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清水煮白米 > 第二十三章 绍夕言和猪蹄
  白米米从踏进风院门口那一刻就开始着急上火!

  因为远远的,白米米就看见小不这个小坏蛋,居然在她家师傅转送给她的吊床里,睡得像头死猪一样!

  白米米一边撸袖子一边跑过去,跑到在吊床下面就跳起来想打小不,可是因为真的太矮了,跳了十来下一下都没够着。

  “臭抹布,你给我下来!”白米米叉腰吼道!

  小不朦胧之间听到有人叫他,醒了,认出了是白米米的声音,兴奋的一下子从上面矫健的跳下来。

  “小米姐姐,你们回来啦!”小不看到白米米非常开心,笑着看白米米身后看正过来的风怿清。

  小不看到他俩回来自然高兴,但又想起之前两人不让他跟着去米县玩,风怿清去下聘礼不带他,就连成亲这种大事都不带他的时候,小不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臭臭的哼了一声,“哼,我以为你们都不回来了?”

  “哼,你干嘛睡我的吊床!你看看!你都给我压坏了!你赔!”白米米完全没有被带跑,怒火中天的插着腰,脸更臭更长。

  “怎么可能会压坏!你睡的时候都没坏!”小不成功被带跑,白了一眼白米米顶嘴。

  听!听!听!听到没有!这小孩儿都学会拐弯骂人了!

  看!看!看!看到没有!这小鬼竟然学会翻白眼了!

  小孩儿果然还是得揍,白米米不再迟疑,抬脚就追着小不要报仇。

  风清怿这时正好走进来,小不绕到风清怿身后躲白米米。风清怿拉住围着自己追了好几圈白米米,对小不使了个眼色:“去把外面马车里的东西拿进来,里面的蓝色包裹都是给你的。”

  小不冲着白米米做了个鬼脸,笑着跑了。这还得了,白米米指着小不的背影怒吼,“我不要给小不这个小坏蛋了!我要留着自己吃!”

  “你吃得够多了。”风清怿笑着把白米米拖进屋,白米米想想还是觉得生气,气呼呼的趴到床上生闷气。

  “去你屋里拿点儿衣服过来,嗯,冬天夏天的都拿一点儿,明天就带你去玩儿。”风清怿把自己的衣服从柜子拿出来,背对着白米米说道。

  成亲前后,白米米都缠着风清怿带她去远远的地方玩,成亲前风怿清没理她,成亲后问她想去哪儿,她强调越远越好。现在听到风清怿说带她去玩了,立马撅着屁股爬起来,扭头就跑回自己的房间,把自己所有的衣服团成团抱过来,让她家夫君给她选好打包。

  ……

  晚上吃饭的时候,小不的气就消了,本来还打算谢谢白米米给他带了这么多的礼物和零嘴,可是一听说两人又要出门玩,顿时脸都绿了。

  风清怿给白米米盛了第二碗饭,对小不道:“明天送你去私塾念书。”

  “啊?小抹布你不认识字儿啊?”白米米接过风清怿递过来的碗,眯着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值得嘲讽的事。

  小不丢了一个大白眼给白米米,意思大概是“你才不识字呢!”。小不望向风清怿,一脸不高兴,“少爷,私塾里的要学的东西我都会了。”

  风清怿把白米米碗里的第三个鸡腿夹走,给她换了一些蔬菜,淡淡道,“总有你不会的,再则说多认识一些人总归是好的。和你一同学习的都是和你年纪相仿的孩子,教你们的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其他的不必担心。”

  白米米憋着脸吃了两口蔬菜,澳门赌博网站:转而开心的对小不道:“嘿嘿,小抹布,说不定那里还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哦。不用担心啦,等我回来的时候,你把你喜欢的女孩子跟我说,我帮你说去。不过,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我要和你家少爷行侠仗义去了!去很远的地方,嘿嘿。”

  小不不想理会白米米这种无聊的炫耀,低着头默默吃饭。白米米本来还想幸灾乐祸一下的,但风清怿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看了眼她的碗,警告意味浓重,只好收回头,盯着碗里还剩好多的蔬菜,叹了口气。

  第二天两人把小不带到学堂,安顿好后就启程向远方出发了。

  ——

  白府这边,楚清倾不敢在白家赖床,每天逼着自己晚睡早睡,为的是给白老爷和白夫人留个好印象,重要的是能见一面绍夕言,和他一起吃早餐,因为绍夕言早出晚归的,只有晚睡早起才能搭配起来,白天要是实在抵不住了楚清倾就睡个午觉。

  这天早上,大家围坐在一起吃早饭,绍夕言对白福禄道:“姨夫,今天我去归遥村收购稻米。”

  白福禄点点头,“好,等下我让人准备用具。”

  “不用,我来准备就可以了,顺便看看缺什么回来的路上一起买了。”绍夕言转头看向黄琪琪,“小姨需要买什么吗?夕言回来一起买。”

  黄琪琪拿着粥勺子的手摆了摆,摇头道,“不用不用!等下我和你姨夫去街上逛逛,这次你就带着清倾一起去吧,你都没好好带人家玩过。”

  绍夕言和楚清倾同时向黄琪琪,前一个惊吓,后一个惊喜。黄琪琪问楚清倾:“清倾,你是想和夕言一起去收稻米还是要和我们一起去逛街呀?”

  楚清倾毫不犹豫,“收米!”

  黄琪琪得意的瞟了一眼绍夕言,绍夕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伯母,现在是冬天,怎么还有稻谷收购啊?”楚清倾的手上沾到了点粥,黏糊糊的不舒服,楚清倾下意识的往自己裙子擦,在绍夕言讶异的眼光下伸手拿了跟油条,问黄琪琪。

  “米县属于南北方中间地带,谷物一般在秋天成熟,但是人们从收割稻谷、晾晒再到舂米去壳变成白花花的大米之间需要很多工序和时间,有些人家因为人手不够或者工具不好,那么就会花上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所以即便到了冬天,也有很多人要出售稻米。”白福禄耐心的给楚清倾解释道。

  楚清倾点点头,表示了解,把油条往粥里粘了粘,又问,“那个归遥村远不远?我们要去多久啊?”

  “不远但也不近,半天的路程吧,不过收米可能需要一两天,所以最好多带点衣物,对吧夕言?”黄琪琪抬头,对着绍夕言笑。

  “是是是,别冻着了饿着了。”绍夕言对黄琪琪就差翻白眼了,顺着黄琪琪说话,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扫了一眼楚清倾的裙子,强调,“手帕一定要多带几条!”

  楚清倾脸微红,黄琪琪和白福禄则哈哈大笑。

  楚清倾这次来米县就没带多少衣服,哪里还带什么手帕。黄琪琪怕楚清倾晚上冻着,就拿了几件白米米的厚衣物给楚清倾,楚清倾还没来得及试一试就被绍夕言催促着上路了。

  绍夕言和家丁都是骑马,楚清倾被安排坐马车,但是楚清倾不太愿意坐在无聊的马车里,就撩开车帘趴在窗边看绍夕言,于是绍夕言扬了鞭子走到队伍前面去了。

  “小气!”楚清倾撇撇嘴,挪了屁股去掀前面的帘子。

  中午,总算是到了归遥村,队伍停在村口外,绍夕言绅士的伸手去扶要下马车的楚清倾,楚清倾把刚要双脚下跳的动作硬生生收了回去,柔弱的伸出右手,由着绍夕言扶住但还是用跳的动作下了马车。

  归遥村在米县西南方向,人口不是很多,北面是个小山坡,南面有大片耕地,村口立着个石头,石头上面刻着“归遥村”三个字,用红色颜料描红,一条硬泥路从脚下一直通向往村子。村口开了家小饭店,门口插着个红旗子,上面用黑墨写着“酒、茶、饭”三个字,显然是专门做过路人生意的。

  “我们先在这里吃午饭,吃完再进村。”绍夕言只对着楚清倾说话,其他家丁已经熟练的在找地方系马匹安顿车子了,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

  楚清倾点点头,跟着绍夕言进了那家店。

  上前招呼他们的是个三四十岁的妇女,腰间围着个围裙,手里还拿着抹布,显然刚才是在擦桌子。柜台前还站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差不多五十岁左右,穿着稍微好点,在查看账本,看到有客人进来笑着点了点头,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客官您先找个位置坐,要吃饭还是喝茶呀?”妇女跟着绍夕言和楚清倾来到选好的位置,擦了擦椅子才让客人坐下来,随后又马上去招呼其他的伙计们。估计这家店的人手少,看到伙计们进来,老板娘也赶紧过来一起和那位妇女一起招呼客人。

  绍夕言让楚清倾点菜,楚清倾有了之前那次教训哪里敢在他面前点菜,摇了摇头让绍夕言做主。

  绍夕言看了一眼她,点了个猪蹄顿花生和一盘炒青菜。虽然只有两个菜,但是楚清倾心里却比吃了蜜还要甜。

  菜上来了,绍夕言却只夹青菜吃,楚清倾伸筷子给他夹了块带肉的猪蹄,“你怎么不吃啊?炖得可软可好了,你尝一块。”

  绍夕言一下子没留神,碗里就多了块猪蹄,看了眼满脸期待的楚清倾,犹豫了一下啊,最后还是夹起来吃了,表情有点难以表达的勉强。

  “怎么样?好吃吧?来,再来一块。”楚清倾看到绍夕言吃了就想再夹一块给他,绍夕言却及时用手盖住了碗。

  “不好吃吗?”楚清倾手里夹着块大猪蹄,不解的问绍夕言,绍夕言抿着嘴摇了摇头。

  “不爱吃?”楚清倾又问,绍夕言还是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楚清倾放下了猪蹄,低头突然有点难过,“那,是因为是我夹给你么?”

  绍夕言一愣,想摇头,但是想到低着头的楚清倾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便沉默了一下,还是憋出了那个字,“肥……”

  嗯?楚清倾抬头,不解,“什么?”

  “肥!猪脚肥!”绍夕言显得有点不自然,夹了一筷子青菜塞进嘴里,不看楚清倾,脸有点红。

  楚清倾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差点没笑出声,绍夕言竟然怕吃肥肉!哈哈哈!一点儿肥肉都不吃?怎么这么会可爱!好像捏一捏他的脸哦!

  “快点吃!”绍夕言狠狠瞪了楚清倾一眼,“也不许浪费!”

  “哦。”楚清倾端起饭碗,故意夹了块最肥的猪蹄肉送进嘴里,然后看绍夕言一脸嫌恶心的表情偷笑。

  ------题外话------

  猪蹄顿花生还是很补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