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神棍小村医 > 第008章 差点出事
  方小宇回到家村子里,已近黄昏。

  方家门口围了一圈人。后山出现大黑蟒的事情,在村子里传开来了,人们都说方小宇被蟒蛇吃了。

  苗秀花急得匆匆赶到了方家。她是个重情义的女人,自从那次方小宇救了她以后,心里就装下了这个小男人,多了一种叫做牵挂的东西。

  事情的真相村子里也只有卢萍知道,但这女人不说,她不想让村子里的人知道她是被方小宇救的。如果知道了,以后和方小宇开玩笑啥的,会显得尴尬。

  方小宇的父母担心得不得了,站在晒谷坪上,四处张望,想上山却又被村民们劝住了。直到看到方小宇挑着两蛇皮袋朝家中走来,才激动地大声叫了起来。

  “儿子,你总算回来了。”

  “小宇!你吓死妈了。”

  方小宇高兴地把松乳菇往地上一放,大声喊道:“爸,妈,去拿秤来,秤一下多少斤。”

  这番话,立马引来村民们围观,纷纷过来问方小宇,松乳菇是从哪里采来的。对于黑蟒这事,都抛在了九宵云外。一个个面露羡慕之色。

  只有先前和方小宇一起采过松乳菇的那几个女人,关心地问了方小宇蟒蛇的事。

  “共有松乳菇,三十五斤二两。”方富贵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又看手中的秤,才大声朝方小宇喊道。

  看着父亲吃力地提着秤杠的样子,方小宇心中不免有些伤感。他感觉父亲是真的老了。心里便暗暗决定,明天去县城买一把电子秤。

  “小宇,你没事吧!”卢萍见围观的人渐渐的少了,才凑上前去和方小宇打了招呼。

  “没事!我好着呢!卢婶你没事吧!”方小宇装作关心地问了一句。其实这是两人提前商量好的。

  “没事就好。我先回去做晚饭了。”卢萍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转身时往方小宇的手里塞了一个纸团。

  这一幕做得非常的隐蔽,她以为没人看到,不想却被在角落里的苗秀花看到了。

  苗秀花默默地转过身,往自己的家中走去。

  方小宇顾着招待村民,没太在意苗秀花。直到他想起时,苗秀花人已经走了。

  天黑了,村民们纷纷散去。

  方小宇展开手中的纸团一看,竟然是一百块钱。钞票上写着一行小字“去买根像样的皮带,别太苦了自己。”

  他会心笑了笑。这钱肯定是卢萍给他的感恩费。本想还给卢萍,可转念一想,万一被人撞见,反而扯不清。再说卢萍家条件好,不差这点钱。

  方小宇朝自己裤袋上的皮带望了望,心中有些纳闷。他不明白,卢婶怎么就看到他的皮带上去了。难道在山上的时候,这女人真的有那种意思?

  他不禁又胡思乱想了。最后,也只好笑笑作罢。卢萍是顾玲的婶婶,想不得。

  吃过晚饭后,方小宇用五雷掌给母亲疗了伤。母亲的气色看上去比昨天又好了一些。

  “小宇啊!妈看到你这阵子赚了点钱,我就放心了。等攒够五万块,妈托人给你说个媳妇去。我看明天就不去透析了。你就这么给我疗着,妈没事的。”

  包玉芳心里既甜又苦,甜的是方家终于勉强喘过一口气来,儿子越来越有出息了,苦的是自己这个拖油瓶一直给家里添麻烦。

  “妈,没事。透析必须去做,这花不了几个钱。娶媳妇的事,你不用操心,儿子心里有数。好了,你们早点睡吧!我出去转悠一会儿。”

  方小宇朝母亲说完,便出了门去。

  他算了一下,明天最少可以进帐两千多,如果照着这速度,两个多月就能凑够母亲的手术费。

  出门后,方小宇悄悄地溜进了自家的果园。

  八点了,秀花嫂也应该到了。一进园子,他的心便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他是真的想秀花嫂了。

  此刻的他,脑海里尽是苗秀花,躺在岩石上晃动双腿的场面。他忘不了秀花嫂那白花花的身子。

  “吱嘎!”方小宇轻轻推开了土砖屋的木门,猫着腰钻了进去。

  “小宇!”黑暗中隐约可见一张白晰的脸,和脖子下一抹雪白。这温柔的声音,令方小宇显得有些亢奋。

  “嫂子,我想你了。”方小宇直接抱住了秀花嫂。

  苗秀花愣了一下,将方小宇的手从自己的腰间取了下来,故作严肃道:“小宇,别这样。你还没结婚呢!嫂子可不能带坏了你。”

  “我不介意。”方小宇果断地答道。此刻的他只觉体内血脉贲张,是真的想和秀花嫂好上。

  苗秀花的身子扭动了一下,“扑哧”一笑道:“臭小子!你不介意,嫂子还介意呢!”

  她从方小宇的手中挣脱出来,在竹床上坐了下来,从自己的裤兜里摸出一盏手电筒,照亮了整个屋子。

  弱光下的方小宇满脸通红。他以为苗秀花拒绝了他,显得无比的尴尬。

  苗秀花怕伤了方小宇的自尊,微笑着朝他安慰道:“嫂子知道你刚才是和我开玩笑的。我不怪你!喏!我带了一瓶药酒给你。你那天被大蟒蛇追,手都受伤了,一定出了不少血。这酒是我从娘家弄来的,祖传秘方。很补身子。”

  见苗秀花没生气,方小宇心里不再紧张。他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苗秀花把白天卖松乳菇的钱给了方小宇,扯了一点别的。聊了一会儿,气氛又变得轻松愉快。

  “嫂子,你的手好白啊!咱俩比比手掌看,看谁的大。”方小宇牵起了苗秀花的小手。

  苗秀花将手从方小宇的手中抽了出来,嗔怪道:“你有没有和卢萍比过手掌?”

  “卢萍?嫂子,你提她做什么?”方小宇问。

  “嫂子看到卢萍给你塞东西了。”苗秀花转过脸,笑着朝方小宇问道:“你是不是和她好上了?”

  见苗秀花误会了,方小宇只好和苗秀花说了实话。不过掠去了卢萍戏弄他的那一段。

  苗秀花翻了翻白眼,朝方小宇道:“我看那蟒蛇和你压根就是一伙的,尽给你小子制造机会,帮着你泡女人。”

  她停顿了一会儿又问:“小宇你和嫂子说实话,是卢萍抱起来重一点,还是嫂子我抱起来重一点?”

  “忘记了。要不,你给我再抱一抱?”方小宇嬉笑道。

  “去你的,尽想一些歪的。”苗秀花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裳道:“好了,嫂子得回去了。”

  “好吧!”方小宇有些不啥地叮嘱了一句:“嫂子,明早我还是那个时间出发,你在路上等我,坐我的车子一起去镇上吧!你帮我卖松乳菇。”

  “嫂子知道了。明早见!”苗秀花答完便匆匆往园子外走去。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得特别厉害,脸也特别烫。她知道,方小宇如果强硬一点,或许她就不反抗了。再不走,就真的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