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盛宠令 > 第一百一十五章腹黑
  安国公常诏!

  顾明珠呆呆望着若无旁人穿过自己身边走到皇长孙面前的人,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到他!

  前世她的亲哥哥。

  原本对兄长模糊的记忆因为突然出现的常诏而重新清晰起来。

  上一世,兄长常诏的故去一直是她心底的痛。

  在她被伯父算计欺负时,曾经想过倘若兄长还活着,她绝不会落到人人喊打奚落的地步。

  常诏活着,他就是安国公。

  而她就是安国公最疼的妹妹。

  常诏身体略显淡薄,好似大病初愈,不过脸庞已有健康的光泽。

  单论相貌常诏不如皇长孙秦桓,他一身的和气倒是让人心生好感。

  此时他一双明亮的眸子里盛满倾慕。

  对顾长乐的倾慕!

  顾明珠垂下眼睑,心头似扎上几根钢针。

  秦御眸子暗淡,挡在顾明珠同常诏中间,轻笑道:“食盒里的点心是你亲自做的?”

  “嗯。”

  顾明珠鼻音很重,从来不觉得秦御话语像现在这般动听。

  “不会又是甜食吧。”

  “嗯。”

  “这次就算了。”

  秦御护着顾明珠向自己王府走,失魂落魄的少女格外令他心疼。

  他真不该把常诏从火海中救出来。

  就因为常诏活着,他再次品尝到失去挚爱的痛苦。

  常婉死了!

  此时常诏才会让顾明珠痛苦。

  当顾明珠总比做常婉好。

  秦御宁可承受再多的痛苦也不愿见她心痛。

  可是秦御不是神仙,猜不到常诏倾慕顾长乐!

  顾长乐同样心头不是滋味,并未因安国公常诏的示好就显得愉悦。

  康乐王护着顾明珠时温柔令她暗自神伤。

  哪怕有皇长孙在,终究还是无法同康乐王相比。

  ******

  “很好吃。”

  秦御大口大口吃着点心。

  记忆中的味道再次涌上,甜腻的味道令他……他落泪。

  她的手艺说不上好,点心卖相也不好看,又是他不喜的甜腻,偏偏他觉得世上在没有比面前的点心更好吃的食物。

  他不顾形象大快朵颐,只为她做得并不怎么好吃的点心。

  “下面……下面不都是甜的。”

  自从姜烨之后,她已是许久不曾再关心男人了。

  更不会去顾忌男子的喜好。

  秦御眸子璀璨明亮,灼灼盯着顾明珠,“专门做给我的?”

  顾明珠别开目光,轻轻嗯了一声:

  “既是不喜欢,为何不说?”

  “说了,就没有了!”

  虽然只是一块他不喜欢吃的点心,到底是出自她的手。

  倘若他说不喜欢,她连抢点心吃的机会都不会留给他。

  吃着她做的点心,可以佯装是她专门做给他的。

  她的心里是有他的!

  顾明珠心头酸涩,“以后我再做给你吃。”

  “好呀。”

  秦御舔了舔嘴唇,满脸的笑容。

  “方才皇长孙找你……”

  她还是不习惯柔情,直率的问道:“安国公怎会同皇长孙一起?”

  秦御擦了擦嘴角的点心碎末,沉思片刻道:“若是没有安国公,我未必会见皇长孙。”

  “……”

  “他尽管去别处摆皇长孙的派头,在康乐王府,他还没资格说三道四。”

  顾明珠嘴角勾起,这才是她记忆中的秦御!

  若是认识的人改变太大,她会怀疑眼前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那么的不真实!

  “你同安国公有旧?”顾明珠试探问道。

  “算不上有旧。”秦御淡淡说道,“去年救了他一命,这一年他一直在国公府养伤,今儿是专程来向我道谢。”

  他随手指了指堆放在一旁的各色礼盒,继续说道:“都是他送来的谢礼。”

  “常诏显然不愿继续依靠其父的遗泽过清闲富贵的日子,他同皇长孙……算是一拍即合。”

  听不出秦御有任何的不满,他到底会不会争皇位?

  顾明珠继续问道:“皇上还生你的气?”

  “生气嘛,倒是有一些。”

  秦御从容笑道:“但更多是……是不知该如何对待我吧,你不必替我操心,调兵在老头子眼里根本不算事儿。”

  果然还是同秦御说话痛快,也很有默契。

  顾明珠同样认为秦元帝让秦御闭门思过更多是生儿子涉险的气。

  生气秦御瞒着他和太子。

  秦御同太子都是皇后的嫡子,他在湛江闹了一出后,秦元帝需要再次平衡太子和康乐王的关系。

  甚至秦元帝需要考虑其他皇子。

  若不冷落秦御,岂不是纵容皇子们偷偷蓄养精兵?

  “若是没有父皇默许,太医也不可能常驻王府。”

  顾明珠点头认可秦御所言,“皇长孙同传闻中不大一样。”

  “据说前两月曾大病一场,而后秦桓变得积极参与朝政。”

  秦御似笑非笑说道:“他最近表现极好,帮了太子殿下不少的忙,父皇赞他不似太子死板仁爱,说他脑筋灵活,处事公允,而且他已是让三皇兄吃了几个暗亏。”

  顾明珠暗暗记在心上皇长孙的变化,“王爷还需要修养多久?在湛江的伤……听我爹说,您为我除了余毒?”

  秦御拳头抵着嘴唇咳嗽两声,生生在脸上逼出一丝的病弱来。

  顾明珠即便知道他装出的,还是忍不住关心问道:“很严重?”

  “在床上躺了个把月,浑身无力而已,算不得严重。”

  “……”

  他怎么这么诚实?

  顾明珠盯着秦御看了良久,她心头曾经隐隐浮现出的念头更为强烈,“过两日我让我姐给王爷送几副补药。”

  “你可不能恩将仇报,我的身体已经没大碍了。”

  秦御清楚顾如意的手段。

  她给的药方是很好,药到病除。

  可若是得罪她的人,所用的汤药格外难喝。

  换做平时也就罢了,顾如意不会亏待帮顾明珠清除余毒的自己。

  然而秦御对顾明珠的野心昭然若揭,从未想过隐瞒。

  顾如意岂能不往药方里加点额外的味道?

  “我已经大好了,补药吃都吃不完。”

  秦御斟酌着开口,道:“你姐的补药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

  “比如?”

  顾明珠好笑的问道。

  两人目光相碰,彼此心知肚明。

  秦御轻笑道:“镇国公夫人年轻时随着镇国公上过疆场,身子一直不怎好,令姐可以帮她补一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