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清水煮白米 > 第五十一章
  黑衣人用绳子捆着了,却仍然不老实,一个手下推搡了他几下还不肯跪。

  金棱摆摆手,让那人下去。

  “你是何人,受谁指示?又为何会找到这里?”金棱问那黑衣人。

  此时,黑子人的蒙脸布已经被摘下了,很普通的一张长相,年纪三十多岁的样子。

  那黑衣人脸上既没有害怕也没有狡猾的表情,一副淡定见过世面的样子,不说话,却是侧头看了白米米一眼。

  “诶!你看我干什么?”白米米跳脚,因为随着他这一眼,所有人都都看向了她。

  白米米对金棱举起三根手指,就差跪下了,“我发誓!我真的不认识他!”

  “不是她。”

  黑子男子和子鹰的声音同时响起,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金棱不解的看向子鹰,银棱则是狠狠瞪了一眼子鹰,两个截然不同的态度,把子鹰和白米米的头都搞大了。

  子鹰对着黑衣男子努了努下巴,意思是让金陵问黑衣男子,白米米也赶紧跟着努,努到下巴差点脱臼。

  “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金棱便重新问了一遍那黑衣男子。

  大家都以为黑子男子不会轻易开口时,却见那男子冷笑了一声,不屑道:“你们都要逆天了,还以为藏得住?”

  黑衣男子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所欲在场的人都陷入震惊之中,当然要除开白米米。

  “你到底是何人?”金棱蹙眉呵斥了一声。

  “我是谁不重要,别轻举妄动就对了。”黑子男子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说着白米米听不懂的话。

  “你受谁指示?”子鹰冷冷开口。

  黑衣男子却冷冷哼了一声,虽然面对的是打败自己的人,态度却轻蔑不屑。

  银棱心道不好,果然,还未来得及阻止,子鹰就已经快如疾风的拔了旁边一人的配剑。

  剑出鞘,指向的却白米米!

  “哎!哎!哎!错了错了!”白米米向后拧着脖子提醒,却是一动不敢动。

  大家都没料到子鹰会把剑指向白米米,棱虽然刚才看到白米米和子鹰两人独自在外面幽会,但心里还是担心子鹰伤着白米米的,便抬头看了眼她哥。

  “子鹰,这是怎么回事?”金棱问道。

  子鹰捕抓到那黑衣男子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冷笑道,“此地于无名山之中,一般人根本不敢进来,就算进来也绝不会找得到这里,可见你对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

  “深林中行走,队伍不会分散,但如果人多,我们的侦察人员势必会有所察觉,而你躲过了我们的陷阱和侦察,可见你是一个人前来的。”

  众人都安静认真的听着子鹰的推断,那黑子男子脸上依然是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唯独白米米心里暗自咋舌,我滴个乖乖,还布了陷阱啊!

  “有目的、有方向、能找到这里的,澳门赌博网站:除非你跟踪了我们的外出人员,但狄左狄右功夫不比你差,又有经验,所以不能可被你跟踪了一路而毫无察觉,除非他们已经叛变。”子鹰面无表情继续道,“但狄左狄右不可能叛变。”

  子鹰说话不大喘气,一句是一句的,众人却是被他一句一句的吓得是一口冷气一口长气的,幸好狄左不在,不然非得喊着“死秃鹫”要揍人不可。

  “除了以上这些可能,还有一条能找到这里的方法。”

  “猎犬!”金棱马上明白了子鹰的话,深深的看了眼白米米。

  原来刚才跑了的是猎犬啊,白米米恍然大悟,不过看她是几个意思啊?她又不属狗!还有,拿剑的那个死秃鹫,你手可别抖啊。

  “没错。”子鹰转头看黑子男子,“猎犬能凭味找人,好的猎犬甚至能在方圆几十里地内精准找到想要找的东西。”

  “所以,你就是为她而来。”子鹰话音刚落,手里的剑离却是离白米米又近了几分。

  白米米半连忙举起手,害怕又生气。啊呸,你个死秃鹫,你才是东西!

  “别伤害她。”那黑衣男子的神情终于有所松动,“我确实是为她而来。”

  “受谁指示?”

  “风公子,风怿清。”那黑子男子一字一字道,挺着身子无畏无惧,仿佛口中的人能给他力量。

  “你……你说什么?”白米米震惊,一时间忘了害怕,冲到黑子面前大问。

  子鹰怕手里的剑误伤到她,反手将剑收回,插入之前的剑鞘中。

  “你……你刚才说谁?谁……谁让你来的?”白米米在黑子男子面前跪下来,瞪圆了眼睛,眼里充满了紧张期待和急不可耐。

  “您没听错,风夫人,我确实是受了风怿清风公子的指令来调查您的行踪。他很担心您。”那黑衣男子轻轻道。

  “那……那他人现在在哪里?”白米米整个身子突然发抖,伸手揪住了黑衣男子的衣服,颤着声音问。

  黑衣男子却很谨慎,对着白米米摇了摇头。

  白米米失声大喊:“他在哪里啊!”

  “他到底在哪儿?是死是活?你跟我说一声啊!”白米米低下头,痛哭出声。

  “夫人……”黑衣男子不忍心,想对白米米多说点什么,但看了眼金棱等人后却欲言又止,只道,“风公子目前很安全,夫人不必担心。”

  白米米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银棱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把她扶了起来。

  金棱看那黑子男子就知道他是训练有素的线人,从他嘴里套话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于是当机立断道:“把人带下去,派人重点看押,所有人立刻做好撤离准备,销毁痕迹。”

  “或许,我们可以和他合作。”子鹰突然转头看向金棱,轻轻道。

  金棱看了眼子鹰,知道“他”指的是是风怿清,却是蹙眉纠结。

  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可他不敢拿那么多的兄弟冒险。

  这个三更半夜突然摸到这里的黑衣人能信吗?风怿清真的背叛了类国吗?这个白米米又当真毫不知情吗?

  为什么这些人突然一下子聚到了黑子国?类国是否也察觉到了异动,两国一旦交战,类国会插手他们的事吗?

  每个人的表情都凝重,双眉紧锁,对未知的明天既充满了希望也怀着忐忑不安,两股力量在心里不停的冲撞,刺激着神经。

  众人静默之际,外面突然响起一声犬吠声,众人警惕的看向帐篷门口,还未有所准备之时,帐篷却是硬生生裂开了两半!带着力道撞向两边的帐篷,摇摇晃晃的压倒,碰到火盆,“呼”的一声燃起来。

  帐篷里面的人干净冲出来,三脚两脚扑灭了火,一同看向黑夜中独立站着的一个人,所有人一同握紧了手里的武器,如同黑夜里的狼群面对凶悍的敌人。

  从经历帐篷的裂开到骤然置身于露天的一群人,惊讶的发现外面竟是不知何时已悄无声息落了一层薄雪。

  白天还是一片绿的深林,顷刻间变成了一个皑皑的世界。雪花纷纷洋洋的还在落,飘在众人的身上,地上,火盆里,火便立刻萎了下去一半。

  那个还是如谪仙一般的人,一身的素色黑衣,披一件黑色披风,背后是被夜染黑的无尽深林,衣袂翻飞在这飘雪的冬夜里。

  面对无边的夜色和未知的凶险,他却手无寸铁,唯手拿一件狐毛白领红斗篷,鲜活艳丽的一抹红,让黑白的天地霎时有了夺目的焦点。

  “过来。”

  那人对着满是戒备的众人,手却伸向其中一人的方向,低沉的声音轻轻柔柔。

  ------题外话------

  我啊清来找他媳妇儿了,希望你们永远有人惦记。(哪个臭鱼酱说要调戏我来着,来啊,快活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