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14章 雷气治腹痛
  有了凌总这六万块钱运转资金,方小宇的心里也有底气了。按照这赚钱速度,最多一个月就可以把六万块赚回来。

  吃完饭方小宇提出载苗秀花回村子,这次她没有拒绝。大白天顺道坐车回,村人见了也不会说闲话。

  坐在后边的苗秀花,心里美滋滋的。想想,方小宇还能带她去上档次的大饭店吃饭,莫名的幸福感便从心底升涌而起。

  回到家中,方小宇把电子秤放在了大厅。方富贵见了不禁皱眉头。

  “你买这玩意干啥?”

  方小宇笑着朝父亲安慰道:“爸,今天你儿子净赚一千,这秤也才一百五。该花的钱,还是得花,别不舍得。今天得收两百斤的松乳菇,以后生意越做越大,电子秤省事。”

  方富贵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蹲了下来,认真地研究起那一把电子秤来。现在儿子长本事了,他相信儿子的眼光。

  下午方小宇提了两只蛇皮袋出门。今天他要大干一场,傍晚采松乳菇,晚上再去逮石蛙和七星乌鱼。收松乳菇的事就交给父亲去处理。

  方小宇一出门,张秋生的女儿,大丫便悄悄地跟了上来。

  其实,方小宇早就看到了她。想甩掉她是很容易的事。方小宇知道大丫的胆子小,山上有不少坟墓,只要他往坟地上转一圈,这丫头保证不敢跟上来。

  不过,一个人采松乳菇挺无聊的,方小宇便打消了甩掉她的念头。

  “咦!松乳菇!”

  方小宇在松树下发现了一片松乳姑,蹲下采摘起来。大丫立马上前,也在他的身旁蹲下,伸手去摘松乳菇。

  结果两人的手同时落在了一棵松乳菇上。

  “小宇,你不介意我跟着你吧!”大丫有些尴尬地小声道,那手想摘又不敢摘。

  方小宇微笑着松开了手,“没事,多一个人多一份乐趣。咱俩发现的松乳菇,见者有份。这个是你的。”

  “谢谢!”大丫毫不客气地把松姑摘了下来。探下身子时,腰际下露出一片雪白,粉红色的小内内也现了出来。

  方小宇忍不住好奇地多望了两眼。

  “你干嘛?”大丫见方小宇在望她,连忙直起了腰身,有些生气地白了他一眼。

  “我不是故意的。”方小宇笑了笑,继续采松乳菇。

  这一片林子里的松乳菇,分布比较散,很少有成片的。东一个西一个。

  今天下午方小宇的运气似乎不太好,采了两三斤松乳菇,完全靠的是自己的眼力。自从祖坟冒青烟后,他的眼力便强大了许多,黑暗中也能看清楚东西,而且看得比以前更远。

  两人在山上转悠了大半个下午,又累又渴。忽见大丫站起来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便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

  “你怎么了?”方小宇快步冲过去扶住了她,用手一摸,额头滚烫。显然是中暑了。

  方小宇把大丫抱到一个水潭旁,解开她的衣服,尽量让她凉快一些。

  一会儿,大丫悠悠地醒转过来。她见方小宇正在解她的衣服,生气地推开了他,用手护胸道,“方小宇,你想干嘛?”

  “你中暑了,我替你解暑啊!”方小宇解释道。

  “可是你也不能脱”大丫撇了撇嘴,气得胸口起伏:“好了,你先到一边去吧!”说完,便把自己的衣服扣好了,然后趴在潭水边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喂!山水不能喝太多,多了会闹肚子的。”方小宇朝大丫喊道。

  大丫没有理会他,继续喝。方小宇也渴了,跟着趴在水潭边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我先回去了。”大丫喝足水后,便提着采蘑菇的蓝子,转身准备下山。

  没走多远,便见她眉头紧皱地弯下了腰,手捂着肚子。

  “怎么了?你是不是闹肚子了?”方小宇上前扶住了她。

  “不是!”大丫脸色苍白,手不自觉地搭在方小宇的肩膀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来,让我看看。”方小宇拽住了大丫的手准备替其把脉,大丫轻咬着唇甩开了他的手道:“没用的,我不是闹肚子。”

  “那是啥?”

  “是”大丫的脸微微有些红,朝方小宇瞟了一眼道:“告诉你也没用。”

  “有用,我可以止住你的痛。”方小宇一脸坚定道。

  “我,我来月事了,那里痛得厉害。”大丫小声朝方小宇道。

  “来,你躺下。我帮你看看。”方小宇扶住了她的腰身。

  大丫的身子扭动了一下,生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你想干嘛!我,我不可能给你看。”

  方小知道她误会了,笑着解释道:“别想歪了,我是给你按摩,不是要看你那里。来,躺下吧!”

  大丫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方小宇已经将手落在了她的小腹处。她本想推开,毕竟她还没有谈过男朋友,让一个男人碰这里挺难为情的。

  可很快,她便感觉到缓缓的暖流从小腹处涌出,一阵莫名的舒服从心间荡起。

  大丫很自觉地躺了下来。

  “舒服吧!”

  “舒服!”

  “舒服就好,以后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来帮你一把。反正咱俩是邻居,夜晚我翻个围墙就到你家了。小丫,你的肚子真软,摸起来很舒服。”方小宇开玩笑道。

  “讨厌!”大丫白了方小宇一眼,坐了起来,嗔怪道:“喏,听好了,我不是小丫,我是大丫。”

  “啊!你是大丫啊!”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道:“说实话,我都不太认得清你们两姐妹,实在是太像了。”

  大丫和小丫是一对双胞胎,两人穿一样的衣服留一样的发式,不是细心人,还真看不出来。

  大丫笑了笑,用手扯着自己的领口往下拉了拉,“看到没有,我的左肩上有一颗小红痣,而且我比小丫要轻两斤,你仔细看,多看几回应该可以看得出来。”

  方小宇咽了一下口水,凑近了一些:“再往下拉一点,我还没看清楚呢!”

  “去你的!想打我的主意,没门!我又不是傻丫头。回去了!”大丫没好气地推开了方小宇,起身提起蓝子便往山下走去。

  望着大丫苗条的背影,方小宇大声喊了一句:“大丫,要不,晚上我再帮你按一按吧!”

  “好啊!不来是孙子。只要你不怕被我爸打断腿,你就来。”大丫扭头朝方小宇飞了一个媚眼,转身笑盈盈地朝山下走去。如果不是怕了别人说闲话,她倒是愿意让方小宇按一按,蛮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