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番外(九离)
  梓箐将头死死埋在那方温暖宽厚的怀里,身体不由自主地燥热,轻颤着,不知道是因为那种陌生的如潮水般袭来的悸动席卷了她的意识而茫然,还是在本能的渴望。e Δ小 说wwom

  温热的大手轻轻托在她脑后,一只手撑在床上,强压着内心那种陌生的难以言喻的急切的想要,想要,而是轻轻地将她柔软的身体放在床上。

  曾经在无数个世界无数个位面叱咤风云,铁血辣手的他此刻竟显得异常无措。

  身上裁剪得体的衬衣显得无比多余,从来没现这小小的纽扣竟这般调皮,越是想解开,它却偏偏从指端滑过。

  “九哥——”一声如同梦呓似的呢喃刺破彼此粗重的喘息声。

  九离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凌,就像是得到一种召唤,双手撑在对方耳鬓两侧,俯下身,覆上那张微微轻启的娇柔的唇。

  气息交融,充满了甜蜜和暧昧的味道。

  嘴唇研磨辗转,唔,不不够,本能的想要索求更多更多,热热的舌滑过唇瓣,轻颤颤地向更深出探索,滑滑的整洁贝齿

  灵巧的舌轻轻勾勒出形状,正好与慌乱的不知是迎奉还是张皇逃避的小舌不期而遇,暖暖的陌生的温暖柔软触碰,追逐,深深的吮吸。

  梓箐感觉脑袋里迷蒙一片,醺醺的,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双手撑在对方宽厚的肩膀上,不知道是拒绝还是想攀附其上的挽留。

  脸颊耳鬓厮磨,肌肤相接中彼此蹭着想要寻求更多。

  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寻求更多,灼热的手触及那一片柔软嫩滑,带起一阵阵颤栗。

  从轻轻的带着惶惑和试探的抚摸,逐渐加深,从藕节样的手臂到修长的脖子。

  他感觉自己无法控制内心的渴求和躁动,心跳极跳动,脸色潮红,眼神迷醉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看别人是一回事,可是落到自己身上原来竟是那般美妙。可是他怕伤到对方,那么的娇嫩柔软,他喜欢自己手指划过肌肤时带起的那一丝丝颤栗的感觉,惶恐中的期盼。

  蹦蹦几声,讨厌的扣子应声飞落,附着身上的累赘被他三两下除掉。

  贴近,更贴近一点,肌肤摩挲中,他感觉整个人都醉了。

  灼热的大手下滑被婚纱挡住。白天看起来那么飘逸圣洁的婚纱此时却显得那么多余。

  他知道拉链就在她的后背,可是他不想有丝毫惊扰此刻的迷醉,手指轻轻勾起胸口的婚纱,一股掌控精妙的内力将婚纱震碎

  梓箐猛地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凉意,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两团白嫩嫩颤巍巍的小山上,一边被温暖所覆盖,而另一边的山巅红鸾却陷入温暖湿热的包裹中。

  “啊——唔——”梓箐禁不住呻吟出声,身体猛地弓了起来,双手却不自觉的将埋在胸口的头紧紧抱住。

  舌头灵巧扫动,红鸾之巅传来与舌面摩挲带起的悸动。

  梓箐说不出自己究竟什么感觉,惶恐,陌生,却在心中隐含着无尽的期待,要,想要更多。

  口中带着如哭似泣的呢喃,“九哥”

  “箐——”一声粗重的带着喘息的呢喃,脸颊在她身上胡乱蹭着。一手却如同带电一般在曼妙的**上四处游走,所过之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轻颤迎合。

  “箐,给我我想”九离感觉身体从里到外都被点燃了一般,有一股燥热的力量在体内疯狂窜动,他感觉自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必须寻求一个让他安全靠岸的地方

  梓箐脑袋晕晕的,她不想用理智去思考任何问题。这场迟来了一千多年的爱和**的饕餮盛宴,她只想做一个终于自己内心和身体的人。

  耳畔传来一声暗哑的呢喃,那是他的气息,她下意识偏头迎了过去,脸颊磨蹭,梓箐不由自主地出一声喟叹,“唔,九哥”

  一声轻唤就像是得到了进入她的世界的邀请,九离终于放下心中所有的忧虑。

  双腿被一股陌生的缓慢而坚定的力量朝两边打开,下面传来一股凉凉的感觉。紧接着有温热的气息喷吐在上面,被灼热的感觉覆盖

  是他的手,颤抖着,轻轻摩挲过每一寸肌肤。就像具有某种魔力一般,每滑过一寸都让身下的人儿出难耐的轻吟,身体也追随者抚摸的痕迹迎了过去。

  突然,那最是私密的地方被突入起来的温柔轻轻分开,娇羞挺立的小点陷入一片湿热中。

  “啊——”梓箐惊呼出声,身体猛地弓起,下腹传来一股奇怪的力量,好涨,随着惊呼顷刻间倾泻而出。

  整个世界都变得迷离而玄妙起来。

  初尝禁果的九离显然没意识到更多,只觉得她身上无一处不诱人,湿滑的舌头在已然挺立的小点上舔舐打转

  “九哥我,我要”梓箐感觉自己快要疯了,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九离得到进入对方世界的邀请,从下面一路亲吻磨蹭了上来,两具如同被火烧一样的躯体终于紧密贴合在一起。寻找那个连接彼此世界的通道就像是一种本能一样。昂扬挺立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湿滑却紧致让其一次次从旁边滑过,渐渐的,他身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他感觉身体快要炸开了,可,可是为什么

  嗷——

  身下的娇躯难耐地扭动,他俯下身,一手撑在床上,低头含住颤巍巍的红鸾,轻声呢喃安抚着,而另一只手不得不扶着昂扬对准,再一点点的试探挺入。

  尽管已经足够湿润足够润滑,可是陌生挺入的饱胀感让梓箐本能的想要逃避。

  只听得九离从喉咙里出嗷的低呼,好痛苦,可,可是好想要。

  他唯一安抚身下人儿的方式就是用他那双点火的手四处游走,用唇舌将两点挺立的红鸾搅的如山茶花般绽放。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像无边无尽的海浪一样席卷过梓箐全身,在某一次迷失中,他终于完全进入。

  梓箐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正陷在他宽大的温暖的臂弯中。

  除了身上酸软的像是要化掉一般,没有任何僵滞的感觉。

  短片的细碎记忆在识海中晃悠悠的荡着,三天?距离新婚之夜竟已过去三天了?!

  多少次的颠龙倒凤她已经不记得了,唯一知道的就是他的温柔以及那种**蚀骨的感觉。

  而身上的痕迹也是他用温水帕子轻轻帮她擦拭过的

  梓箐下意识往对方怀里蹭了蹭,脸蛋在宽厚的胸膛上摩挲着。她才现自己一条腿竟然一直挂在对方腰上。

  双方本就“赤忱”相对,她这一动,便明显感觉下方某个东西复苏了,然后虎视眈眈地撑着她的

  梓箐老脸腾地红了。

  头顶上传来他压抑的低哼,枕着她脑袋的手和环着她腰肢的手蓦地收紧,脑袋埋进她的耳鬓地方,深深嗅着,嗡嗡的声音说道:“箐,我想”

  梓箐心跳突然加,想到这几天的事情,脸腾地红了,带着无限娇羞的应道:“嗯,我我也”

  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嗡嗡的声音变得更暗哑低沉了:“我想我会更想你了”

  呃,原来这样。梓箐刚才还以为,以为他要

  梓箐顿时感觉羞臊无比,脑袋直往对方胸怀里钻,小手轻轻捶着,咕哝着“呜呜,你太坏了”

  呵呵,九离突然轻声笑了,胸口传来轻微的震动。轻巧地抓住对方的柔胰,而后往对方身侧推了过去,与另一只手一起固定在了头顶上方,而原本梓箐搭在他腰上的腿,随着他翻身反压了过来,变成了不用打开她的双腿,他已经占据了“中心”位置。

  九离用一只手将梓箐两手固定在头顶上方,用手肘支撑身体的重量,另一只手如老马识途一般开始四处点火。

  九离俯下身,如蜻蜓点水一样亲吻过,凑到她耳畔,声音暗哑的道:“我想的也是这个”

  梓箐感觉自己被捉弄了,正要反驳点什么找回场子,突然胸口传来一阵触电般的颤栗,竟是他揉捏掌中绵软,拇指腹从红鸾上轻轻摩挲而过

  “啊——”梓箐禁不住轻呼出声,待她柔唇轻启时,那灵巧的舌头竟趁机探入,彼此纠缠做一团。

  食髓知味,在这方面无师自通,有着绝对的天赋。

  良久,餍足的两人依偎在一起。

  九离说道:“我要走了”

  梓箐愣了一下,她知道但凡还有余地他也不会这么急着离开的,既然他说出来,那就是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轻“嗯”一声,环在对方腰际的手下意识紧了紧,“等我”

  “嗯,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