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76章 以死相酬
  贺玉玲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安慰,正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江玉清,想劝解丈夫对儿子的偏见时。

  她才刚一开口,江玉清定定地看着妻子,激动地说道:“玉玲,你快、快把那份文件给我。”

  直接拿着文件进行一系列的实验后,确认这简直就是旷世杰作。

  不过养生品真正问世已经在两年后了,江玉清虽然是个商人,可是还有最基本的底线。即便只是保健品,可以没啥效果,但也必须要确保没有毒害才行。

  而梓箐经过这两年多的梳理和布局,一个新的政治体系逐渐出炉。

  她在公司里的业绩和成就有目共睹,江玉清直接让她出任副总。

  梓箐以前也做过许多类似的任务,所以对整套体系的管理甚至是建立,都有自己独到方案。再加上还有读心术和强大的武术医术傍身,简直就是如鱼得水,把整个集团弄得有声有色。

  最最关键的是,让集团逐渐脱离了曾经给予他们“帮助”同时也成为他们桎梏的政客们的挟制。

  这才让江玉清感到最欣慰的事情。

  他原本怕那些个股东们尾大不掉故意为难江然,想帮他在集团站稳脚跟,打算多在总裁位置上多待几年,却不料江然竟然是直接将股权从那些倚老卖老,什么事情都不做,只等着分钱,有事没事还要塞几个人到集团担任要职的懂事们手里直接捋了过来。

  江玉清彻底放心下来,感叹自己以前对这些人各种顾忌,想想自己还是太优柔寡断了。或许,自己真的老了。

  于是,在新保健品推出的第二年,他就宣布退位,独子江然出任衡丰集团新总裁。

  没有任何过度的平稳接管集团,梓箐改变策略,逐渐放手房地产业的开,而是专项军工和医药方面。

  经过几年的梳理更替,一套全新的领导班子完全成型。

  梓箐利用集团产生的效益,成立国有基金,主要支持进行军工和医药科技的研究开工作。

  也就是间接地将私有转化为国有,但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化,相当于所得利益直接与国家分成,衡丰的兴衰直接关系着国库盈亏。

  不同于扶持政客,前期需要出资帮对方打通关节,后期还要考虑对方是不是言而有信。而且政客几年一换,还要考虑自己是不是站对了阵营之类。

  新一批的政治体系几乎是梓箐暗中全程推助而成。

  剩下的就是让这些人逐渐将新的法律法规和管理体系颁布和贯彻执行下去。

  取消了律师在审判时能左右裁定的权利,而是改为证据收集部门。他们的任务就是收集跟所有民事和刑事案件相关的证据,然后法官根据这些证据以及相关的法律条文,直接宣判就行了。

  律师这个行业的诞生本来就是权贵下的产物。

  梓箐推行的这个法令,动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人的蛋糕,而是好多人的蛋糕。

  不过她又推行了全民选票决议,人们就不明白了,明明那些人杀人强j猥亵,为什么上了庭后就可以若无其事地出来?所以,即便是事实,也可以因为一句“法律不能制裁他”就可以逍遥法外吗?

  很显然,民众其实更倾向的是完全透明的审判。杀人偿命,还要辩护干什么。

  这一法令,通过。当然,要人们适应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行。

  下一步是安保,将原本各种职能分工的各种“警”,全部归于安保部门。

  而接到的所有报案,必须出动……而那些觉得“好玩儿”报假警的也不是随便“教育”两句就能了事,麻溜地,以“扰乱公共秩序”先强制性罚金,再丢到环境恶劣的地区拓荒,进行强制性劳动改造……

  其中细节略过不表。

  没有古傀儡,要想让所有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行,确实要多费一番功夫。而且是人都有**,一个不好就可能全线崩盘。但是给全民建立起一个信仰,一切就好办多了。

  让民众相信天理昭昭,让民众以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人感到自豪和归属感。

  至于那些天生就是各种反动的消极情绪,很可能到处散布言论,就像一颗耗子屎,恶心人。索性梓箐也是不含糊,麻溜地处理掉。

  十年后,整个剧情世界终于完全走上正轨,进入高展模式。

  梓箐也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系统提示音。

  叮:恭喜主神梓箐改变世界法则,获得级剧情世界*1

  因为这是一个原主没有“委托”的任务世界,梓箐现在离开,就意味着原主的“死亡”。

  所以她又待了二十年,奉养父母终老后,将自己赚的财产全部捐给了国有基金。

  也为集团培养了新人,只要按照体制运行下去,相信百十年内不会起太大波澜。

  一切安排妥当,了无遗憾。

  剩下就以死酬给被原主放纵时被影响和波及的人的人生吧。

  人们看着这一族就这么走下历史舞台,有些唏嘘。可是在人们聚焦之外,家族其余人的平静富足生活却是以前他们求而不得的。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位形容有些沧桑的妇人,看着手机上滑过的一条新闻,那个扎根在她心底深处的名字跃然而上。

  两滴眼泪咕噜滚落,啪嗒,落在屏幕上。

  一个稚嫩的童音传来:“妈妈,你怎么哭了,妈妈别哭,妈妈别哭……”

  孩子的叫声将旁边玩耍的孩子都吸引过来,纷纷叫着妈妈别哭,甚至有的孩子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最后,整个儿童福利院里响起一片哭声。

  梅颖没有去一一安抚这些小精灵们,就让他们好好哭一场吧。

  他们应该哭,因为他死了。

  梅颖想着自己悲惨身世,所以把精力用在福利院上。

  一开始福利院艰难为继,她到处求捐款,就算是你要来拉横幅吹唢喇都行。可是大多捐个一两万还要对她潜规则啥的…

  后来一天,短消息提示账户上突然多了五十万,她忐忑不安过了好久,不知道对方一下子捐了这么多,又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