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圣临诸天 > 第五十五章 收高顺:问荀彧
  殷昊杀了李儒,剑插地上,以手拄剑。

  如鹰的双目,扫视左右,让刚才叫嚣的一些大臣无不呼吸一滞,蹬蹬倒退。

  袁槐脸色苍白,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宫门外传来甲胄碰撞之声,就见十余人健步如飞的奔跑而来,当先一人来到了大殿之外,就单膝跪下。

  “臣,高顺奉吕将军之命,前来护卫皇宫,拜见陛下!”

  “高顺?”

  殷昊早已转过身来,看着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眼睛不禁一亮。

  这一位的大名,他如何不知。

  高顺直属部下七百余人,铠甲兵器都精练齐整,严守军纪,军备严整,且作战时相当勇猛,高顺每次率领着部下攻击敌方阵营,都能快速的攻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他所率领之部,被称之为陷阵营。

  陷阵营,三国中最强大的几种战阵之一。

  而高顺此人,史载:清白有威严,不饮酒,不受馈遗!

  高顺跟随吕布,大战无数。

  曾独自率军,击溃有着万人敌的关张二将的刘备大军。

  建安三年,曹操东征吕布,围城三月,吕布众叛亲离,诸将开城投降,其中包括了吕布最信任的内弟--魏续。吕布势败被俘,张辽见大势已去,率领部曲投降,臧霸只身逃亡,而高顺则被降将所俘。

  白门楼上,各自演绎着不同:吕布多方乞命,自然不足道;陈宫慷慨就义,然死前不免挂念老母妻小;张辽破口大骂,与其说胆略,更不如说是明知必死后的破罐破摔。而真正潇洒的是高顺,在曹操问起时一言不发,从容就义。无言中透出来的那种轻蔑,真正有些郦食其死前“而公不为若更言“--老子不屑与你说话的气魄。

  高顺沉默寡言,胆魄过人,军事素养卓绝。

  “这样的人物一旦收服,就是最为忠诚的部下!”殷昊转着念头,他盯着高顺,过了两三息,这才说道,“高祖开创大汉,历经四百载,曾有霍去病越千里大漠大败匈奴,封狼居胥而还;亦有汉宣帝时期发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言壮语等等,然而近年来宦官乱政,外戚专权,黄巾起义,董卓把持朝政,让我大汉王朝风雨飘摇,即将分崩离析!就在今日,董卓逼迫母后,逼迫朕退位,他要独掌大权,操控权柄,甚至要取而代之。”

  “朕不甘!”

  “然而又如之奈何?”

  “绝望之下,高祖他老人家显灵,出现在朕脑海之中,质问朕: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大汉王朝分崩离析,传承就此断绝?要眼睁睁的看着神州大地,五千万子民历经水火劫难,再次衰败?要眼睁睁的看着神州倾覆,匈奴入侵、鲜卑践踏我中原皇朝,让百姓流离失所,妻儿不保?”

  “朕咆哮:如之奈何?”

  “高祖就赐朕力量,赐朕胆魄,赐朕智慧,赐朕重建大汉之信心!”

  “朕醒悟之后,在无所畏惧!”

  “如今诸侯分割天下,董卓把持朝政,大汉已经走入了末路,哪怕局势再坏又能坏过眼前?”

  “朕,就赌一把!”

  “当场杀了董卓,杀了李儒!”

  “吕将军深明大义,忠心大汉,忠心朕,这才让眼前局势有了一线之机!”

  “高顺,你可忠心大汉?你可忠诚王朝万千子民?你可忠诚脚下这一方养育之土地?你可忠诚于朕?朕、能相信你吗?”

  殷昊一字字一句句,响彻大殿,铿锵入耳,直达灵魂。

  就连跪在地上的众臣,也无不振奋。

  “陛下之改变,原来是高祖所为,怪不得,怪不得陛下改变如此之大啊!”

  “肯定是高祖看我们大汉王朝即将传承断绝,不忍之下,这才显灵,传法于陛下,重整山河,恢复我大汉皇朝昔日荣光!”

  “昔年,光武皇帝中兴大汉,今日,有陛下重整山河,我大汉不绝,我大汉有望啊!”

  一位位老臣哭泣拜下。

  大汉皇朝,早已深入人心。

  哪怕近年来祸乱不断,这依然是正统,依然不希望就此衰亡。

  “大汉有望,大汉有望啊!”

  蔡邕也泣拜。

  “真的是高祖显灵?”角落处,有一俊美的年轻人,望着殷昊的背影,眼睛迷离,“先前陛下,唯唯诺诺,没有丝毫胆魄,别说杀董卓,就连顶撞一句都不敢。可随后,就杀董卓,举长剑,斩侍卫,不声不响,令吕布臣服,又对言李儒,刚才一番言论,这分明是果断之辈,看透人心之象,内有城府智慧,外有霹雳王霸之手段,这是明君之相啊!”

  “我在陛下身边时间不长,可深知,陛下乃手无缚鸡之力,可短短时间,就有如此巨大变化,莫非,真是高祖显灵?”

  “不管是不是,眼前的陛下,有王者之相,霸者之威,确实有扭转山河之机会!”

  青年男子想着,心中潮涌翻腾,热血激昂。

  大殿门口。

  高顺听罢,脸色潮红,身躯摇摆,过了片刻才平稳下来,他以头促地:“臣高顺,忠于大汉,忠于万千子民,忠于脚下的土地,更忠于陛下。臣,愿为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好、好,有高爱卿这等忠诚之臣,朕又岂惧天下宵小之辈!”殷昊大为高兴,又道,“高顺听奉!”

  “臣在!”

  “封,高顺为羽林中郎将!”

  “臣,谢陛下隆恩!”

  高顺颤抖。

  这个官职,太高太高了。

  在大汉朝,将军非战时而不设,中郎将一般就是最高官职了。

  羽林中郎将,秩比二千石,掌宿卫侍从。换句话说,也就是掌管宫中安全的大管家,非皇帝忠臣,根本不可能得这一官职。

  高顺原先不过是一个小校尉罢了,如今提升到这种程度,让他都差点晕乎。

  “以后,朕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殷昊双手将他掺扶起来。

  “臣,不死不退!”

  高顺两眼发红。

  “好!守好宫门,非吕将军和朕之手谕,任何人不得出入,违者杀!”

  “臣,遵旨!”

  高顺退下。

  殷昊这才松了口气,转过身来,往里走去。

  左右群臣,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他们彻底的怕了。

  哪怕袁槐,也哆嗦个不停。

  殷昊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他直接来到了龙椅之下的阶梯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冲旁边的青年男子招了招手,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荀彧荀文若,我的黄门侍郎,眼前局势,朕该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