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19章 九凤朝龙
  经过这段时间的采摘,荷花村附近山上的松姑越来越少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村子里的那些女人们,才会一个个厚着脸皮跟在方小宇的后边。

  不过,方小宇也不介意。他也知道,现在成片的松乳菇是越来越少了,完全是靠自己的目力在采松乳菇。

  换句话说,现在的松乳菇基本上都是隐藏在草丛深处,被人们遗忘的。饶是如此,方小宇一个小时还是轻轻松松就采了三四斤的松乳菇。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女人们就苦了,有的叫苦连天,有的则唉声叹气,有的则开起了玩笑,干脆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在后山上玩闹起来。

  “小宇,你这是怎么个找法啊!我咋就连一只松乳菇也没有发现呢?”村子里的小媳妇孙友莲朝方小宇问道。

  方小宇一脸轻松道:“运气而已。”说完,又蹲下去采了一只松乳菇。众女人们见到方小宇采到了松乳菇,便纷纷赶到了他的身边。

  可是还不等她们蹲下身子,方小宇已经把地面上的松乳菇给采完了。

  “走,方小宇走哪儿,我们跟哪儿,我就不信,他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孙友莲有些不服气地挺了挺胸道。

  “友莲嫂子,麻烦你的脚抬高一点,踩着我的松乳菇了。”方小宇走过去,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孙友莲的脚,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将一只松乳菇给摘了下来。

  “气死我了!我怎么就看不到呢!”孙友莲气得直抖胸。

  “呵呵!这个简单啊!因为那啥你的视线不太好,被两座大山给挡住了。”方小宇朝孙友莲的胸口瞄了一眼道,说完便闪到一边去了。

  “臭小子连嫂子也敢偷看,看我不打死你。”孙友莲气得拿起扒草的木棍便朝方小宇追了上来。

  “小宇,把友莲引到林子里去,将她摁倒在地上办了。我们当做啥也没看到。”宁红梅开玩笑道。

  这话惹得身后的那些嫂子们一个个都哈哈大笑起来。

  “好哇!红梅姐,你敢让小宇扒我的衣服,我先扒了你的再说。”孙友莲转身便真的要去扒宁红梅的衣服。

  不一会儿,两人真的在草丛里拉扯起来。孙友莲胸前的纽扣两下便撑开了,而宁红梅的整个后背都露在了外边,连小内内都现出来了。

  方小宇忍不住好奇地扭头望了望,结果就这么一眼,给他引来了麻烦。

  “红梅加油,把友莲的衣服扒了,小宇等着看呢!友莲你也快点,小宇等着看你们俩的好戏呢!”

  大嘴巴周冬秀大声喊了一句。

  孙友莲一听,立马朝宁红梅使了个眼色道:“走,红梅姐,今天我们不能便宜了小宇这个大色狼。咱俩现在就去把他的衣服给扒了。”

  说完,孙友莲当真跑到了方小宇的身旁做出一副要扒方小宇衣服的样子。不过,她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最后只在方小宇的大腿上拧了一下,开玩笑道:“臭小子,下次再敢偷看嫂子,有你好看。”

  她一边扣纽扣,一边往回走,一看纽扣掉了一颗不由得抱怨了一句:“这姑奶奶也太大了,把纽扣都给撑爆了。”

  此话一出,惹得那些女人们又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一会儿又平静下来,继续采松乳菇。经历刚才那一番弄戏后,方小宇的心里都有些痒痒的了。

  他发现村子里有好几个小媳妇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尤其是孙友莲和宁红梅这两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女人,更是直接盯着他的腰带下看。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在想啥。

  村子里的女人跟着方小宇在后山转了一上午,也没见比平时多采松乳菇。下午,便没有人再跟着他了。

  方小宇轻松采了十五斤松乳菇,中午美美地睡了一觉。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背着一只大罗盘,四处游走。

  醒来后,方小宇不自觉地往自己腰间的布袋里一掏,竟然掏出一只手掌大的金色罗盘。

  “奇怪,这小袋子怎么装得下这罗盘呢?”方小宇有些好奇,索性把布袋子取下,将里边的东西倒了出来。

  让他惊讶的是,竟然从布袋里翻出一沓符纸、两只药瓶,一把尺子,五枚铜钱、一包银针、还有一本古书,古书的封面写了“通天宝书”四个字。

  方小宇随意翻看了一下,忽觉一阵头晕,脑子里一下多了许多风水口诀。

  好一阵,他才变得清醒,望着那只布袋子心中无比的激动。

  看起来不大的布袋子,却像个番多拉盒子,装了这么多的东西。看来这玩意是神棍专用的法布袋啊!

  当方小宇把罗盘握在手心时,脑海中立马浮现出各种各样的风水格局。他决定给村子里看一看风水。

  他拿出罗盘,跑到后山山顶,举目四望,将目光落在了鸡冠岩的方向,凝望片刻,又将目光落在了恶龙潭。

  许久,才一脸激动道:“太好了,龙脉我找到了!鸡冠岩并非是鸡冠,而是凤头。荷花村的后山正名叫乌龙山,此山是整个乌镇的龙脉,恶龙潭则是龙睛,此处为活穴。”

  方小宇观望各山的来势。极目望去共有九座山丘,纷纷呈凤凰卧槽之势,昂头朝向后山的恶龙潭。

  最为明显的便是鸡冠岩,呈回头之势,蓄情凝望,领着其余八凤朝贡后山真龙。这是有名的“九凤朝龙”格局。

  显然恶龙潭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此处便是整个龙脉的龙睛。难怪那地方能够逮得到两斤多的石蛙。

  方小宇想再细看,看能不能断出龙口和龙鼻,可奇怪的是,他一凝目,就头痛。只好作罢。他知道,点中风水宝地是窥探天机。要发现这样的宝地不仅仅需要技术,更需要消耗灵感和人的精气神。命格稍差的,点中龙穴后甚至会死去。龙口龙鼻,以后有机会再看吧!

  方小宇急匆匆下了山,来到了恶龙潭。

  他打量着水潭四周的草木,果见此处藏风聚气,回环流转,潭中更是碧中透寒,颇有神秘之感。

  忽见一群黑乎乎的蝌蚪,正朝身旁缓缓游来,少说也有上百只。

  方小宇立马想起昨晚那只大石蛙。难道这些蝌蚪是昨晚的那只石蛙所产的?

  他站了起来,朝昨晚那只母石蛙产卵的地方一看,石蛙卵已经不见了,显然是已经孵化成蝌蚪了。

  正看着,又见潭中出现了许多比毛豆夹还要小的七星乌鱼,看样子也是昨晚或今晨才孵出来的。

  方小宇心中不禁有些激动。忍不住大声喊起来:“太神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这里的鱼和石蛙就长这么快,这速度少说也是外头的七倍以上。”

  如果在此处开一个养殖场,那岂不是发达了?方小宇的心中突然间冒出了这个想法。生长周期短,这就是最大的优势,花钱也卖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