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72章 蛰伏
  也就是说,梅颖在接到姐姐那段充满悲观和绝望的电话后,赶去时,便现对方已经吞服大量安眠药,死了。

  梓箐并不觉得一个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还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几年的女孩,别人随便给她甩个脸子就会要死要活的类型。

  所以,应该是有人在暗中操纵这一切,在海音“被”自杀后,潜移默化地把梅颖的仇恨引到江然身上。

  还有那个溶于酒和菜肴中无色无味的药,非中级医术的造诣而不可为。

  服用后可以让人有身心愉悦神清气爽之感,实际上这只是一种神经欺骗的假象。它的真正作用并不是补充人体亏损的元气,而是不断地消耗本身元气,简言之——透支。

  长此以往,最先衰竭的是肾脏,精水枯竭导致元气不存,然后药石无效而死掉。

  按照他们在原主饮食中下的量来看,这个过程已经有至少两三年了。

  这么长时间,原主都丝毫未觉,可见对方隐藏的很深,而且这种药也足够具有欺骗性。

  这些蒙混普通人绰绰有余,可是梓箐现在的医术技能已经达到完美境界,用一念定人生死也不为过。所以,她稍稍留心一下,就现了原主最爱喝的三鞭汤里,浓郁的补药味道之外,还隐隐有一丝格外的气味。

  看似一场简单的纨绔被报复的简单事件背后,平静的表象下是一个个暗流漩涡。

  梓箐现在还有江家最为靠山,此时不管触及到怎样让人骇闻的真相,都不能急。

  把身体完全调养好了再说。

  ……

  朱忠勇不到三十岁年纪,便从一个普通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步步登上营销部总监的职位。

  伟岸倜傥的风流外表,对商业有着独到的见解和前瞻性的商业触觉,备受江玉清的青睐。

  在外人看来他的人生就像开挂一样,而实际上只有江玉清心里清楚,这就是自己在外面的亲生儿子。

  他很注重自己的名声,所以不管朱忠勇如何优秀,他可以提拔和委以重任,却不会给他真正的名份。

  这让朱忠勇感到非常恼火,明明他也是他的儿子,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还是不能得到他的承认?为什么命运要如此不公?!

  对于江玉清而言,每每看到朱忠勇的奋进、阳光和积极向上,就会联想到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如果他有忠勇一半的上进,那衡丰就不愁接班人了。

  实际上那个药物,也是一次在江然玩虚脱了后,他母亲贺玉玲去求医时,别人介绍了一个很厉害的名医,说这药物可以补中益气,彻底根除江然的虚脱之症。

  所以,梓箐从梅颖记忆碎片中搜集到的信息,这药物便是江然母亲贺玉玲吩咐厨房,每天放一点在汤里的……

  既然信息在江母身上就掐断了,梓箐是绝不会相信一个还要依仗儿子稳固自己的地位和财富的女人,会想要谋害儿子。

  梓箐现在并不想去问江母药物的来源,不想在自己身体为恢复前就打草惊蛇。

  一个月过去,梓箐拒绝外面所有应酬,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提炼精华,从里到外修补身体亏损。

  万和苑的平静反倒让某些人都感到不安起来。

  他们更希望看到江然放纵荒唐**堕落,他本来就站在绝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起点,若是他再努力,那别人辛苦奋斗一辈子都不能越了。

  以前江玉清和贺玉玲看见儿子的荒唐胡闹,每次给他收拾烂摊子就感觉无比头疼。

  而现在,儿子不闹腾了,安静了,乖顺了,他们也感到很不安。

  梓箐在别墅里下了死命令,所有人都不能擅入别墅,否则直接让他们卷铺盖走人。江然的任性他们是知道的,若是真惹毛了他,即便是按照老爷子和太太吩咐做的事,以他那护短的母亲性子,也铁定会偏向江然,让丢了饭碗。

  所以没有人敢违逆梓箐的意思,那一众狐朋狗友不管是通过电话还是亲临登门,都统统拒之门外。

  让他们感到无比憋闷,不过他们也就是对付普通小民还有点手段,实则没有真正掌权,放几句狠话又怎样,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所以第一个闯入别墅的,反而是江然的母亲贺玉玲。

  且说贺玉玲一踏入别墅,脑海中便不由自主浮现出以前看到的那些龌龊场景……

  而这一次,澳门赌博网站:却现别墅里秩序井然,甚至给人一种清新宜人之感。

  步入内堂,并没有她糟心的糟乱,反而是一派简洁雅致的布局。空气中也没有残留的那些各种气味…

  从原廖管家和梅颖被梓箐赶出去后,又新找来一个年轻管事顾军,有了前车之鉴,倒还算比较能执行梓箐的要求。

  顾军与一众仆从低头垂目,战战兢兢地等着主人的怒火。

  贺玉玲刚才无比急切的甚至有着外界传闻的“江然肯定关在别墅里胡搞”的担心,此时不自觉的放缓了心情,“你们少爷呢,叫他出来!”

  在新换上的布艺沙上坐下,佣人立马奉上一杯墨绿色的稠羹。

  贺玉玲瞥了眼这个女佣,是她亲自去挑选的人,怎么这么没眼力价,自己一向比较喜欢喝纯牛奶的。

  就在她想开口时,一个浑厚有力的男生传来:“这是我让她专门为您准备的,尝尝看,味道怎样?”

  熟悉的声音,却有着与以往孱弱截然不同的浑厚底气,贺玉玲心中莫名有丝说不出的激动,下意识循声看去。

  一个穿着宽松休闲服的男子缓步走来,在她看来本来就俊朗的面容上多了几分阳光刚毅,行动间也充满沉稳洒脱。就好像印象中那个吊儿郎当的形象只是她的错觉。

  下意识喊道:“然儿……”

  愣怔中,梓箐已经走到她旁边沙上坐下,脸上带着平静而和煦的笑容:“妈,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是不是你儿子我长得更帅了?”

  “帅,帅,我儿子是最棒的了。”

  梓箐示意桌上茶杯,“妈,你快尝尝吧,你知道我在大学修了中医医学,想着这几年玩也玩够了闹也闹够了,所以便从新拿来研究研究。这是我新调制出来的养生汤,养气补血……”

  她身体微微前探,压低声音,故作神秘:“还能养颜美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