难怪出手就是一百万,果真大气。”凌红美感慨道。

  恰在这时,于总刚好从她的身旁路过。

  方小宇见了,特意喊了一句:“于总!一起坐坐,出去喝两杯吧!”

  于总听说这钱是郭鼎富都为方小宇代捐的,心里不由得忐忑起来,他走到了方小宇的面前,赔笑道:“方先生,刚才我有眼无珠不识贵人,希望你别往心里去。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一个电话,我绝对义不容辞。”

  “行,以后再说吧!”方小宇点了点头,也不想和他多说,于总自觉无趣和方小宇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今晚的这一幕太富戏剧性了。

  凌红美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忽地目光中多了一份仇恨,她朝方小宇道:“小宇,今天太给脸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叫来吗?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哦!什么原因?”方小宇好奇地问道。

  凌红美望了一眼,叹了口气道:“另外一个原因嘛!我想证明给我的前夫看,我不是没人要。这种晚会,其实,我不想参加。但没办法,因为我在河都市也经营了饭店,不来会让圈子里的人看不起。来了,却要遭到前夫的嘲讽和挖苦。喏,他来了,前边这位就是我的前夫。”

  方小宇朝前一看,有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子朝他的身旁走过来,脸上似笑非笑,一看就不怀好意。在他的身旁还搂了一位抹了浓妆的女子。

  “方先生!看来你的运气和我一样,不太好啊!”凌红美的前夫冷笑着朝方小宇瞟了一眼道:“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凌红美的前夫。知道我当年为什么和她离婚吗?”

  “不是你要离,是我要离。因为你婚内出轨。”凌红美纠正道。

  “哼!”凌红美的前夫冷冷地朝瞟了一眼,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腹处,“没错,我是出轨,并且打过你。其实我早就想甩你了。和我离婚你得到了大部分财产,现在应该知足了吧!但是,我见你一次,就要骂你一次。你是一个不会生孩子女人,最终是不会有男人要你的。”

  “卑鄙!”凌红美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前夫的脸上。

  “敢打我?”她的前夫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抬起腿便朝凌红美的身上踹过来。

  方小宇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将他掀翻在地,吼了一句:“滚!”

  “你”凌红美的前夫爬起来,想动手,可看到方小宇犀利的目光时,又怕了,嗫嚅了一下嘴唇,吓得灰溜溜地离开了。

  “凌姐,走!”方小宇挽起凌红美的手,离开了酒店。回到车里,凌红美便趴在方小宇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

  “凌姐,别哭。不孕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我会帮你想办法。”方小宇搂着怀中的凌红美,轻声安慰道。

  “我去过很多医院看过了,医生也没有办法。”凌红美失望地叹了口气道。

  “相信我,我和别的医生不一样。”方小宇一脸认真地凝望着凌红美道。

  “你真的会医治?”凌红美抹去了眼角的泪水,目光中充满了希望。

  “我要解了病症后,才知道。”方小宇答道。

  凌红美的脸色微红,她低下眼皮轻咬着唇,朝方小宇道:“小宇,要不呆会儿我们开个房,你帮我看看。这事越早越好。如果能治好,我也用不着过得这么没自信了。”

  “这”方小宇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有想到凌红美会如此的急切。

  “这什么这,你想哪里去了啊!我,我只是想让你帮我看一看,还有没有得治,让我心里也安心。”凌红美没好气地白了方小宇一眼,目光中多了一份羞涩与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