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惹爱成欢:我不是女配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困意
  许勤看着我,目光充满期待地打开手中的盒子,一枚精致的钻戒躺在赫子里面,隐隐泛着柔和的光。

  我心里闷闷的,不断涌出一阵激动和酸涩感,眼眶里氤氲出一阵雾气,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

  求婚……求婚……

  原来许勤做了这么多准备是打算直接向我求婚……

  是啊,许勤明明早就已经给过我那么多线索了,只是我自己一直以为那是他的恶趣味而已,原来他早就已经在认真计划着这些事情了啊,而我却后知后觉的直到现在才发现他的良苦用心!

  “白栀?”

  看着我迟迟没有动作,一直跪在地上的许勤不安地唤着我。

  “我……”

  就在我要开口的瞬间,肚子里的宝宝突然动了一下,我蓦的睁大了眼睛。

  “许勤,宝宝刚才……动了,他听到了,他听到了!”

  我无比激动地轻抚着隆起的小腹,眼中带着难以置信。

  “许勤,宝宝他一定是在祝福我们!”

  我此刻激动得不能自已,冲着许勤伸出自己的右手。

  “我还是第一次,业务不纯熟,你能帮我带上吗?”

  许勤看了看我,眼中亮了亮,随即起身将戒指套在我右手的无名指上,双手附在我的脸庞,毫不犹豫地深吻了下去。

  我还没有说出的话,被这一个绵长的深吻尽数吞了下去,不过即使没有说出来,我相信许勤一定也明白的。

  许勤呐,我终于……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我们两个人被周围的火光包裹着,幸福在空气中流淌着。

  “白栀,一会儿你要是困了,就盖上这个毛毯再睡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实际上内心还是有些愧疚的,昨天那顿许勤精心准备的晚餐我也没吃几口,就感觉全身乏力,最近我的困倦几乎越来越重,几乎到了只要坐在车子里面,就会不由自主睡着了。

  不过网上的确说怀孕到了后期,因为要给胎儿供给营养的原因,因此孕妇或多或少都会产生困倦,但是这样总是费心许勤来照顾我的确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用手肘撑在车窗上,感受着窗外穿过手指的微风。

  天上的云层层叠叠堆砌起来,一副密不透光的样子,让我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显得颇为压抑。

  这样的日子……我和许勤一起再去白家……甚至还遇上了这样的天气。

  一想起昨天我鼓起勇气好不容易打通了白舸电话之后,那头白舸兴奋的声音和久违的亲切感,都让我原本的担心烟消云散。

  “哥,我的毒瘾已经戒了,明天我就和许勤一起回白家……这一次……”

  我小心斟酌着的语言,却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许勤?你这几天一直和他在一起对不对?”

  电话那头白舸的声音久违的有些严肃,但是又恰到好处的停住,等待着我的下文,让我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哥哥……”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软软地叫白舸一声哥哥,希望能让他的心情好一点。

  “算了,总而言之你们的事情我不好插手太多说,既然你已经没事了,明天就回来吧……”

  我的思绪还来不及飘得更远,就被身边的人唤回了神智。

  “白栀……不要想太多,还有我呢。”

  车窗玻璃上倒映着许勤精致的面孔,他几天一身黑色的西装更衬得他整个人无比的优雅温柔,相比之下,今天似乎比之前更增添了几分成熟和稳重。

  我呼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许勤。

  “刚才在想什么?看你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总不能把心里所想的真的就对他和盘托出,只好随随便便找了一个借口敷衍过去。

  “天气预报又骗人,之前明明说今天会是一个大晴天的。”

  “那挺好的。”

  许勤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带着一丝气定神闲,丝毫不受这恶劣天气的影响。

  “好?”

  “你不胡思乱想,当然好。”

  果然,和许勤相处了这么久,他实在是太清楚我的所思所想了。

  我的心思,我下意识的动作甚至是……我的心,几乎全都被这个男人牢牢地握住了,但是我却不排斥,像这样一点点地了解彼此的感觉,对于我来说是一种难得的幸福感与安全感。

  “你还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虽然心里相当赞许,但是我表面上还是不想再嘴上让许勤占了上风。

  谁知许勤突然轻笑了一声,悠悠地开口道:“你又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这种欠揍的语气,果然是帅不过三秒的人啊。

  我下意识地向车座背靠了靠,然后轻轻用手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宝宝又调皮了?”

  自从我们之间解开了所谓的心结之中,似乎许勤对于宝宝也能像现在这样,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可能之前真的是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吧,现在反倒是像一个十足的准爸爸一样。

  “大概吧,他估计也预感到今天不是一个什么愉快的场合。”

  我摸了摸昨天被稳稳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转过头看了一眼许勤的手,捕捉到同款戒指之后,心中一喜,这种稳稳的幸福,实在是让人有一种想要久久地耽溺下去的冲动。

  许勤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他转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立马转过头,趁机拨弄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抵挡他的视线。

  “别怕,万事有我,到时候不管你哥哥说什么,我都不做声便是了。”

  我笑了笑,心中升起一丝怅惘,如果许勤能够和我哥哥和谐相处的话,就好了。

  手心冷不防传来一阵温柔,不用想我都知道附在我手上的那个温度是属于谁的,此时只感到心里满满德安信和踏实感。

  “休息一会儿吧,还有一段距离呢。”

  许勤这么一说,我竟然真的感觉到一种没来由的倦意,于是在车座椅上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角度。

  “好。”

  合上眼,身体的感官却更加敏锐起来,敏锐到我都能听清许勤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