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23章 难辩孪生姐妹
  大丫小丫正好在新宅的侧房里看电视。

  “大丫、小丫,你们好啊!”方小宇推开门进了电视房,笑着朝两姐妹打了招呼。

  “坐吧!”姐妹当中的一个用脚踢了一条凳子过来,示意他坐下。

  方小宇应了一句:“谢谢。”

  两姐妹没有理会他,依旧看着电视。

  方小宇只好坐了下来。

  他忍不住内心的好奇,仔细打量着这一对双胞胎,心想这两姐妹到底哪个是大丫啊?她不是说,要让自己帮忙给她治痛经吗?怎么又坐在这里看电视了。

  正当方小宇的心中有些狐疑之际,忽见两姐妹当中的一个站了起来,轻声道了一句:“你们在这里坐吧!我先去躺一会儿。”

  说罢,其中一个便朝外边走去。

  方小宇心想,起身走的那一个应该是大丫。因为她发现这丫头出门时,特意扭头望了他一眼。

  显然,是在暗示他跟上来。

  方小宇站了起来,装做要出去走走的意思。这时姐妹当中的另一位,叫住了他。

  “小宇,你去干嘛?就坐这看电视呗!我爸也快回来了。”这丫头说话的时候,有意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在她的身旁坐下来。

  方小宇心中打了个机灵,心想,难道这丫头才是大丫?

  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与她并排坐着。特意挨得更近一些,她并没有反对。只是一脸淡然地叫了一句:“看电视吧!”

  这妞翘着一双雪白的腿,在江小宇的面前一晃一晃的,看得他的心里痒痒的。

  看着看着,忽见这妞皱起了眉头,手捧着肚子,露出貌似痛经的眼神。

  看到这,方小宇基本上可以确定他身旁的丫头,就是大丫了。

  “又痛了?我帮你吧!”

  方小宇微笑着伸出手往她的小腹处摸了过去。

  可就在他的手刚碰到这丫头的小腹处的时,忽见她猛然一擅,“啊”地叫了一声,旋即生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方小宇,你干嘛?”

  “我帮你治痛经啊!”方小宇一脸惊讶地答道。话刚说完,便意识到,自己一定是认错人了,看表情就知道这妞不是大丫,而是妹妹小丫。

  “去死,方小宇。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我打死你!”

  小丫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便拼命地往方小宇的身上砸去。

  “别打!别打!小丫,我刚才和你开玩笑的。”方小宇用双手抱住了头,拼命地往外头跑去。这丫头比姐姐大丫的脾气大多了,方小宇都有点儿害怕了。

  “砰!”

  小丫生气地将房门关上了。

  方小宇心有余悸地朝房门望了望,心道好险啊!

  “小宇,你过来一下。”

  另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了,张大丫在向他招手。

  “你是大丫?”方小宇有些狐疑地问了一句。

  “是啦!快进来吧!”张大丫伸手一把将方小宇拽进了房间里,满脸通红道:“那啥,你帮我按一下,我肚子好痛啊!”

  说话间,这丫头已经在床上躺了下来。

  方小宇害怕有人闯进来,便把房门关上了。

  “你想干嘛?”张大丫一脸紧张道,以为方小宇想对她动手动脚。

  “你不是让我帮你治痛经吗?让人看到了多不好。”方小宇在张大丫在面前坐了下来,趁她不注意,用手扯了一把她的衣领,t恤的领口,从肩膀上滑落下来,露出美丽的香肩,赫赫然地现出一颗小红痣。

  有红痣,说明就是大丫。方小宇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的举动却把张大丫吓了一跳。她以为方小宇想和她强行来那事,连忙用手护住了双肩。

  “你怕啥?如果我真要对你有想法,那天在后山就把你办了。”方小宇有意开玩笑道。

  “谁知道呢!”大丫撇嘴朝方小宇瞟了一眼道,很快,眉头便拧成了一条黑线。

  “哎哟!我的肚子又痛了。小宇,你帮帮我。”

  “来,躺好了!”方小宇提起体内雷气,将手按在了大丫的腹部。

  不一会儿,张大丫原本紧皱的眉头,便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方小宇看到大丫微闭双目,略张嘴唇的样子,脑海中立马想起了某国动作片里的一些经典镜头,不禁有些心猿马。

  “小宇,好,好了,你别再往下按了,我现在不痛了。”

  大丫见方小宇的手滑落下来,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故意还是不小心。

  方小宇低头一看,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撤了回来,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顿时显得有点儿尴尬。

  “姐,你开门啊!”突然传来小丫的敲门声。

  “来了,来了!”大丫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起身提起衣领便去打开了房门。

  小丫进来看到方小宇坐在房间的床上,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有些生气地朝方小宇问道:“方小宇,你怎么也在这里?”

  “是这样的,我和大丫商量一点事情,问问她有没有兴趣去县城饭店里上班。”方小宇答了一句。

  “是啊!是啊!我问小宇,看县里有没有合适的事情做。”张大丫笑着解释道。

  “爸回来了,妈也做好了饭,让我们去吃晚饭呢!”张小丫没好气地白了方小宇一眼,道:“你也来吧!”说完,转身便朝老宅里走去。

  张大丫和方小宇互望一眼,忍不住笑了笑,也跟着一起出了房门。

  张秋生得知驴肉和鳄鱼肉是方小宇带来的,高兴得不得了。一个劲地夸他有本事。

  “小宇,来,跟叔一块儿坐。今晚我俩喝个痛快!”

  “好嘞!”方小宇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杯来酒往之际,两人也扯开了。方小宇提到了承包后山恶龙潭的事情,他想到时让张秋生站出来替他说一说话。

  “什么?你要承包恶龙潭,那地方能有什么?离村子又远又偏,而且也养不出个啥名堂来,据说还闹鬼呢!”

  “张叔,澳门赌博网站:你别管。到时你只要支持我,替我说几句好话就行了。那地方我有自己的打算。”

  “行,这事我可以先去帮你探一下村长的口气。争取最便宜的价格包下来。来,我们喝酒。”张秋生端起杯子便喝起了酒。

  喝到兴致高时他把小丫也叫来了,“小丫,过来,给小宇倒酒。”

  小丫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拿起酒壶给方小宇倒起了酒。

  倒酒时,方小宇忍不住朝她胸口瞄了一眼,心道:这双胞台也太难区分了,连胸口的小红痣也长得一样。我去,就连姨妈都同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