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妻心似刀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苦肉计?
  前台的妹子很漂亮,穿得也很符合男性的某种冲动性审美。

  低胸一字领裙子,有点轻透,隐约能看到里面的风景。

  这也就罢了,那两个半圆的雪白被勒得很紧,似乎下一刻就能跳出来一样。

  我觉得只要她的裙子再往下扯一点,只要那么一点,就能看到两颗殷红的玉珠。

  连柜台都是透明玻璃的材质,能够看到她雪白光滑的两条大长腿。裙子只堪堪遮住桃臀,恨不得把大月退根露出来似的。

  嗯,简而言之,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场所。

  我对这种地方的接触,似乎仅限于和江安宁一道去的时候。所以还是觉得有点不适应,莫名的紧张。

  “先生,欢迎光临。”前台妹子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向我鞠了个躬。

  这一弯腰更不得了,我基本把那软柔的雪峰看了个遍。

  我红着脸把目光转向一边,不自然地打量陈安琪的反应。

  她看起来很平静,但却悄悄掐了我一把。

  嘶,玩真的,还是很疼啊。

  这个接待妹子本来显得特别亲切,但在看到韩恩赐那一刻,脸色就变了:“又是你!”

  显然,韩恩赐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老板不在,”接待妹子完美阐述着什么叫翻脸如翻水,瞬间板着一张脸,“你们走吧。”

  光是这样就算了,还把裙子往上拉了一下,好像不想让我们看到什么似的

  其实我很想提醒一句:妹子啊,别拉了。你这么穿,遮上不遮下的。

  她就这么一拉,内内都露出了一角。

  噫,牛逼,还是黑色的丁字款,看得我都羞涩了。

  “美女,帮个忙嘛。”韩恩赐笑得很自然,上前交涉道,“要不你把老板的电话给我,我自己和他聊?”

  接待妹子压根不想理他,冰冷道:“先生,如果你不是来消费的,请不要打扰我们营业。”

  我估计是要吃闭门羹了,这事难做。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西装打领带,手背上却有个蝎子纹身的中年男人,叼着一根雪茄走过。

  “孙总,你好。”韩恩赐立即走上前去,伸出了一只手。

  我看到男人冷笑着睨了韩恩赐一眼,直接走到接待妹子旁边,开始了谈话。

  韩恩赐还保持着站立的姿态,那只手悬在半空,和他的笑容一般僵硬。

  他深吸了一口气,若无其事地将手收了回来。

  这个孙总根本就把我们当空气了,晾在一旁让我们尴尬。

  旁边那几个描龙画风的人,冲我们投来了玩味的目光。就连经过的客人,看我们的神色也很古怪。

  “站着如喽啰”,大概就是我们现在的真实写照。

  这种被彻头彻尾无视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我突然间有点难过,难道陈安琪以前做销售那会,就是这样面对客户的吗?

  我看向妻子,却发现她异常平静,脸色都没有变过。

  不仅如此,她还向前继续和孙总对话,露出亲切而礼貌的笑容,一口一个“孙总”。

  孙总看了她一眼,那种目光是男人都懂的。

  不加任何掩饰,肆意而大胆,主要停留在雪峰和黑丝长月退之上。

  我顿时心里就不爽了,直接站在了陈安琪身前。

  但我知道自己不能冲动,按捺着性子,笑道:“孙总,我们再谈谈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李毅山的狗儿子?”孙总终于说话了,轻蔑地将一口烟雾吐到了我的脸上。

  真的。

  我从来没想过,面对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竟然还会有人直接拿出这种态度,半点表面功夫都不屑做!

  我瞬间心里就火了,攥紧了拳头。

  韩恩赐和陈安琪眼见此景,简直堪称神同步,一左一右地拉着我。

  孙总呵呵一笑,直接道:“不好意思了三位,我很忙,没功夫跟你们闲聊。”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韩恩赐这个看起来情商很高的人,都会说没忍住发生了冲突,感到如此上火。

  这个狗屁孙总,根本就不讲一点道理!

  “孙总,真的没得谈吗?不如先谈谈你的想法?”我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能再冲动了。

  上次打了何琳她老公,陈安琪冲我生气和教育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你真的想听?”孙总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有种混社会常见的痞气和张狂。

  我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想,觉得他肯定要提些狮子大开口的荒诞要求,但还是“嗯”了一声。

  “让这个骚娘们陪我过一晚,老子这个广告位免费给你们怎么样?哈哈哈!”孙总猖狂地笑着,连那个接待妹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不怀好意地看向陈安琪。

  “你踏马个狗杂种!”我瞬间来火了,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

  他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老子就骂不得他?

  我最大限度的自制力,就是没有上手。尽管如此,我也能感受到自己双拳已经攥紧了,再不住地颤抖。

  “你个*崽子,骂谁呢?”孙总直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凶神恶煞的开口。

  “你特么在这跟我横什么?有种去找山哥啊!”我也没惯着他,寸步不让地低吼道,也抓住了他的衣领。

  换作去年上半年我肯定秒怂,但现在我的心态真的很奇怪,完全不虚。

  何况我觉得这逼太特么过分了,他和李毅山有过节有本事去找他处理啊。这里谈事情无非就两种情况,谈不成和谈得成都正常。

  甚至他要羞辱我,让我难堪我也认了。

  唯独那种对陈安琪赤果果的羞辱和想法,让我完全忍不了!

  都说泥人还有三分火,谁特么没点脾气?

  “孙总,算了,算了!一点误会!”韩恩赐急忙站到我们中间,尽量打着原场。

  “就是,老公你先松手,孙总只是开了个玩笑,你不要激动!”陈安琪也在一旁劝说道,上来拉我。

  我一听这句话,心里却更加难受了。

  这个姓孙的龟儿子都欺辱到陈安琪头上来了,妻子还不得不帮他说话。

  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