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52章 花得爽快
  这一次苗秀花没有拒绝。方小宇陪着她到工业区附近的集市上买了几套衣服,从里至外,算起来一整套也花了一千多。

  苗秀花扯着衣服在方小宇的眼前摆弄着,妖娆的身材看得方小宇直咽口水。

  两人又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天色渐晚,苗秀花便提出与方小宇道别。她说,她想去特殊学校接二雷子去他外婆家吃晚饭,今天是她母亲过生日。

  方小宇想了想,又给了苗秀花五百块钱。

  苗秀花不肯要,方小宇笑着劝道:“嫂子,你就收下吧!今天我能轻轻松松地赚七万多,那全是因为你出的主意不错。”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苗秀花只好将钱收了下来。

  方小宇的身上有十一万多,他决定先把三万存起来,另外八万晚交给村里用作恶龙潭的租金。到时村支书吴天喜见到他拿出这么多的钱,一定会气得吐血。想想村支书那张苦瓜老脸,方小宇便忍不住在心里暗爽了一把。

  他刚存完钱,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是黄松打来的。黄松问他在不在县城,这次又有客户订了酒席,剩了几大桌子的菜,他让方小宇去带点剩菜回家,还有好几瓶茅台酒都是开了封没怎么喝的。

  挂了电话后,方小宇便直奔星光饭店,黄松提着两大袋子的快餐盒出来了。

  “松哥,这也太多了吧!这种天吃不完可是会坏的。我只要一袋就够了。”方小宇只接下其中的一袋。

  “这怎么行,我包都给你打好了。你吃不完可以放冰箱里,这些是龙虾和大匣蟹,可以留着。拿去,这是黄总的意思。”黄松朝方小宇道。

  “可是我家没冰箱啊!”方小宇苦笑着答了一句。

  “啥?你家连冰箱也没,那怎么行,这年头家里没冰箱那还能叫家吗?赶紧去买一个。”黄松笑着拍了拍方小宇的肩膀,愣是把另外一只袋子也递给了他,最后又提了几瓶开过封的茅台给方小宇,还给了三包没拆过封的软中华香烟给他。

  离开晚星光饭店后,方小宇心里想想也是,家里连个冰箱也没有,到了夏天,菜常常馊掉,父母又不舍得倒掉,这样最容易吃出病来。

  “得,现在就去买一个冰箱。”

  现在他的身边有十多万,交了恶龙潭的租金也还能剩下好几万,凌总借给他的六万块钱还没有动呢!买个冰箱还真是小菜一碟。

  方小宇来到了电器店,买了一个齐胸高的二层冰箱。他让店里的老板娘立马就给他安排送货。

  老板娘连连点头说好。方小宇付了钱,交待了几句,便随着装货的三轮车一起往乌镇的荷花村赶去。

  村里人看到方小宇雇了一辆三轮车,上头还载了一个冰箱。一个个好奇地瞪大了眼睛,露出羡慕的目光。

  “小宇,这冰箱是你家买的?”前屋的李桂生和方小宇打招呼道。

  “嗯!天热了,家里的饭菜容易坏,买个冰箱正好可以派上用场。”方小宇面带笑容道。

  荷花村是个贫困村,村子里能用得起冰箱的人家,一巴掌数得清。谁家要是添了新家电,立马会引来不少村民的围观。

  村支书吴天喜刚好路过,看到一辆三轮车载着冰箱停在了方家门口,忍不住好奇地过去向李桂生问了几句。

  “啥?方小宇家还有钱买冰箱?”吴天喜惊讶地感叹了一句。

  这话刚好被方小宇听到了。他有意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包软中华香烟,弹了一支递给吴天喜:“喜叔!来,抽根烟。”

  “软中华?”吴天喜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方小宇:“小宇,我说你又买摩托车,又买冰箱。还抽软中华。恶龙潭那剩下的八万租金,你还没交呢!你就不心急?”

  方小宇拍了拍鼓鼓的背包道:“不急,那八万我只不过是存在银行里罢了。现在已经取出来了。呆会儿,我就和村长去说,让他召开村会,今晚就当着乡亲们的面把这钱给交了。”

  一听这话,吴天喜的脸色苍白,他没有想到方小宇有这么大的本事。

  “你,你这钱是咋赚来的?这才多久,你小子就搞到了这么多的钱?”吴天喜皱着眉朝方小宇问道。他怎么也想不通,方小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搞到了这么多钱。

  按说,吴天喜在荷花村算是富裕人家了,一年也能赚个七八万。可方小宇一个月比他一年还赚得多。这如何不叫他惊讶。

  “嘿嘿!运气而已。”方小宇有意从摩托车的后备箱里取出了几瓶茅台酒,笑着朝吴天喜道:“呆会儿我还得去张叔家把村长也叫上,陪他们喝几杯。喏!我茅台酒都买来了,对了,还有龙虾和大匣蟹呢!喜叔,要不你也去喝两杯吧!”

  方小宇知道吴天喜与村长和张秋生他们合不来,便有意这么说。

  吴天喜心里气得要命,脸上却只能赔着笑容道:“不了,小宇,谢谢你的好意。”

  望着方小宇手中的茅台酒,他有些不争气地咽了一下口水。这酒他在表弟家喝过,要一千多一瓶,味道很正。他表弟这么有钱,也才舍得给他喝两小杯。吴天喜是个贪酒的人,其实心里想喝得要命。他磕巴了一下嘴唇,最终还是和方小宇说不。

  方小宇也懒得再理会他,提着酒进了自己家。

  方富贵和包玉芳两人先是看到送来了冰箱,两人都吓傻了。

  “儿子,你这是干嘛?外头还欠了八万块钱债啊!”方富贵一脸狐疑地望着方小宇,他寻思着自己儿子,这日子是不是不想过了。

  包玉芳一时间还没缓过气来,只是愣在那里。昨晚她听说方小宇租恶龙潭欠了八万块,也是愁得一夜没睡好。

  “爸,妈,没事,我把竹席全卖了。赚了七万多。加上本金现在手头有十来万呢!”方小宇一脸轻松地把茅台酒和两包软中华递给了自己的父亲:“来,这烟好几十块钱一包呢!朋友送的,拿去抽吧!”

  “哎呀!太好了。想不到我这年纪还能抽上这么好的烟。”方富贵从方小宇的手中接过香烟,手都有点儿颤抖了。

  作为一个老烟民,中华香烟他自然知道,可是几十年来。连闻都没有闻过,不想今天儿子却给他拿了两包。

  包玉芳听儿子说赚了七万多,也高兴得不行,围着冰箱四看了又看,裂着嘴巴笑得合不拢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