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全能小中医 > 第784章 痛快
  这……

  秦越这一番话,岑菲不由地凝了凝眉头。一双妙目中清光逸动,李老生病了?

  第一个反应,还是秦越在说谎,用这种话来搪塞她。

  可是,却又明明不像啊。

  这家伙平时说话就没个把门儿的,但是李老重病这种事情,若是说的假话那也太容易戳穿了,而且身为一名医生,岑菲知道是不应该轻易拿一名老人的健康开玩笑的。

  虽然秦越这个人,岑菲怎么看怎么不爽,但是话说回来,对秦越的医德,岑菲深心里的的确确是认可的。

  这段时间,秦越在医院做的每一件事情,抛除个人的成见,他算得上出类拔萃。并且,医术之外的医德,秦越几乎也称得上无可挑剔。

  从王夫人那天在医院遇到的危及,秦越敢直接站出来,正面硬刚周权,岑菲就是挺惊讶的。

  “李老病了……他生的什么病?”

  “呵呵,这个就不用您岑主任多费心了。人年纪大了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毛病,所有人都逃不过的,他老人家年龄大了,每天还坚持到医院工作,哪怕只是疲劳了,我给他针灸缓解一下疲劳也没什么过分的吧?而且,因为李老的身体原因,我特别去跟黄院长请过假,这一切你可以不用挂断电话,立即去黄院长的办公室求证,这样起码可以保证我不会事先跟黄院长通气,对吧?所以,现在你若是真有什么急事儿,可以但说无妨,除此之外,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多解释的了。”

  “你!”

  秦越的口气依然那么稳定,还是那么硬气,半点儿退让的意思都没有,仿佛一步步将岑菲逼迫在墙角,退无可退。岑菲莫名地有一股窒息般的感受。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心理作用,最近面对秦越,总会给她一种扑面而来的逼迫感。岑菲对这种感觉十分抗拒,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怎么,还是不信?现在李老正在休息,岑主任您该不会是非要我把李老叫醒,亲自给岑主任您证实一下吧?”

  “不,不用了!”

  岑菲眉头一蹙,拒绝了秦越这话。

  她自然知道,秦越不会真的去叫李老的,这无非是更进一步的胁迫,岑菲的喉咙不由地一阵干涸,深深吸了一口气,锁骨都不由得浮凸出来。

  “呃……算了,澳门赌博网站:这些事情我不想多问。既然是李老的私人病情,我无权过问。更何况,他现在是你的病人,并不是我们妇产科的病人,对你的医术我没什么好怀疑的。”

  岑菲狠狠咬了咬牙,强行稳定自己的呼吸,算是回应了秦越。

  只不过这种回应,等于是认怂了。

  她岑菲居然会跟秦越这么个臭流氓认怂,即便是在这通电话之前,岑菲都是绝对不可能接受了,然而现在却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秦越就好像早有准备一样,说话滴水不漏。

  岑菲发现自己从来还没有感觉到,秦越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就是……言语之间,居然透发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正气。说实在的,岑菲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这家伙明明就是个臭流氓,这一本正经起来……要么就是这家伙实在太厚颜无耻了,要么就是演技好到一定程度。要么……

  要么就是!

  岑菲胸腔蓦然微微一颤,意识到,要么就是她可能真的对秦越存在一定的误解。

  可……

  可即便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岑菲也不愿意承认。

  这个家伙医术上的事情不谈,她可以承认秦越的能力,而这个其实也用不着别的人承认,秦越的表现那是有目共睹的。

  但是,这家伙是个臭流氓也绝对是毫无疑问的。

  别的人或许还不清楚,可她岑菲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家伙一而再,再而三地非礼自己,简直已经过分到了几点,却偏偏每一次都能找到无法辩驳的借口,让她只能忍了。

  好!

  岑菲终于咽下了一口气!

  这一次,就算你个混蛋赢了,等着瞧,我一定会揭穿你的真面目的!

  “不用了?岑主任,您刚才气势汹汹地过来问罪,现在怎么能轻易打退堂鼓,不把事实弄清楚,我怕是解答不了你对我的质疑,我想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秦越依然不依不饶,语气平淡已极,不带丝毫情绪似的。

  可偏偏越是这样的语气,显然越是不给岑菲台阶下,一定要逼得岑菲步步后退,直到……岑菲感觉心脏蓦然收缩,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被秦越逼到了边缘。

  再后退,就是她岑菲这一辈子都没有做出过的让步。

  然而……

  她却也已经真的没有办法不让步了。

  “好!秦主任,刚才是我口气太冲了,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道歉?”

  秦越轻轻一哼,语气还是那么淡淡的,稳稳的,只不过他的嘴角却是一直在微微勾起着,此刻不禁更加加倍地邪笑起来。

  他这自然是故意的,此刻心中是无比地痛快。

  怼这个母老虎,怼得她无话可说的感觉,简直太爽了。

  简直,比那天在中医科的办公室里面,把她按照办公桌上痛吻一番还要痛快。

  呃……

  嘶!

  马丹,不要胡思乱想。

  那天都是意外,这母老虎可惹不起,要是再来一回,怕是真的要被这母老虎给弄死不可。

  “呵呵,那么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岑主任,其实呢我秦越这个人很好说话的,既然你承认之前都是误会,那么我也就原谅你了。”

  秦越嘴角勾起的邪笑弧度,带着那几分惯常的戏谑笑意,要不是现在绷着情绪,他能直接狂笑不止。不过,那当然是不行的,不行,得绷住,不然这母老虎知道自己在耍她,怕是要直接出离愤怒,失去理智了。到时候再想跟一头失去理智的母老虎讲道理,他秦越可就真没有那个本事啦。

  而秦越刚刚说完,岑菲陡然一愣,瞬间反应了过来:“之前?什么之前?我只是说刚才我说的话过了,之前的事情我还有帐没有跟你算清楚,我告诉你……”

  “咳咳……好了,岑主任。之前我们的确还有别的误会,不过我想这应该不是此刻打电话来给我的理由吧?若是你要纠结那些,我们完全可以另外找个时间坐下来详聊。不过现在我还在给老李头看病,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