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81章 为村长看相
  车子开进了樟木岭,这里路况不太好,方小宇打着方向盘,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吓得秀花嫂,一路啊啊直叫,胸口更是高低起伏。

  “嫂子,你没事吧!”方小宇见苗秀花脸色苍白,看上去像要吐,一看就知晕车,不由得心疼起来。

  他把车子靠边停下,将手落在了她的后背上,“嫂子,要不歇一会儿吧!”

  “没事!”苗秀花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

  方小宇见了更加心疼。他将手落在了苗秀花的小腹处,缓缓提起体内雷气,朝苗秀花道:“嫂子,我用气功给你按一按,一会儿就好了。”

  “嗯!”苗秀花点了点头。突然间,她感觉小腹处一股暖流,缓缓上涌,紧接着是一阵莫名的舒服。

  她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脸上,脑海里念头翻飞。满脑子尽是方小宇抱着她的场面。

  “小宇,快停,嫂子受不了”苗秀花一脸尴尬地朝方小宇道。她不能再让方小宇这么按下去。否则,她现在就想和方小宇好上。

  方小宇原本只是用五雷掌当中的春雷,输出一缕春气,好让她舒服一点罢了。没想到,秀花嫂的反应这么大。

  他哪里又知道,此刻的苗秀花心里是怎么想的。毕竟,她现在面对的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而且正逢如狼似虎的年纪。对男人的渴望,远远胜于一般女性。加上两人独处,一缕春气,足以令她,飘飘欲仙,情不自禁。

  她渴望和方小宇好,但不是现在,毕竟这是大马路上。

  方小宇见苗秀花没事了,便再次启动车子,开进了樟村。

  一下车,他便被对面一栋新建的房子给吸引住了。那是一栋三层半的小洋楼,装修得非常漂亮。

  但美中不足的是,房子正大门对着大樟树,“正门对大树,必有阴阳事”,从风水来看,这种人家必有怪事发生。

  “老伯,这房子谁家的?”方小宇朝一位老者问道。

  “村长的。”老伯答道。

  “哦!你们村长家一定有人久病吧!”方小宇问道。

  “没有啊!他们一家都挺好的啊!”老伯说完,扬起脸朝方小宇问道:“年轻人,你到这里来有事吗?”

  “我想到你们村收购一些干木耳。”方小宇问道。

  “干木耳?”老伯摇了摇头道:“来晚了。早两天有个戴眼镜的男子,和村长谈好了。24块钱一斤,村里的木耳他全要了。这事已经在村会上说了。谁还敢再把木耳卖给你啊!村长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要听你们村长的呢!你们自己卖不可以吗?”方小宇问。

  “这事,一两句说不清楚。总之,我们村不会有人把木耳卖给你。”

  说完,老头便走了。

  方小宇的心中很是纳闷。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村子里的人,有钱不赚,一个个非得听村长的?

  方小宇决定再多问几家试试。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提着一只菜蓝子走来。

  方小宇又问了同样的话。

  妇女一听是收木耳的,连连摇头道:“这玩意,我们不会再卖给别人。到时村子里会统一收购。”

  “我可以给你26块一斤。”方小宇补充道。

  妇女依旧摇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村子的木耳,都由村长统一收购。”

  方小宇心里不太甘心,但问了几户人家,都是这么说的。

  有一位年轻人告诉他,说,如果早几天来就好了。

  因为那时,村长还没有和那个戴眼镜的男的谈成合作。现在村长已经和人家谈成合作了。是不会轻易再把村子里的木耳卖给别人了。

  听了这话,方小宇的心中不禁有些失落。他知道,樟乡是一个产木耳的大村,这里家家户户都会种一点木耳。

  全村五百多户人家,按一户二十斤算,全村的木耳,加起来,可以收到上万斤。

  别人24块一斤,都能拿下来。方小宇心想,如果加到26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到时卖给江雪的公司,出手就是35块钱一斤。一万斤的干木耳,毛利就有九万多。这玩意,基本上不要什么成本。最多也就一点人工费,算它一万块钱顶天了。

  如果把村长说服,将整个樟村的木耳收过来。光这一万斤木耳都能赚八万。这么好的机会,方小宇肯定不能错过。

  他决定洋栋里探一探情况,好好和村长谈一谈。

  方小宇带着苗秀花来到了村长的家里。

  一进门,他便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洋楼里的主人,正是樟村的村长肖永明。他一听方小宇是来收购木耳的,直接摇头拒绝了他。

  “你去别的村子看看吧!这里没有木耳卖。”

  “肖先生,我可以给你26一斤。一万斤你们要多赚两万呢!”方小宇朝肖永明道。

  “算了,不需要。我们已经找到合作人。”村长肖永明朝方小宇解释道。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这人的面相,见他额阔唇厚,眼睛黑白分明,这种面相的人,往往比较重情义。

  这样的人,一旦和别人达成协议,是很难改变的。

  “你们已经签定了书面合同吗?”方小宇追问了一句。

  “这个”肖永明支吾了一阵,站了起来,有些不耐烦地朝方小宇挥了挥手道:“你不用管这么多,总之我们的木耳是不会卖给你。”

  听了这话,方小宇的心里有底了。他看出来了,肖村长虽然答应了别人,但并没有签定正式的合同。也就是说,还有余地。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肖永明的面相,想从他的面相里看出一些名堂来。

  因为他刚一进村子,便看出这户人家的风水有问题。门口见大树必有阴阳古怪之事。但具体是什么事,澳门赌博网站:要看屋主的面相才能知道。

  方小宇仔细打量起他的面相来。见他命宫亮堂无杂痕,显然总运不算差。

  再看其它宫相,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不好的地方。

  最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肖永明的子女宫上,只见他的子女宫泪堂穴的位置,起了一道细长的斜纹,偏向右边。男左女右,说明他的女儿有健康方面的问题。

  斜纹若剑,必伤子女。父母为之操心。

  看到此处,方小宇心里有底了。

  他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朝肖永明道:“肖村长,生意不成,友谊在。在你家坐了有小半个钟,也算是一种缘份。我给你看个相吧!你家的宅运不太好啊!别看表面风光。其实你心里苦闷,为你女儿操碎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