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09章 拓展销路
  次日,方小宇天未亮就出发了。在村口,他遇见了苗秀花,像昨天一样载着她来到了镇上。方小宇把三十三斤松乳菇交给苗秀花代卖。特意留了两斤准备带到县城去,看有没有饭店要。

  凌红美的助理小田八点多钟才赶到镇上,方小宇将一百斤松乳菇转交给她后,便匆匆往回赶。他得带母亲去县城看病,九点半镇上有一趟开往县城的车子。他必须赶在这之前到镇上。

  他飞快地踩着单车往返,累得汗流浃背,等他载着父母到镇上时,已经九点二十五。

  方小宇让父母先上车。

  他把那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往卫生院一放,朝正在里边整理药箱的护士顾玲大声喊了一句:“顾玲,帮我看一下这自行车,晚上我来取。”

  说完,“咔塔”一声,把自行车锁了,飞快地朝公交车旁跑去。

  “方小宇你给我回来,这里不能停自行车。”顾玲呼喊着追了出来。

  “你帮我移开一下,我要坐车。”方小宇应了一声,便跑走了。

  顾玲望着那辆挂满泥巴的破自行车就来气。

  “气死我了,方小宇你个混蛋。每次去县城都把破车停这。还上锁呢!这破玩意儿谁要啊!”

  她吃力地将自行车移开,白嫩的脸蛋儿憋得通红。

  此时,方小宇正好坐着公交车从卫生院路过,特意探出脑袋朝顾玲大声喊了一句:“顾玲,给我看好自行车啊!晚上六点我来取车。到时我给你带棒棒糖来。”

  “我懒得管!这破自行车扔大街上也没人要。”顾玲生气地跺了一下脚,抖了抖胸,气鼓鼓地进了卫生院。

  方小宇忍不住笑了。他就喜欢看这丫头,跺脚抖胸时的样子,上下起伏。粉红色的护士服撑得满满胀胀的,别有一番滋味。

  赶到县人民医院将近十一点,医生安排在上午做血透,要四个小时。

  方小宇让父亲在医院陪护。他想趁这段时间去县城各大饭店推销松乳菇。

  “大哥,你们饭店需要松乳菇吗?”方小宇提着一袋子松乳菇,朝管事的饭店经理问道。

  “松乳菇?多少钱一斤?”

  “六十,你看怎么样?”方小宇微笑着答道。

  “靠!这么贵!不要了,你去别的地方看看吧!”饭店经理不耐烦地答了一句。

  方小宇只好无奈地转身离开。

  恰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饭店里的工人们一个个表情认真地站直了身子,显得有些不安。

  方小宇朝中年男子打量了一番,见他额头开阔,耳垂露珠,方口狮鼻,为富贵之相,十有**这人就是饭店的老板。

  同时他注意到,男子的手一直落在上腹处,脸上微微露出痛苦的表情。

  男子手捧的地方,正好是人体的肝胆区。脸上痛苦,极有可能是肝和胆不舒服。

  “十指连心肝”看一个人的肝好不好,看手指基本上也能看出一点名堂。

  方小宇仔细打量起这位男子的手指,仔细一瞧,见他的手指甲微微起青色,指甲现青必伤肝经,显然是肝有隐疾。

  而且此人的十指指甲竖纹多,说明近期免疫力低下,月牙数低于六个,说明他的睡眠也不好。

  “先生,等等。”方小宇叫住了中年男子。

  “有事吗?”中年男子一脸狐疑道。

  “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太好?而且比较容易感冒?”

  “咦!你怎么知道?”中年男子有些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本人略懂一些中医。俗话说十指连心肝,我看你指甲起青纹,想必肝也不舒服吧!”

  方小宇说话的同时,已经将手落在了对方的肩井穴上,顺着肩井穴缓缓提起体内雷气为对方疗伤,并微笑着问道:“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了!不痛了。谢谢你!”男子一脸惊讶地望着方小宇,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没错,我有中度脂肪肝,偶尔肝区会有隐痛。”男子朝方小宇道。

  “肝病三分治七分养。饮食要以清淡为主,不吃高油脂的东西,酒一定要戒。另外多吃燕麦、苹果、山渣、胡罗卜等,晚餐少食。”方小宇答道。

  “医生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男子叹了口气道:“饮食我只能尽量注意,酒尽量不喝。还有没有其他方法呢?只要不痛就好了,比如像你刚才那一套手法。”

  刚才那套手法是五雷掌,一般人没个一二十年根本学不来。

  方小宇笑了笑道:“我教你一套疏通肝经的办法吧!每天照做,一定可以控制,配合饮食,你这情况不会再恶化下去。”

  “肝经在哪?你快快教我。”中年男子一脸心急道。

  方小宇点了点头,便在自己的腿上做起了试范,“看好了,这就是肝经,每天反复推拿三百次。肝经在两腿的内侧,胸腹的前外侧,跟着我做几遍就明白了。”

  方小宇试范了几遍,男子很快便学会了。他按了一会儿后,喘了口粗气道:“不错,以后我一定照做。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来我们饭店还有别的事吧?”

  “我叫方小宇,想问问你们饭店要不要松乳菇。”方小宇实如相告道。

  “我叫黄少雄,你开个价吧!松乳菇这玩意肯定有市场,我可以先买两斤试一试,如果销量好,可以多拿一点。”黄少雄朝方小宇答道。

  “五十五吧!”方小宇怕黄老板不同意,便说了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

  此话一出,先前的那位经理不乐意了,他走到了方小宇的面前:“嘿!你这人怎么这样?刚才给我就说要六十,现在就变成五十五了?这也太黑了吧!”

  他扭头朝黄少雄道:“老板,我看这松乳菇极有可能是人工种的。他怕你看出来,就特意降了价。”

  黄少雄朝饭店经理白了一眼,“亏你还是个经理。松乳菇就算在我们省内都找不到人工种植的成案例。如果真要有这个技术,早就发达了。啥也别说了,五十五全要了。”

  黄少雄微笑着拍了拍方小宇的肩膀道:“方老弟,这两斤松乳菇,我让饭店经理立马向客人重点推荐,看下午的销量,我就可以确定明天的需求了。对了,我想你应该是农村的吧!你们那还有没有别的特产?”

  “有啊!还有七星鱼、石蛙。都是野生的。”方小宇激动地答道。

  “好,这些我全要,石蛙150一斤,七星乌鱼50一斤。许多乡村特产可以卖给我。”黄少雄答道。

  “太好了!”方小宇心里盘算着,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可以收一点石蛙和七星乌鱼来卖。石蛙大概一百二就能收到,七星乌鱼三十五都有人卖。一斤转手就是十五到三十块,这生意值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