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20章 秀花嫂想通了
  承包恶龙潭,要经村民们开会同意才行。这个地方一片荒凉,附近还有坟地,很少有人去,估计用不了几个钱便能包下来。不过,再少也得好几万块。

  这事,暂时还不能提,先攒够两万块钱再说。方小宇把罗盘收进了自己的法布袋里,旋即又拿出蛇皮袋在山上寻找松乳菇。

  上午只找了十来斤,下午和上午差不多。回到家中,一过秤总共采了二十六斤松乳菇。

  方小宇特意给自己的家里看了一遍风水。他把父亲叫来了。

  他让父亲去把村子里的泥匠请来,说是要在门口建一面屏障墙。方富贵不解,方小宇便把家中的风水情况和他说了。

  “行吧!”方富贵有些不太理解地出了门,边走边自言自语道:“这小子,也不知道啥时候学了这些神神乎乎的东西。不仅会气功治病,澳门赌博网站:还懂得风水咧。我家儿子长本事了!”

  方小宇笑了笑,把母亲叫来了,他用雷气替母亲疗起了伤。经过这段时间的气疗,包玉芳明显感觉到自己要舒服许多。

  “小宇,妈这段时间感觉越来越好了。我看就不用去做透析了吧!这钱省下来给你找媳妇。”包玉芳朝方小宇道。

  “妈,媳妇的事,你不用操心。儿子心里有数。透析还要坚持,听医生的。好了,我收功了。你早点睡吧!”方小宇朝母亲安慰了一句,便收了功。

  包玉芳入屋看电视去了。

  不一会儿,方富贵带着泥匠石桂来到了方家。

  “小宇,石桂叔来了。你看有什么要交待的?出来和你石桂叔当面讲清吧!”

  “石桂叔,你好!我想在我家屋子的前边建一面屏障墙。你看需要多少砖和水泥呢?要不,你帮我把这事一手搞定,包工包料也行。”方小宇朝石桂道。

  “咋啦?你这屋子风水有问题?”石桂替人砌墙二十多年,看多了也略懂一些风水知识。他知道这墙一般是用来挡煞的。

  “没错,前边有煞气。要挡住才行。”方小宇答道。

  “不对啊!当年这房子是我师父建的。他还特意给你爸推荐了一个厉害的风水师来看过,说这地方风水不错,住个十来二十年,你们方家一定会旺起来。”石桂有些不解道。

  “当年看过,那是当年的风水。但现在风水格局已经变了。最早我们家的前边,只有曹二奎一家建了房子,那时我们家还过得还可以,我的成绩在学校也很好。”

  方小宇知道,这和方家埋了厄运石有关,即使阳宅风水再好,也会变的。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可是,自从李桂生家在我们的前边建了房子后,我们家就越过越差了,母亲也得了尿毒症。”

  “啥?你的意思是李桂生搞了鬼?”方富贵想想这些年来家道中落,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里就来气。

  方小宇摇了摇头道:“这个倒不是。只不过他家房子一建起来,正好与曹二奎家的房子形成了天斩煞,造了一个‘喇叭吹风’的格局,直逼我们家门口。‘通天宝书’里有一句金口诀说‘喇叭吹风,人财两空’,若再不改变,我们家不出五年就要成为绝户。”

  方小宇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通,把石桂和方富贵都给听傻了。两人像个小孩子一般静静地凝望着方小宇任由他讲着关于风水的事情。

  “石桂叔,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到时你按我的要求把墙建起来就好了。三米三三长,两米九八高,动土时打下五帝铜钱,墙正中心到时我再请人书写一个大大的福字。以后我家就只增福不来祸了。”方小宇朝石桂叮嘱道。

  石桂连连说好,两人又聊了一阵。最后方小宇给他一千块钱,谈好了包工包料,他只管验收就好。

  石桂拿了钱,开心地离开了方家。

  家里的风水问题解决了,方小宇便放心地背着竹篓子提着一些石蛙和七星乌鱼往后山的恶龙潭走去。

  当他经过村子里的牛角桥时,突然听到从竹林中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牛志鹏,你到底想怎么样?我钱都快还清了,你怎么还缠着我?”

  “还差一千呢!再说,钱还了,还欠我的情没还啊!来吧!只要我俩睡一觉,一千块我给你免了。来吧!”

  “别这样,你放开我!我是结了婚的”

  “其实你家男人在外头早有女人了。傻女人,老子给你钱,你还不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不行!”

  方小宇朝桥旁的竹林一望,看到牛志鹏正在解秀花嫂子的衣服,心中陡然间升腾起莫名的怒火。

  “牛志鹏你干嘛?”方小宇怒吼一声,便冲了过去,一拳便打在了牛志鹏的脸上。

  “哎哟!”牛志鹏摔倒在地上。

  “你,你怎么可以打人?”牛志鹏一脸气愤道。

  “滚!以后别再打秀花嫂的主意。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拎到你老婆面前去。”方小宇大声朝牛志鹏吼了一句。

  牛志鹏吓得脸色苍白,哆嗦道:“可是,他还欠我一千块”

  方小宇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十张百元大钞,甩在了牛志鹏的脸上,吼道:“立马给我滚,以后不许踏进荷花村半步,否则打断你的腿。”

  “我走,我走!”牛志鹏捡起钱,脚底一抹油便跑走了。

  苗秀花“咛嘤”一声,便扑倒在方小宇的怀中,咽咽地哭了起来。

  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在她的胸怀上,将她原本白晰的肌肤衬显得更加的白晰,像剥了壳的鸡蛋白,光滑细腻。

  她的胸口高低起伏着,将女人脆弱和妩媚的一面,本能地显露出来。

  方小宇将手落在了她细软的腰身上,与她的胸膛紧紧地相贴着。狂乱的心像鹿撞一般,猛烈地撞击着彼此的胸腔。

  “秀花嫂,你没事吧!”方小宇显得有些紧张地答了一句,体内是各种反应。

  苗秀花苦笑着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道:“没事!”

  忽地,又见她拽住了方小宇的双手往自己的胸怀摸去,有些失态道:“小宇,嫂子知道你喜欢我。来吧!今晚就让我做你的女人。你对我这么好,嫂子也没有什么好报答,就让我做你的女人。来吧,我们痛痛快快地爱一场。”

  她现在想通了,反正男人在外头也有女人,家都可以不要了。还不如让自己也活得洒脱一点。她唯一想给的男人就是方小宇。今晚她已经决定把自己奉献出去。细嫩的小手,已经落在了胸口的粉红色的纽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