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50章 留守妇的秘密
  她将租房处的钥匙掏了出来,在方小宇的面前晃了晃道:“你是来找我要钥匙的吧!”

  方小宇一拍脑袋,笑道:“你看我。真是的。”说罢,从苗秀花的手中接过钥匙。

  苗秀花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一双大眼,似水若雾。这勾魂的眼神望得方小宇心乱如麻。他的目光落在苗秀花白晰的脸蛋上。

  这是一个很白,而且很水灵的女人,乡间少妇独有的白,白得令人多看一眼,就会有一种想捏一捏的冲动。

  “嫂子,你真漂亮。”方小宇发自内心地赞美道。

  “是吗?那你说嫂子哪里漂亮了?”苗秀花有意挺了挺胸,往方小宇的身上靠了过去,身子与方小宇的胸膛贴在了一块儿。

  经历过今晚的事情后,她想明白了,她和小宇是彼此来电的。这么发展下去,迟早是要给他的。晚给不如早给。

  都说女追男隔张纸,她决定主动一点。

  这诱人的举动,让方小宇有些不知所措。平时他喜欢瞄一下女人的胸和臀啥的,可真要动真格,心里还真有些紧张。毕竟这方面没什么经验。

  他的心像鹿撞一般。也不知道,眼前这个比他大三岁的嫂子,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的目光左右躲闪,越是这样,苗秀花就越喜欢。

  她特意扭摆了一下身子,挺着胸在方小宇的身上磨蹭了两下,“你说呀!嫂子哪里漂亮?是不是这?”

  “嫂子,你哪都漂亮。”方小宇只觉体内血脉贲张,感觉自己把持不住了,伸手准备去搂住苗秀花。

  就在这时,忽听屋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秀花,你还没睡吧!”

  “小宇,快,找个地方藏起来。是友莲来了。”苗秀花急忙将方小宇推进了房间里。

  “诶!来了。”苗秀花慌乱地理了下有些凌乱的头发,飞快地朝屋子的正门走去。开门将孙友莲迎进了屋子。

  “秀花,我要麻烦你了。”孙友莲满脸歉意道。

  “啥事?”

  “进屋子再说吧!”孙友莲径直朝苗秀花的卧室走去。

  “友莲有啥事就在这说吧!”

  苗秀花吓了一大跳,澳门赌博网站:连忙拦住了孙友莲。如果孙友莲进去看到了方小宇,这事就说不清了。

  “咋啦?你屋子里藏野男人了?还怕我看到啊!”孙友莲开玩笑道,说话间拨开苗秀花,推开了房门。

  “别”苗秀花惊叫一声,往里一看,方小宇不见了。心想,应该是藏起来了。她的心又才放了下来,便笑着朝孙友莲解释道:“我房间里可乱了,怕你见笑。”

  孙友莲朝苗秀花的床上扫了一眼,她看到苗秀花的枕头旁放了一盏手电筒,便开起了玩笑:“我还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呢?不就是一盏手电筒嘛!妹妹我可以理解,一个女人在家,难免会有寂寞的时候,床上放点黄瓜和手电筒啥的,很正常。”

  这话听得苗秀花的脸一下就红了,嗔怪地在孙友莲的身上拍打了一下,“哎呀!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用这东西。只不过我们村经常停电,半夜起来啥的不方便,我才在枕头旁放了一盏手电筒。”

  “就算是,也没什么。我家男人,还特意给我邮寄了一个电动的玩意呢!改天我拿给你瞧一瞧。”孙友莲说着,用手轻轻碰了一下苗秀花的胸道:“秀花姐,难道你晚上就不想男人?”

  “哎呀!你怎么问我这个。”苗秀花红着脸道。

  “我就问你想不想。说实话!”孙友莲一脸认真地凝望着苗秀花。

  “想啊!可是能有什么办法。男人又不回来。”苗秀花满脸害羞地答道。

  “那你每晚是怎么渡过的啊!”孙友莲叹了口气:“唉!我家男人,两月回来一次都想死我了。”

  “好了,不说这了。你这么晚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苗秀花打断了孙友莲的话。

  她和孙友莲娘家是同一个地方,两人关系特别好,有点什么事,会私下商量,开玩笑啥的自然也是家常便饭。

  “秀花姐,我屁股上长了个疙瘩,有点痛,买了药膏,可这地方我不方便抹药。男人又不在家,总不可能让婆婆帮我抹吧!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抹一下药。”孙友莲说着,便走到床边,双手扶住了床沿上,褪了裤子。

  苗秀花左右瞧了瞧,心想这事可不能让方小宇这小子看到了。可是她又不知道方小宇藏什么地方。只好朝孙友莲劝道:“你看你,咋把裤子全褪下来了。”

  “怕啥,你又不是男的。”孙友莲不介意地将屁股阙了起来,将一支药膏递给了她,开玩笑道:“你真要是个男的,我倒愿意给你睡了。”

  方小宇正好藏在床边的衣柜里,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望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他不免胡思乱想。没有想到女人私下里,开起玩笑来,比男人还放得开。

  “好了,药已经抹上了,把裤子穿上吧!”不一会儿,苗秀花替孙友莲抹好了药。

  孙友莲提了提裤子,朝苗秀花半认真半玩笑道:“秀花,你咋不找个男人啊!就算是夜里排遣一下寂寞也好啊!就别指望你男人会回来了。他在外头百分之百有女人,你也在家里找一个吧。”

  “去你的。早点回去睡觉吧!”苗秀花没好气地白了孙友莲一眼,孙友莲笑了笑道了声:“走了!”说罢,便扭捏着身子,朝屋子的外边走去。

  苗秀花亲自将她送出了门外,直到看到孙友莲走远了,才放心地在院子里洗了手,然后往房间里走去。

  她的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先前孙友莲说的那句话。

  “是啊!男人可以在外头找女人。我也可以。”这会儿,她想和方小宇好上的念头越来越重。

  一想到方小宇结实的身子,她就面红耳赤,恨不得现在就和这个男人痛痛快快地爱一场。

  “嫂子!我走了。”方小宇已经从衣柜里钻了出来,朝外走去。

  “等等!”苗秀花叫住了方小宇。从椅子上取了一根皮带追了上去。她将手揽在了方小宇的腰间,“你早上给嫂子的皮带,现在嫂子用不着了,给你系上吧!”

  她拿着皮带从方小宇腰间的裤扣上,穿了过去,最终却将手落在方小宇牛仔裤上最大的那一颗纽扣上。

  这撩人的眼神和动作看得方小宇心急火燎,一时间体内各种反应都有了。

  苗秀花朝方小宇的皮带下方望了一眼,坏坏地笑了笑道:“小宇,嫂子有点儿腿酸,要不,你帮我按一按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