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番外(重楼)
  “清零?”闵央不可置信地看着虚池,惊疑之声脱口而出。e小 ┡ 说ww%wΩ1xiaoshuo

  虚池临窗矗立,双手插在裤袋里,一侧肩膀斜倚在银亮的合金窗棂上,从数百米高空轻轻眺望着下面影影憧憧的建筑。

  这是他的城堡,他的世界,是他数千年积累的心血。

  还有一支可以向高级星际剧情挺进的战队。

  而现在,他竟然说要将这一切都放弃?!

  “是因为她”

  “人生参杂了太多的东西,想从来一次,纯粹一点。”声音打断将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虚池轻轻侧过身,神情平静地看着闵央,就像是要将他印入自己脑海中一样。如果说这所有的一切中有什么是他最不愿意舍弃的,便是和他的友谊吧,算下来足足三千多年的风雨同舟,那份默契,如此难能可贵。

  记得从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他便穿的这一身中山装,看起来简洁利落,却有种拒人千里的冷酷样。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也是一点也没有改变。

  闵央神情少有的凝重,想走上前给予伙伴安慰,可是看到对方平静的面容,他现貌似是自己想多了。

  奋斗到他们现在的程度,往上一步堪比登天,而若是在任务中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们已经被困在这个阶层一千多年了,在外人眼中是觉得的大能者,也只有他们才知道,长久停留在一个位置的审美疲劳。

  他们现貌似自己已渐渐失去了曾经的激情。

  闵央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个恬静柔和的面容,犹如雪绒花般淡雅芬芳。开始他以为虚池是因为那个可以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妖娆女人,可是对方却打断了自己的话,他便明白,是因为那朵雪绒花

  闵央也开始审视自己曾经面对那种陷阱淡雅的心动,他现,其实那也不是绝对的纯粹。

  剖开曾经见面时的一点一滴的情感,并不是因为她有多好,而是因为自己有多强大和高高在上。甚至是觉得自己的出现也是对她那样一个小玩家的施舍般。

  “要给她留消息吗?”闵央问道。

  “不——”等自己有资格跟她说“爱”的时候再说吧。

  被簇拥在一群各有千秋的绝色中,重楼仍旧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还是曾经那般,没有一点改变。

  看她样子,应该也是在这个任务世界做任务的吧,不过她身边的那些女人不是这个剧情世界的主角雷君豪的玩物吗?简单来说这个任务世界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主角一路狂霸拽的升级打怪把妹的模式,因为积了无数人的意念在其中,所以想要改变原本剧情轨迹非常非常的难

  想到这里,重楼心中不由得一紧。不由得为她捏了一把汗,他不想她被这个剧情碾压沦陷。

  他知道这个任务世界中是法则至上,所有一切都必须围绕着主角意志为转移,只是不知道她是被剧情碾轧重蹈覆辙了,还是如以前那般毅然决然坚持自我。

  他希望她是后者。

  这种关切和忧心几乎是不由自主便在心中升腾起来,一不可收拾。

  说起来她并不是他所欣赏的类型。奇怪的是他游戏情场,鲜有失手,第一次失败却栽在她身上;第二次也是;第三次亦然克星。

  而后,他竟然对一个连新手玩家都算不上的主神空间新人用上了自己的“魅力”值,以及极其用心的挑逗才勉强叩开对方的贝齿饶是如此,也不过是对方在披上了一层别人的皮囊之后。

  经历沧海桑田,可是现在脑海中却只留下当初与她唇齿纠缠缱绻的画面,那般青涩和稚嫩最后因情动而不由自主的迎合,可很大程度都是因为他的挑逗和魅力值全开的诱惑

  心中的不甘和遗憾让她成为心中一个结,也正是因此才会对她越来越上心的吧。

  重楼轻轻叹息一声。

  重楼从闵央那里得知,从他清零后,她从没给他或者他过消息。

  想到这里,心就觉得有种揪心的痛。难道自己在她心中就是那般无足轻重,甚至是连丝毫印记都没有留下吗?

  他想给予他最大的帮助,想为她建造一个没有任何忧虑烦恼的苑囿。

  可是到了最后他才现,从自己有这个想法开始就错了,与她的信念便背道而驰愈行愈远。

  只是不知道现在说“合作”还来得及不?

  他的任务就是守卫城堡,没想到异兽大军来的如此迅猛,看到那个在兽潮中如同一柄利剑般穿梭的身影,他终于放下心中最后那丝顾虑。

  她需要的不是别人给她圈地为牢的“守护”,而是能够彼此并肩战斗,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伙伴。

  只有最坚定最稳固的伙伴,才谈得上更长久的相守。

  放弃所有的杂念,全心投入到任务中。拥有绝对成熟和沉稳内敛的心智,重新来一次,竟有种轻装上阵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