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74章 护士妹妹生气了
  很快便有人议论起来。

  “这么年轻就当村长了。”

  “是啊!而且还这么漂亮。”

  “一定是大学生吧!这么好的一个妹子,怎么就看上方小宇了?”

  村子里的流言一下子传开来了。这话,很快就传到了顾玲的耳朵里。她今天正好休息,没有去卫生院上班。

  大嘴巴周冬秀来到了顾玲的家中,故意找了个理由接近顾玲,特意把这事说了。

  “顾玲,方小宇家来好几个女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当村长的咧。这女人好像还在方小宇的家里过了夜呢!”

  “关我什么事。冬秀婶子,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去园子里摘菜了!”顾玲撇嘴答了一句,起身便朝自家的菜园子里走去。

  此时的方小宇正带着江雪、姚茜和小红三个美女,在后山查看地形。

  恰好顾玲家的菜园子就在附近。

  顾玲见到方小宇站在一块石头上指点江山的样子,身旁还围三个美女,一个比一个性感,心里竟升涌起一阵莫名的醋意。

  “简直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她轻咬着唇心里骂了一句,扭头便匆匆进了菜园子。

  恰在这时,方小宇尿急了,便朝三位美女尴尬地道了声:“你们先在这里看看,我去去就回。”说完,也朝顾玲家的菜园旁走去。

  绕过一片草丛,方小宇在一片菜地前扯下了拉链,哗啦啦地方便起来。

  这时,顾玲摘了两条黄瓜正好从菜棚里钻出来。

  “妈呀!你干嘛?”顾玲满脸通红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旋即便转过身去。

  “喂别过来”方小宇被吓了一跳,连忙抖了抖身子,把拉链提起。

  顾玲生气地跺了一下脚,骂了一句:“丑死了!”说完,便手捧着几条黄瓜匆匆往菜园子的外头跑去。

  刚跑两步,手里的黄瓜便掉了一地。

  方小宇上前,帮忙捡起,朝顾玲微笑道:“顾玲,原来你喜欢吃黄瓜啊!”

  顾玲以为方小宇有意嘲讽她,不由得往歪处想了,脸一下就红了。

  “恶心!”

  她轻哼一声,捡起黄瓜便起身走人。

  方小宇一把拽住了她的小手,笑着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其实我也喜欢吃黄瓜。”

  “管我什么事。”顾玲甩开了方小宇的手,朝园子的外边走去。

  刚走两步,便见这丫头一个急转身,大声尖叫起来:“啊蛇!”

  “哪里?”方小宇本能地将顾玲抱了起来,就在这时,一条菜花蛇往他的大腿上扑咬过来。

  方小宇抱着顾玲,一时没有看到,被结实地啄了一下。菜花蛇转身便溜进了草丛中。

  “哎哟!不好,我被蛇咬了。”方小宇忽觉大腿根部一阵灼热,整个人便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他把顾玲放下,手捂着自己大腿,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顾玲一脸惊慌道。

  “没什么,被蛇咬了一下。是条菜花蛇。没事的!”方小宇苦笑一声道。

  “都怪我!”顾玲的眼圈一下便红了,连忙低下头朝方小宇道:“快,把裤子脱下来。我给你把蛇毒吸了。”

  “没事,这蛇没毒。”方小宇一脸轻松道。

  “谁说的,刚才那么短的时候,我都没有看清楚,你咋知道是菜花蛇。万一是眼镜蛇呢!”顾玲越想越担心,用命令式的口吻朝方小宇道:“不行,你现在就把裤子脱下来,我给你吸毒。”

  顾玲是学护理专业的,职业精神告诉她,抢救生命永远摆在第一位。这种时候顾不得什么面子了。

  还不待方小宇动手,她已经帮他解开皮带脱下了裤子。

  只见方小宇的大腿根部,留下了两道血红的印子,两股黑血正在缓缓渗出。

  顾玲用力挤出一点血后,便埋头在方小宇的大腿上吸起蛇毒来。

  “顾玲轻一点!”方小宇叫了一声,很快便皱起了眉头。

  开始,他微微有点痛,可吸着吸着,便感觉到一种莫名舒服。

  顾玲温热的唇落在他大腿上的伤口上,轻轻地吮吸着。令方小宇浑身酥酥麻麻的。再看顾玲那娇嫩的脸蛋,正好磨蹭着他的身子,方小宇的心中更是升涌起一阵莫名的喜欢。

  吸着吸着,突然间,他的脑海里便想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时间念头翻飞,秘书、老师、护士

  他一下子便想到了十多个爱情动作大片里的经典画面。

  “好了,毒血已经吸出来了。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顾玲欠起身子喘了一口粗气道。

  “没有!我现在浑身都很舒服。”方小宇不经意地答了一句。

  顾玲本能地朝方小宇的大腿处瞄了一眼,很快她的脸便红了,“啊!你这是怎么了”

  方小宇低头朝自己下边瞄了瞄,立马把裤子提了起来,一脸尴尬地解释道:“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可是这”

  算了,他想明白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去解释。面对顾玲这样的美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没有一点儿反应,那还能叫男人吗?

  想到此,方小宇便坦然地把裤子穿了上,微笑着朝顾玲道:“好了,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顾玲的眼睛左顾右盼,她的心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起身时,还是忍不住好奇地朝方小宇的小腹处瞄了瞄,脸再次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朝方小宇道了声:“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真的没事。”方小宇挤出一个微笑道。

  顾玲还是有些不放心,朝方小宇道:“要不,你再让我看看吧!”

  “好吧!”方小宇只好再次把裤子脱下,特意让顾玲看了一遍。

  顾玲仔细瞧了又瞧,看到方小宇的伤口,只是微微有些红肿,并没有发紫,便放下心来。

  “好吧!这两天你注意一下伤口的变化。有事立马打我电话。”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都怪我,要不然你也不会被蛇咬。”

  “这不怪你。自从我给宁大伟看了风水后,我心里便觉得最近肯定要出点事,先是荆棘地丢了木耳,然后又被蛇咬。现在财也失了,血也流了。事情总算过去了。”

  方小宇不经意地叹了口气,一不小心把里话说出来了。他和宁大伟看完风水后,便私底下占过卦,卦象显示要失财和见血。

  今天这两样都应验了,他的心也放了下来。

  顾玲听了,心里更加的愧疚。她听父亲说过,方小宇求过宁大伟帮忙推荐她去县医院工作。这事,虽然还没有个准信,但方小宇看风水的事,却是真真实实的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