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49章 浸血宝玉
  村长许贵心里却为方小宇担心起来,他没有想到村支书吴天喜会来这一招。

  现在民意摆在这,就算他站出来说话,恐怕也改变不了什么。

  见事已至此,许贵只好做起了方小宇的思想工作。

  “小宇,我看算了,这地方跟本不适合养蛙。水太寒,八千块一年,不值。”

  “贵叔,你看十万能不能租下?如果行,我就租了。不过,钱要晚几天给。”方小宇咬了咬牙道。

  一旁的方富贵听了这话,连忙拽着方小宇的手劝道:“小宇,十万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爸,没事!只要竹席卖了,钱很快就可以到位。”方小宇安慰道。

  方富贵默默地抽着闷烟,没再说话。这事,他也分析不出个门道来。儿子大了,就由他去吧!

  许贵见方小宇执意要包恶龙潭,点头答应,“行,我再帮你做做工作。”

  他回到会桌旁,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乡亲们,小宇家里的情况,大家也清楚。他能够有今天,不容易啊!恶龙潭说白了,是块荒地,荒着也是荒着。小宇刚才和我说了,他想十万租十五年。钱晚两天给。”

  “十万也行!”吴天喜大声接腔道,“但要先交两万订金,剩下的七天内付齐,如果没有付齐,这定金也不会退了。我们今晚就把合同定下来。”

  “这”许贵有些犹豫了。他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身上。人群中一个个都跟着起哄,说支持村支书的说法。

  方小宇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脸严肃道:“行,我先付定金,剩下的一周内付齐。”

  吴天喜得意地笑了起来,“要是一周内,没有交够十万。你这钱就不会退了,到时就算是村子里的钱。黑字白字签上。小宇你可要考虑清楚,到时这钱可得当着村民们的面,现金给上,当场就按户分了。”

  方小宇笑了笑,爽快地将两沓钞票往桌上一拍,“钱在这,我们现在就签合同。”

  会场的村民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望着方小宇,有人说他是个疯子。有人说他一定是脑袋发热了。

  就连一旁的苗秀花心里,都为方小宇捏了一把冷汗。大家都知道方小宇是赚了一点小钱,但这可是十万,七天上哪儿去拿啊!方家真要有这个实力,就不会等到七天后再给钱了。

  “小宇,你可要想清楚啊!”苗秀花朝方小宇小声劝了一句。方小宇淡然笑了笑:“嫂子,没事!”

  苗秀花实在看不过,躲到一个角落去生闷气了。

  “村长,我们把合同签了。”吴天喜有意大声喊了一句。方小宇也把许贵叫来了,当着众人的面把合同给签了。

  最后村子里的每一户代表都摁下了手印才算完事。

  方小宇心中如负重释,现在终于拿到了恶龙潭的承包合同,这块风水宝地从今往后就是他的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租得越久赚得越多。

  “小宇恭喜你啊!”吴天喜不怀好意思地拍了拍方小宇的肩膀,嘲讽道:“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吴叔我。我表弟是个大老板,他偶尔也放点高利贷。我知道你没几个有钱的亲戚。或许我能帮得上你。哈哈!”

  “谢谢吴叔,你的担心有点多余。这点钱我还是拿得出。”方小宇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心道,这脸迟早要打回去的。

  “好,好,好,我们等你拿出这钱。”吴天喜得意地抽着香烟,出了会场。他等着看方小宇的笑话。

  村会散,众人散去。

  方小宇的心中陡然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十万对于他而言,不是一笔小数。原本他是等着筹够十五万给母亲用来做手术的。

  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不承包恶龙潭,也不够母亲做手术的钱,还不如搏一把。恶龙潭这是一个稳赚的项目,如此绝好的翻身机会,他不可能错过。

  眼下,只有寄希望于明天卖竹席了。

  苗秀花为方小宇的事,担忧得无法入睡。她了解方小宇。如果他真有这么多钱,就不会为竹席的事情犯愁。

  怎么办?总不可能看着小宇亏了两万块,到时一个泡影也没啊!

  苗秀花回到家中后,怎么睡也睡不着。她从床上爬了起来,取出了出嫁时母亲给她的玉镯子。

  此时的方小宇正好往苗秀花家赶来。

  村子里的人睡觉比较早,方小宇见家家户户都关了灯,便决定去找苗秀花拿钥匙。他今晚还得去特殊学校的租房处过夜,守住那些竹席。

  “嗯咳!”方小宇有意在窗外轻咳了一声。

  “谁?”

  苗秀花翻身爬了起来。她猜应该是方小宇来了,便把母亲给她的那一只玉镯子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她想好了,先把这镯子借给方小宇,去典当行当点钱。

  “嫂子是我!”方小宇应了一句。

  “到后门来。”苗秀花轻声答了一句,便飞快地朝自家后门走去,开门把方小宇迎进了屋子里。

  “小宇,今晚的事情,你太冲动了。”苗秀花把方小宇拽进屋子后,有些抱怨地道了一句。她是真为方小宇担心。

  “嫂子,有些事情你不懂。”方小宇叹了口气道。

  “唉!现在说啥也没用了。”苗秀花轻叹一声,拽住了方小宇的手,将玉镯子递给了他。

  “拿着,这是我妈给我的嫁妆,本想着留给二雷子以后娶媳妇的。你先拿去当了吧!当个**万肯定没问题,刚好够恶龙潭的租金。”

  方小宇接过玉镯子一瞧,只见玉镯,碧绿中透着一抹血丝,一看就知是个百年以上的浸血宝玉,在风水学当中,这可是无价之宝。

  因为浸血宝玉,吸附了人的灵气,可以替人挡煞,关键时刻可以救人一命。

  “嫂子,这玩意可是个宝贝。你留着吧!剩下的钱我会想办法的。这镯子可以化煞挡灾,是你的护身之物。钱的事,我有办法。”方小宇把镯子还给了苗秀花。

  “小宇,没事,嫂子不心疼。你帮我这么多次,我帮你一回是应该的。”苗秀花执意要把镯子给方小宇。

  两人推过来递过去,不经意间苗秀花胸前的纽扣给撑开了,露出一抹雪白。

  “嫂子,你的纽扣松了。”方小宇提醒了一句。

  “哎呀!真是的。”苗秀花低头一看,两颊绯红,忙着扣纽扣。

  “嫂子,我走了。”方小宇趁机将镯子塞进了她的口袋里,转身欲走。

  “小宇,你找嫂子就没别的事吗?”苗秀花拦挡住了他的去路,一脸坏笑地用手撩拨了一下头发。

  灯光下的她显得妩媚动人,胸前诱人的小沟沟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