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70章 放纵却并不能恣意的人生
  梓箐顺手拿过纸笔,提笔时,略微愣了下,便开始按照原主的字迹书写采购清单。 一看书 ·1k anshu·

  列了一大堆草药清单,名称,重量,从人参地黄到勾藤,几乎可以拉一辆大卡车。

  而在下面还有一套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实验室的器械用具。

  外面卖的那些保健品都是徒有其名,即便是用真材实料提炼而成,也会因为里面存在相克药性毒性,而并不能对人体起到真正的滋养效用。

  所以她就是打算在别墅里建一个提炼室,自己炼制一些养身补气的药液出来,把原主的身体好好补补。

  有钱就是任性,反正原主行事乖张的名声早就传出去了。

  这些花费最多也就一两百万,相对于原主可以一口气给一个女主播打赏一两百万,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廖管家拿着一沓明细表满怀狐疑地出去了,然后在各大药房一划价才知道,竟然花费如此之巨大。

  然后便给梓箐打电话,“……为什么要卖这么多药啊?”“衡丰制药厂就有这些,为什么一定要从外面买?”“这么大笔的支出需要向董事长请示……”

  廖管家说了一大堆问题,就是阻扰梓箐卖药,这让梓箐感到非常恼火。想原主曾经给那个女主播打赏百万之巨,也没见他父母对他咋样啊,只是说“玩玩可以,不要当真”。

  而且原主以前经常跟狐朋狗友一堆玩闹,吸粉,他非但没有劝阻,甚至还充当“门神”放风。一看书 ·1kanshu·看起来是迫于原主的淫威,是维护极了原主,可是在梓箐看来,这哪里是维护,简直就是慢性毒药的捧杀。

  现在自己买药,又不是买粉买枪支,他反倒开始唧唧歪歪起来,梓箐用脚趾头都能料定这个人铁定有问题。

  只可惜现在她能用的人除了管家就是几个保镖和负责别墅卫生饮食的保姆,其他人都是完全直接接受江正刚的指令,目的就是要给儿子的安全问题把好关。

  所以能随便进出别墅并且具有一定权利的,只有廖管家了。

  让梓箐无比郁闷的是,不管她怎么说,廖管家都是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给她打太极。

  梓箐心中升起一丝悲哀,感情这富家公子也并非看起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恣意嘛,他的成长方向,一切都在身边人潜移默化的引导中啊。

  梓箐甚至想到,原剧情中原主给那个女人下yao,以及后来死在女人肚皮上的事,恐怕他也脱不了干系。真想将这个管家狠揍一顿,想想还是忍了。

  索性直接给药材交易市场打电话,批量订购。

  紧接着是实验室筹备工作等等。

  全套下来竟然用去六百多万,差不多原主几个月的零花,终于引来江然父母的过问。

  梓箐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买这些就是想做做实验,再说了,捣鼓这些总比我在外面去打赏女主播,找女人玩好吧。”

  两人被气的没脾气,一通例行数落后便下了最后通缉令,每个月额定给他五万的零花,多一分都不会给他埋单。并给那些夜总会酒店打招呼,以后江然去消费,不能签字,不能信用卡,只能现金。

  梓箐虽然面上像原主那样抱怨,“这点钱还不够我去玩一圈……”而心底却腹诽开了,一个月零花五万,是除开所有生活费以及保姆司机等等费用之外的,还是带惩罚的最低限度!

  她想自己以前给那些真正的炮灰配角逆袭的人生……果真,这就是贫富之间的差别啊。

  将整个地下室里的藏酒全部清理出来,建成一个实验室,然后开始紧锣密鼓的提炼工作……原主的身体耽搁不起了啊。

  现在梓箐的灵魂和身体完全融合,可是却仍旧无法施展出武术技能,甚至稍微多做了一点运动,脑袋就会出现眩晕,虚汗直冒,浑身酸软无力。所以,现在只是靠运动已经不能快捷地从根本地提升体质,只能用药物的能量才能扭转颓势。

  在把身体完全调理好之前,她是不会有任何动作的。因为一旦动了别人的奶酪,迎接她的势必是一场腥风血雨。

  另一边,梓箐先前打电话要求家政公司送来的保姆,在一个星期后才来。

  梓箐一看,这女人……好眼熟。不就是在原剧情中让原主真正心动的女人梅颖吗?

  为什么是她?难道说她姐姐又死了?

  梓箐连忙给一家侦探事务所打电话,帮忙查梅颖的身份来历。

  不过两天,对方就送来一沓资料。

  从小父母离异,跟着叔婶长大,被婶婶折磨,童年十分悲惨。长大后便将她卖给一个鳏夫,她逃了出来,然后一边打工一边自学,拿到本科文凭……悲惨而励志的身世。

  里面根本没有提及她还有一个姐姐的事情,难道是对方没有查到?

  梓箐又让他们查海音,也就是上次被她赶出去的那个女人,也是梅颖的姐姐。

  对方直接就回答她了:“出身农家,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高中没毕业母亲便死了,因为声带好容貌好,在酒吧驻唱,后被星探发现,演了几个小角色,有了些小名气,三天前突然宣布退出娱乐圈。有传闻说被某富商包养,成为地下情人……”

  梓箐追问:“也就是说现在一直都没有她露面的消息?”

  对方调侃,提高了尾音:“江公子有兴趣?”

  梓箐回道:“不是我的菜。”

  挂断电话,梓箐陷入沉思,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如果现在有方在的话,想必能推衍出什么来。

  不管怎么说,原主是栽在梅颖这个女人手里,那么自己只要谨慎行事,想必她也没下手机会。

  梓箐原本是想找个听话的保姆替掉廖管家,现在倒好,走了狼,来了虎。

  梅颖蹑手蹑脚打开地下室的门,刚刚推开,里面灯兀地亮了起来,一个白皙清瘦的男子懒懒地斜靠在椅子上……

  梅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澳门赌博网站:紧张,恐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