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24章 院长的侄子
  方小宇看得正入神,忽觉桌子下有一条细腿伸了过来,在他的腿上刮蹭了一下。他朝对面一看,大丫正在和他使眼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丫头吃醋了。方小宇只好坐正了身子,与张秋生认真地喝起酒来。

  两人扯了很多,酒也喝了不少,直到八点多钟才散去。

  方小宇晃晃悠悠地往自己家走去。

  张秋生的妻子让小丫,送一送方小宇。这丫头打着手电筒,便追了上去。

  “你是大丫还是小丫啊!”方小宇带着几份醉意地问了一句。

  “你猜?”小丫笑着朝方小宇道。

  “我猜是大丫。”方小宇答了一句,见这丫头一脸笑意的样子,便借着酒意直接扯着她胸口的衣领往下一拽,在她的身上摸了一把,胸前立马秀出一片雪白,小丫的整个香肩也露了出来。

  “方小宇你要死啊!”小丫拿起手电筒直接朝方小宇的身上砸过去。

  方小宇仔细一看,这丫头的肩膀上,并没有小红痣,显然这是小丫不是大丫。顿时酒意吓醒了一半,脖子一缩便前跑去,笑着答了一句:“小丫,我不是故意的。”

  “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张小丫追了一阵没追上,只好气鼓鼓地往家中走去。

  方小宇美滋滋地回到了家中。

  他从法布袋里取出“通天宝书”随意地翻看起来,这本书很奇怪,每次翻看时,看到的内容都不一样。上次看到的是一些风水口诀,可这一回讲的全是一些中药方面的知识。

  什么药性十八反,十九畏之类的。

  看着看着方小宇便睡着了。

  第二天,他稍稍起晚了些,因为他知道秀花嫂没有回来。昨晚他回来的时候,她家的大门还上着锁呢!没有了这个动力,方小宇起床都要晚几分钟了。

  他把松乳菇送到了镇上,澳门赌博网站:今天只有一百五十斤。石蛙只有两斤,一过秤,没有一只超过一斤的,便留在了家中,打算放到恶龙潭去。

  不过让方小宇没有想到的是,凌总的助理小田特意给他涨了五块钱的价。说是最近的松乳菇要下市了,很难收到,市场上原本就涨了五块。

  方小宇起初以为是凌总照顾他,有些心怀愧疚,可到县城星光饭店一问,黄松那家伙也给他涨了五块,说是这玩意供不应求,让他明天多卖一点给饭店。

  如此一来,方小宇收松乳菇的数量虽然少了,但事实上却比早几天赚得更多了。

  算起来,今天小赚一千五。他决定早点回家,山上采松乳菇趁机发最后一票财,等采完了松乳菇,那时养蛙专家姚茜出差也应该回来了。正好可以去拜访。

  方小宇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顾玲打来的电话。顾玲告诉他,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的那一辆破二八自行车给骑走,因为会有领导下来检查。

  初恋都发话了,方小宇没有理由不听。他心急火燎地骑着摩托车来到了卫生院的门口。刚把摩托车停稳,便有三名男子围了上来。

  “你是不是叫方小宇?”

  “没错!”

  “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大哥找你。”

  “大哥?”方小宇朝这几人瞟了一眼,一看就知道是几个混混,便没好气地答了一句:“大爷来我也没空。”

  “你妈的,太不识抬举了。兄弟们给我揍。”一名高个子便带头朝方小宇的身上招呼过去。

  “去你妈的!”方小宇一个正蹬腿过去,“啪”地一声,击中了对方腹部。

  “哎哟!”高个子应声倒地,另外两名男子见状,扭头便跑,去搬救兵了。

  不一会儿,有六名混混朝方小宇围了过来。

  “你们干嘛?”这一幕刚好被顾玲看到了。她看立马从卫生院冲了出来,护在了方小宇的身前。

  虽然,顾玲讨厌流里流气的方小宇,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同村人,而且还是同学。

  “宁镇涛!怎么是你?”顾玲朝前一看,带头的正是卫生院院长的侄子宁镇涛。

  宁镇涛用手推了一下鼻子,摆出一副很叼的样子,朝顾玲道:“顾玲,这人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们村子里的。我们都是熟人,有事好好说。”顾玲向宁镇涛求情道。

  “可以啊!答应今晚陪我喝两杯,我就放了他。”宁镇涛一脸得意地走到了顾玲面前,伸手去摸她的脸。

  方小宇见状,箭步上前,一个擒拿手便拿住了他的腕关节,冷喝一声道:“再碰我的女人,我就让你断手。”

  “哎哟哟!别别”受到力量的牵引,宁镇涛不自觉地跪了下去,同时朝顾玲大声喊道:“顾玲,你快让他放手。”

  顾玲有些为难地走到了方小宇的身旁小声劝道:“小宇,放了他吧!他叔是我们院的院长。”

  方小宇不想让顾玲难做,便松开了宁镇涛。

  宁镇涛不服气,朝六名手下使了个眼色,准备开启群殴模式。

  顾玲见状朝宁镇涛吼了一句:“好了,宁镇涛别闹了。今天上头会有人来检查。到时出了问题,你担不起这个责。”

  说罢,她又朝身旁的方小宇小声道:“小宇,要不呆会儿你去我的宿舍避一避吧!”

  她的声音很小,可还是让宁镇涛的同伴给听到了。立马向宁镇涛汇报了。

  宁镇涛一脸得意地朝顾玲道:“顾玲,你要是故意把人藏到宿舍去,到时别怪我向我叔告秘。”

  “你”顾玲气得胸口起伏。方小宇用手拨开了他,朝众人扫了一眼道:“你们想怎么玩,我陪你们。”

  就在这时,又有一人钻进了人群当中。

  那人走到宁镇涛的面前,朝方小宇瞟了一眼,旋即一脸得意地叫了一句:“表哥,今天你一定要替我出了这口恶气,把这小子打到舒服为止。”

  正是那天被方小宇在山林里打下恶龙潭的翁鼎强。这家伙一直想找机会报仇,今天正好撞上了,便把在镇上当混混的表哥叫上了。

  “翁鼎强!你还是不是人啊!我们都是同学来的。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至于这样吗?”顾玲生气地朝翁鼎强骂道。

  “毛线的同学,今天老子打的就是同学。”翁鼎强朝方小宇道:“小子,你不是厉害吗?出来啊!躲在女人的背后算什么本事。”

  “小宇,不能去,他们人多。实在不行我们报警吧!”顾玲劝道。

  “没事,以前我怕他,是因为我弱小,现在不怕了。”方小宇已经挺身站了出来。他用手指了指远处一块空地道:“走吧!我们到那里去玩,单挑还是群殴,随便你们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