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68章 剧情:贵公子
  梓箐这一次的荒野求生之旅有惊无险。

  所谓破而后立,灵魂和精神力都被极致的消耗,恢复后,两者反而得到极大的凝炼和提升。

  这是普通修炼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境界,她想,若是再遇上曾经的那种虚空漩涡,她也会凌然不惧了。

  除此之外,技能中的天象之术和武术终于提升到完美,而且经历过荒漠求生的洗礼,以后任凭落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也难不倒她了。

  这才是她真正的财富。

  梓箐看着这份新的任务剧情介绍,心道,荒为了把这个超级剧情世界“送”给自己,也真是煞费苦心了啊。

  剧情:贵公子

  江然,名副其实的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公子。

  父亲江玉清是衡丰集团总裁,涵盖制药,律政和房地产,执掌国家三分之一的经济命脉,江然是江玉清唯一向外公布的与妻子生的儿子。

  极致的优渥条件,让他可以恣意放纵自己的**,而强大的财团可以为他所有放纵买单。

  和他一样含着金钥匙的还有省委书记的公子霍齐,军部某长官的公子胡伟。

  三人的家庭背景都一样牛掰,而且一样臭味相投,私下聚众吸粉,飙车,玩女人……从小清新的大学生到星光闪耀的一二三线明星,无不在他们的巡猎中。

  称为龙城三少,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些想要出名搏出位的人,故意勾搭送上门来,借势炒作等等。

  一次,他们玩了一个刚出道还有些青涩的小明星,哪知弄出了事。当然,这在他们作下的许多事件中只是很平常甚至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他们直接雇人将现场处理成那个小明星吸毒过量致死,清扫掉关于他们的一切痕迹,而后继续过疯狂糜烂的堕落生活。

  渐渐的,各色环肥燕瘦的女人都玩了个遍,在他们眼里,不管台上人前多么高贵冷艳或者娇羞青涩样子,其实脱光了都一样。

  这时,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出现在江然的视线中。梅颖,她爱钱,可是却十分有自己原则。

  别人都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清纯的像一朵白莲花,实际上却是个“老手”;而她却是故作妖艳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纯真的带着稚嫩的少女心。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如同一泓清泉一样,流过浊浊尘世。

  从最开始的猎奇,到后来留意她的一举一动,江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对这个女人动了真心。

  就在他逐渐对梅颖不可自拔时,一个他压根儿就没瞧进眼里的女人闯入生活,欣雅。她处处刁难他和梅颖,说她是故意装的ba子,暗地里和另一个男人有染……竟然敢污蔑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简直岂有此理,这让已经完全被迷得晕头转向的江然无比气愤。

  于是从不过问事业的他破天荒利用父亲的人脉,将对方家族公司狠狠摆了一道。不仅让她在天下人面前成为一个笑话,更是牵累整个家族都跟着倒霉。

  再然后,他就变成一条爆炸性新闻,稳稳占据了第二天的新闻头版。

  衡丰集团总裁之子江然因吸毒,和纵欲过度,死在一个郎肚皮上。现场发现大量欣雅的痕迹指纹,唾液,毛发等痕迹,疑是因先前衡丰集团对强胜集团打压,而招致欣雅的蓄意报复……

  ……事实究竟如何,这一点不重要。

  重要的是,就这一个集团总裁之子的身份,就早已超越百分之九十的人的生命起跑线。

  纵观整个剧情,只要把持一个原则——不人,不吸粉,基本上就是一盘稳赢的棋局。

  莫说她压根儿就木有去搞男女关系的心思,就是随便哪一个女玩家进入一个男委托者的身体,恐怕也会对另一个女人的搔首弄姿有一定的抵御能力。

  至于吸粉,她自己好歹是个玩家,连这点毅力都没有,早就死了不知几百回了。

  所以,这不是荒故意送给她的人情又是什么。

  好吧,虽然委托者是个男子,但是……她之前也做过男委托者的任务。嗯,那是个太监。

  “不,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梓箐刚进入任务,耳边就传来一个女人的苦苦哀求声。

  因为灵魂和精神力都更加强大,所以没有丝毫延迟,她就完全接管了这幅新的身体。

  神识立马接管了五感接收到的信息。

  一个穿着露背晚礼服的女人缩在真皮沙发一角,双手护在胸口。身体向后仰着,反倒露出白嫩的大腿,因为开叉很高的原因,连里面小的蕾丝边都露出来了。

  这幅样子,对于一个在究竟和药粉刺激的男人而言,那里是“不要”,简直就是热情的“邀请”。

  与五感接收的信息同时进入她识海的还有现实的剧情详情。也就是在原剧情中发生的细节,无比清晰地呈现在她的识海中。

  在原剧情中,接下来江然就会站起来,一边扯着领带一边迫不及待地扑在对方身上,上下其手,一阵揉摸亲吻…

  虽然对方反抗的力气一点也不影响他的行动,但总觉得去搞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很扫兴,于是接着酒劲儿,朝后伸手,喊道“给这个ba子一点好东西……”所谓的“好东西”指的是一种禁药。

  一个瓶子递到他手上,然后一手钳住女人下颚,直接倒了进去……

  结局就悲催了,还没开始干事儿,就看到女人开始抽搐,口吐白沫…也就是剧情介绍开始的样子。

  梓箐看见眼前情形,就知道,荒应该是故意让她进入事情未发生之前,让一切都有回旋的余地。

  如此盛情,怎好辜负。

  旁边的霍齐、胡伟开始起哄,对江然说道:“江哥,这妮子看起来很正点,上不?”“你不上我们可上了。”

  一般来说,三人在一起玩女人,都是江然尝鲜。

  霍胡两家虽然有权力势力,可总归没有江家有钱,而且当初霍齐父亲霍正刚的官还是江玉清上下打点才博来的。

  所以一般情况都是以江然起主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