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84章 在车上
  闻言,肖永明的妻子立马接了一句。

  “孩子他爸,澳门赌博网站:到时你怎么和大熊交差啊!你都答应他把村里的木耳都卖他了。”

  肖永明把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有些生气道:“答应了他又咋地?我可以不卖给他。忍他三年了。妈的,别以为他乡里有人,我什么都得听他的。”

  “到时,他肯定会让人卡你,以后你这村长也不好当。”肖永明的妻子担心道。

  “这事你别插嘴。”肖永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今年,这木耳我自己作主,想卖谁就卖谁。”

  肖村长的妻子不再说话,只顾埋头吃饭。

  这一段小插曲,让方小宇感觉到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显然,肖永明也是受人胁迫才让村子里的人把木耳卖给别人的。现在转卖给他,的确够意思。

  村子里的人,都肯听肖永明的,这一点足以证明此人非常有魄力。这事要换成是荷花村,村民们想卖给谁,就卖谁。在金钱面前,村长算个球。

  这种人值得长久合作,方小宇决定给肖永明涨两块钱价。

  他稍稍思考了一会儿,一脸诚肯地朝肖永明道:“肖村长,我看这样吧!我给你二十六块一斤,这样你也好交差。你帮我把木耳打好包,送到荷花村来。”

  他知道肖永明是个重情义的人,说让他赚两块一定会拒绝,但让他代收,则不一样。这是要付出劳动的。算是合作,两块钱不是白给。

  “那不行,你救了我女儿的命,我怎么能赚你的钱。”肖永明果断地拒绝了。

  “可是你也要雇人,总不能让你亏本吧!”方小宇认真地答道。

  肖永明想了想道:“那你给我五毛钱一斤的劳务费就好了。”

  “五毛太少,这会让我心有不安。按二十六吧!”方小宇答道。

  肖永明越拒绝,说明此人越重情义,方小宇就更加珍惜两人的友情。他觉得此人值得深交,

  一旦取得信任,以后的财路会更宽。

  肖永明沉默片刻,点头答道:“我们都别推让了。二十五块一斤,我明赚你一块。这一块,算是我的面子钱。实话和你说,这村子里的东西,我没点头答应,谁来也收不走。因为村里的东西都是我在帮忙铺开销路,村民们相信我,是我带着他们过上了好日子。”

  樟村是樟乡最富的村子,这和肖永明当村长有很大的关系。这家伙的确有能力。

  不过,让方小宇不解的是,如此牛掰的人物,为何会怕了大熊?这个大熊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刚好也赶在这时来收木耳?

  方小宇越想越不对劲,便有意问了一句:“肖村长,你说的大熊,他每年都到这里来收木耳吗?”

  肖永明点了点头道:“没错,他每年都来这里收木耳。这小子是乌镇的一个小老板,全名叫熊百万,他有个姐在我们乡里头当乡长。冲着这层关系,我才不得不答应把村子里的木耳卖给他。”

  方小宇一听“熊百万”这三字,如遭晴天霹雳。

  “我去,怎么是这家伙?”

  “你们认识?”肖永明问。

  “听过,但不认识。这家伙是乌镇最有钱的人。”方小宇心中暗自叫道,情敌总算浮出水面了。

  下一步要超越的就是这家伙,要不然,顾玲他就没有办法追到手。

  “肖村长,你知道熊百万的木耳销往哪里吗?”方小宇担心这家伙的木耳也是卖给江雪单位。

  “好像是卖给我们县里的一家大煤矿吧!每年都会来收几波。”肖村长答道。

  “明白,先不管了。来,喝酒!”方小宇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底。**不离十,熊百万的木耳是卖给江雪的单位,回头这事得好好和江雪商量一下。

  两人喝了不少酒,黄酒后劲足,方小宇醉倒了。

  肖盈盈和苗秀花两人扶着方小宇到床上去休息了。等到他醒来时,天已擦黑。

  苗秀花无聊地在肖家看电视,心里七上八下。她在想,方小宇万一不醒来,就麻烦了。在外头过夜,事情传到村子里会被人说闲话。

  好在方小宇醒来了。她松了一口气。

  肖永明见方小宇醒来了,笑着劝道:“小宇,今晚你和你老婆在我们家住吧!明天再回去也成。”

  方小宇一听这话,是一脸的尴尬:“肖村长,她是我雇来这里收木耳的。我们同一村的。秀花嫂这边有亲戚,比较熟,所以我让她带我上樟乡来了。今晚肯定要回去。”

  “这样啊!”肖永明点了点道:“那你们吃了晚饭再走吧!”

  “好!晚饭简单一点吧!”方小宇答了一句,朝一旁的苗秀花望了一眼,见苗秀花的脸颊通红,心中立马升涌起一阵莫名的喜欢。

  苗秀花比他才大三岁多,说是老婆也不奇怪。当然苗秀花心里也乐意。她朝方小宇投来了暧昧的目光。两人会心笑了笑。

  晚上,方小宇在肖永明的相劝下,又喝了小半碗黄酒。直到八点多钟,他才开着那一辆二手皮卡车,上路了。

  一路上七拐八转的,弄得苗秀花的心里紧张得要命。

  “小宇,你喝醉了。要不,歇一会儿吧!”苗秀花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道。

  “没事!”方小宇挂挡,准备上坡,不想手却摸到秀花嫂子的腿上去了。车子“呜”地一下熄了火。

  月光从车窗外倾泻而下,洒落在苗秀花的胸前,和大腿上,像雪一样白。看得方小宇心里七上八下。

  “嫂子,我我不是故意的。”他朝一旁的苗秀花望了一眼,手落在她滑腻的雪腿上,感觉有点儿抽不开了。

  苗秀花丝毫不介意地拽住了他的手,有意往上移动一些,“小宇,嫂子不介意。”

  方小宇的心像鹿撞一般,慌乱地把手缩了回来。

  此刻的苗秀花,早已被方小宇刚才不经意的动作给撩拨得心急火燎。

  她伸手一把勾住了方小宇的脖子,“小宇,别躲了,嫂子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你放心,我,我不会缠着你。”

  “嫂子,我们这么做,不好吧”

  “没事,我不要结果,小宇,来吧!你需要嫂子的时候,嫂子就当你的女人。不要的时候,嫂子绝不缠你,你可以和别的女人好,要我离开我就离开”

  苗秀花若渴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刚强的脸上,阙起红唇主动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