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42章 治寻麻诊
  姚茜非常认真地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笔记本和笔,对方小宇的话,做了记录,并且问了方小宇泰山石的大致尺寸。

  问得清楚明白后,她又叫来了饭店的一位服务员,让她去弄了一个红包,亲自往红包里塞了九百九十九块钱。

  “来,方先生这是给你的咨询费。”姚茜一脸微笑地把红包递给了方小宇。

  方小宇一摸红包挺厚的,有点不好意思收。

  姚茜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收下吧!我知道这是你们的行规。”

  美女执意要给,方小宇也不好拒绝,果断把红包装进了口袋里。

  下午,姚茜亲自带着方小宇去参观了她的养蛙场。

  “这养蛙场是我亲手创办的。当初,整个村子的收入就靠这了,后来我们赚了钱,又发展了其它的项目。如果你真心想学,我可以把整套养蛙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姚茜热情地朝方小宇道。

  “姚小姐,你就不怕我将来成为你的竞争对手?”方小宇有意和她开了一句玩笑。

  姚茜一脸自豪地笑道:“实话和你说吧,养蛙目前对于我们而言,算是一个鸡肋项目。虽然赚钱,但赚得并不算多。因为国内的养蛙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再说,你在龙县,我们在云城,不形成市场竞争关系。而且,我教你也不是白教的。到时你得给我购卖石蛙幼苗和养蛙的饲料黄粉虫。”

  “果真是个老狐狸。”方小宇心中道了一句,目光不经意地朝姚茜瞄了一眼,刚好看到,这美女胸前的两颗纽扣撑开了。这场面的确有点儿不太雅观。

  当然,方小宇心里是偷着乐的,望着姚茜若隐若现的胸衣底纹,他咽了一下口水。想要提醒这美女,却又觉得太过冒昧。

  正当方小宇心中有些犹豫之际,忽见姚茜伸手往自己的胸口挠了一下。这不经意的动作很是撩人,以致让方小宇有点儿走神了。

  “方先生,石蛙可不好养。它的生长周期得两年。如果你真心要养的话,前期要投入不少的成本。在这两年的时间内,基本上都是垫钱的。”

  姚茜一边向方小宇讲解,一边用手挠着自己的胸口,那领口撑得越来越大。

  方小宇明显的看到她的胸前红了一大片,甚至有些浮肿。

  “不好,这美女一定是过敏了,看样子是得了急性寻麻诊。”方小宇心中道了一句,再也顾不得不好意思,直接朝姚茜喊道:“姚小姐,停下,别挠了。”

  他看姚茜抓得胸前一片通红,都替这美女心疼起来,一时失态竟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姚茜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满脸通红地朝方小宇道:“方先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胸口好痒啊!”

  “我看你这应该是急性寻麻诊,用芦荟汁可以迅速止痒。”方小宇道。

  “芦荟?我住的地方就有,可养蛙场离住处太远了。不行,我实在受不了了。”

  姚茜奇痒难耐,她再也顾不得面子,直接伸手往胸前使命地挠,可是越挠越痒,急得都要哭起来了:“方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即时止痒的办法,我真的不行了。”

  “有,你先忍一忍。”方小宇说着,便立起手掌往姚茜的胸口贴了过去,暗运雷气。

  “啊!这”姚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以为方小宇趁机吃她豆腐。

  “没事,在我眼中,只有疾病的轻重,是没有性别之分的。”方小宇笑着解释了一句,眼睛却不争气地朝她的胸口多瞄了一会儿。顿时脑海中,念头翻飞,尽是一些男女之间乱七八糟的事情。

  昨天在山洞中和池雪丽的那一场意外的恩爱,让他偿到了男女之间的美妙乐趣。现在又面对美女村长的诱惑,心里想不往那方面想都难。

  姚茜则有点紧张,想推开方小宇。可很快,她真的感觉到不痒了,而且很舒服,以致她都有点忘情地闭上了眼睛。

  “好了!可以了。今天下午,你应该不会再有事了。”方小宇朝姚茜道。

  “啊!就完了?”姚茜有些意犹未尽地道了一句,旋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她朝怕方小宇误会她好色,便特意解释了一句:“我是说,你的功夫真好。这么快就把我的痒给治住了。这是气功疗法吧!”

  “嗯!算是吧!”方小宇笑着用手指了指姚茜的胸前道:“姚小姐,先把衣服扣上吧!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俩干嘛了呢!”

  “哎呀!真是的。”姚茜满脸娇羞地转过身去把衣服扣了起来。方小宇善意的提醒,非但没有让她生气,反倒令她对他多了一份好感。

  现在她相信方小宇刚才是真的为了给她疗伤,而非单纯的吃她的豆腐了。

  姚茜尴尬了一阵后,继续带着方小宇参观她的养蛙场,她为方小宇做了详细的讲解,把石蛙的生活习性,以及伺养的注意事项都讲得非常清楚。

  看完养蛙场后,姚茜又带方小宇参观了有机疏菜种植基地。两人在村子里转悠了整整一个下午。

  “方先生,吃饭时间到了。走吧,我已经在市里的一家饭店订了餐,你看小红开车子过来接我们了。”

  姚茜微笑着朝远处指了指,小红果真开着车子过来了。

  她和方小宇两人上了车,直奔市里的云城大饭店。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被一群工人给堵住了。

  下车一问才知道,是一家竹席厂经营不善,老板拖欠工资,被工人们拦了下来。

  老板垂头丧气地拿着话筒,站在一堆竹席面前,和工人们做思想工作,说是用竹席抵工资,可是工人们不同意,把路都给堵了。

  工人们议论纷纷。

  “这些麻将席质量其实不错,二十块钱一床还真是不贵。”

  “是啊!原本是出口的。”

  “拿出去也不一定好卖啊!去年还发了几床给我们当奖金呢!谁要得了这么多啊!”

  方小宇听到这话,澳门赌博网站:脑中灵光一闪。他觉得这是一个商机。看这些竹席的质量还不错,如果卖二十块钱一床,还真是不贵,运回龙县倒手就能赚钱。

  他拨开人群挤了进去,从竹席堆里提了一床竹席便拆开包装,认真地查看起来。

  “喂!你干嘛?”竹席石的老板朝方小宇吼了一句道。

  “这些竹席卖吗?如果便宜一点,我要了。”方小宇朝竹席厂的老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