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65章 给小姨子看相
  宁大伟狐疑地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这么说?八楼有什么不好吗?”

  “对于普通人而言,没有什么不好。但在仕途中混的人,住八楼是有影响的。俗话说‘七上八下’,想要升职,可住七楼,住八楼,那是要降职的节奏。”

  方小宇微笑着朝宁大伟答道。

  宁大伟一听,不由得拍起了脑袋,“哎呀!我怎么当时就糊涂了。相信什么‘若要八,不离八’之类的鬼话。”

  方小宇笑着接了一句:“风水学当中,讲有形必有煞,有音必有煞。不好的形状,会带来坏的磁场。不好的发音也会带来负面情绪。比如通常人们都不喜欢四这个数字,那是因为四与死同音,无形中会形成心理暗示,时间久了,就真的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三人一起进入了宁大伟的家中。

  宁大伟的小姨子和老婆在家。

  小姨子江雪年轻漂亮,不信风水。见姐夫找了个神棍来看,很是不满。这段时间姐姐和宁大伟在闹离婚,她是来劝姐姐的。

  结果姐夫不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却找了个神棍来看事。她心里肯定有气。

  “姐夫,你请神棍来干嘛?”宁大伟的小姨子江雪没好气地朝宁大伟白了一眼,她的目光落在方小宇手中的罗盘上,充满了鄙夷之色。

  “你就别管了,我请来的可是一位高人。”宁大伟有些不爽地答了一句。

  “宁大伟,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劝我姐不要和你离婚。你却说不管我的事。做了对不起老婆的事情,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却找神棍求安慰。我看你是白活了这么大。”

  说罢,她又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非常不友好道:“请你现在出去,我们家不需要人看风水。”

  “江雪,你太没礼貌了。”宁大伟生气地吼了一句。

  这时,宁大伟的老婆江美也挺身站了出来,朝宁大伟道:“宁大伟,找谁来也没用。离婚!”

  说着,她的眼泪,便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江美的面相。细看这女人,目光清澈,地库饱满有情,面颊有肉不突,是个典型的旺夫相。这种女子很忠贞,把婚姻和家庭看得很重。

  显然,她不是真的想离婚。

  方小宇笑了笑走到江美面前,一脸认真道:“如果你真的想离婚,那我现在就离开。如果你想挽留这个家的话,那么我留下来,好好的帮你们解决婚姻和家庭问题。让你的丈夫做一个好男人,改变你们的家运。”

  “姐,别听这神棍胡说八道。”江雪把自己的姐姐拽到了身后,生气地朝方小宇道:“神棍,你别在这里忽悠人了。今天有我在,我绝不会让你从我姐和姐夫这里赚一毛钱。”

  “小雪,算了。人都来了。就听听这师父怎么说吧!”江美见方小宇先前说的那番话蛮在理,便劝住了江雪。她是真的不想离婚。

  “姐,你别管,看我的。”江雪走到方小宇的面前,冷冷道:“即然你懂风水算命。那好,你先帮我算一个。如果准了,我就允许你帮我姐家看风水,如果算不准,请你自觉离开。”

  方小宇笑了笑道:“帮你算,没问题。不过,我算命是要钱的。有缘人一块钱,无缘人一千块。”

  “行,准算了我给。没算准,你给我滚。”

  “你太过份了。”一旁的姚茜看不过眼,挺身站了出来。

  方小宇拦住了她微笑道:“没事,客户是上帝嘛!看我给她算一个就知道了。”

  说罢,方小宇一把便拽起了江雪的小手。

  “你干嘛?”江雪本能地缩了回去,生气地朝方小宇道:“想趁机揩油是吧,信不信我告你骚扰!”

  “别急!”方小宇脸色微微一沉道,“你最近要出大事。”

  江雪心里“咯噔”一响,被方小宇这句话给镇住了。她的确遇到了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她愣了一会儿,很快转念一想,这不过是算命先生贯用的骗人伎俩而已。便朝方小宇冷冷道:“你胡说。”

  方小宇伸手再次将她的手拽了过来,一脸严肃道:“你的大拇指高过食指第二节,说明你大小是个领导,但生活压力不小。你这段时间吃不好,也睡不香。”

  江雪心里有些狐疑了,的确她在单位当了一点芝麻官,而且这段时间真的吃不好也睡不香。不过,她心里还是不太服气,嘟着嘴巴道:“根本没有这回事。”

  方小宇见江雪的嘴唇微微有些突出,高过地库,说明这女人容易冲动,好辩不服输。他决定给她来个铁口直断。

  “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有数。”方小宇把她的手拽近了些,在她的手掌上轻轻地比划起来。

  “喏!看到没有,澳门赌博网站:你的手掌中央起了青色。相法口诀有云‘掌中带青,定有忧惊。”

  说罢,方小宇又指着江雪的鼻梁上方道:“再看你的财帛宫,微微起了一个红色疙瘩,此处掌控一个人的财运。起红色疙瘩,说明你近期的财运不错,不过可惜,这红色疙瘩上边有个小黑点,说明这财路来源不正。”

  他顿了顿,继续道:“这一点从你的地库中也可以看得出来。人的地库管存钱,恰在你的地库位置也起了一个小斑纹,这是运气纹,气运数低的时候才会出现。此处出现运气纹,说明你近期要失财,对应的位置正好是财帛宫,可见,这一笔黑心钱虽然到手,最终却让你烦恼重重,这一点已经在你的掌相和面相上体现出来了。”

  此话一出,江雪整个人立马软摊在沙发上。

  她一脸惊讶地望着方小宇:“你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我,我是真的出事了。高人,你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办。求求你了。”

  江雪竟然紧紧地握住了方小宇的手,在他的面前跪了下去。

  “你还是起来吧!我又不是神仙,这事还得靠你自己。”

  方小宇有意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可把江雪急坏了,她连忙从自己的包里取抽出钱夹子,拿了一千块钱递给方小宇:“对了,这是我给你的算命费,一千块。”

  “不是钱的问题。”

  “我给你两千。求求你,帮帮我好吗?不帮我,我恐怕要坐牢。”江雪双手激动得搂住了方小宇直接不让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