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61章 新绿
  梓箐施展出天象之术时,便在她的头顶上方聚出一团数十丈方圆的乌云,于是在她周围落下一片阴凉。

  以她最极致的技能施展,可以让乌云覆盖面积宽达上百里方圆,足以媲美真正的天象。

  不过她现在将技能提升到更高一层的掌控,可以随着她的移动而一动,这样她就不用局限在一个地方施展技能。

  不仅能帮她遮蔽灼热的阳光,还能让淅淅沥沥的小雨随着她的足迹,一直向更深处延伸而去。

  咻,一条银红相间的毒蛇从沙层中猛地窜出,直接朝梓箐面门扑来。

  梓箐精神随时处于境界状态,此时看到隐藏的毒蛇终于发动,唰地伸手如钳,扣住蛇颈下三寸,另一只手同时抓住另一端,同时朝相反方向用力,硬生生将其拧断。

  蛇的脖子相对身体较小且十分柔软,因为它能吞下比自己身体大得多的食物。

  蛇身足有成年人大腿粗,三米多长。此时尽管脖子已经被拧掉,可是身体的神经末梢仍旧没有消退,粗壮的身体鼓成硬硬的圆柱体,兀自扭曲着,企图将梓箐缠住。

  今天梓箐已经收获几只沙鼠和莽蛇,拾掇出来勉强够一两天的营养所需。

  不过看天色还早,索性继续前进,用树枝惊动草丛,然后将这些已经干枯的荒草收集起来。

  一部分做引火之用,另一部分则可以堆在窝棚里,晚上御寒。

  看天色差不多,梓箐便打道回府。

  现在找不到合适的树枝做钻木取火,好在不缺水。以滴水透镜的原理,很快引燃一堆篝火,将今天收获的猎物放在火上全部烤熟。

  在烤制食物的时候,梓箐开始整理蛇的毒囊和毒牙。

  将毒液融进一团泥土里,单独放在石头凹槽里,方便随时取用。

  蟒蛇比较大,毒牙长达近三四厘米,足可以磨制成一把手术刀。

  梓箐有足够的耐性来做这一切,而且她也必须这样做。

  工具才是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的根本。

  肉香飘出,梓箐完成第一枚毒牙加工。

  随手拘出一捧清水将上面的尘土冲洗掉,她现在对天象之术技能的掌控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

  而后顺手拿起热气腾腾的蛇肉,用新制成的小刀割了一下。

  虽然比不上吹毛断发,但是切口十分整齐,还算锋利。

  梓箐又用毒牙做成的小刀割了一段降落伞绳子,拆分成几股,给小刀绑了一节树枝的手柄。用起来就更顺手了。

  就着最后一缕太阳余晖,将另一枚小刀也磨制出来,这才开始安心享用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第一顿大餐。

  躺在柔软干燥的枯草堆上;

  仰头看着压的严严实实的伞布顶棚;

  耳边是在荒野上肆虐的呜咽的风声;

  手中把玩着自己亲手制作出来的小刀;

  嘴里享用着食物……

  梓箐感觉从身到心都充满了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和对大自然一点点征服的成就感!

  第三天,第四天……每天都在不断拓展她的领地范围。

  虽然她刚刚施展了天象之术降下的雨水,最多半天时间水分就被蒸发掉,但是几天过去,梓箐仍旧发现,最开始布施**的地方,已经有新绿顽强地从砾石之间钻了出来。

  尽管只是一点点新绿,也让梓箐大受鼓舞。

  动物对生机的感应永远比迟钝的人类敏锐,梓箐明显感觉到,在自己周围貌似出没的小动物越来越多了,就连那些毒蝎蜥蜴沙鼠都多了起来。

  梓箐对沙鼠没有好印象,这些家伙特别喜欢吃植物的根,一旦纵容成了气候,整片草原都不够它们吃的。索性见一个逮一个,用小刀剥下皮,等积累多了,可以做成鞋子。

  一个月后,绿色重新成为这片沙丘的主要色彩。

  而梓箐也对这里的所有情况完全了解,只有普通的毒虫毒蛇,虽然足够她活下去。可是活下去并不是她的最终目标。

  用鼠皮做出第一双真正意义上的鞋子后,梓箐开始寻找第二个落脚点。

  头顶着一片乌云,雨滴淅淅沥沥地从云中析出,落进干涸的荒漠上,瞬间被饥渴的沙砾喝掉。

  乌云随着梓箐的移动而移动,既遮挡了烈日,也为土地带去了雨水。

  如此辗转了几次,梓箐站在一座裸露出岩石的山上。

  这里就是戈壁和沙漠的真正交界,身后是砾石和沙层以及偶尔绿色装点的世界,而前方则是绵延起伏的沙漠。

  脚下这座山,因为没有植被的保护,在长期的日积月累的风吹日晒后,山石风化,小的变成沙子,大的成为大大小小的砾石。长此以往,所有一切都会被沙漠同化。

  梓箐不知道在这些被晒的滚烫的碎石下面,究竟还蛰伏着多少顽强的种子。

  不过,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

  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唯独将她所站地方留出一片空白。

  梓箐在山脚找了一个背风的山坳,再次搭建窝棚。

  伞布经过数次利用,已经变得十分脆弱了。

  好在梓箐现在有足够时间为自己搭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基地。

  且说梓箐这厢正在完全按照自己的设想,用脚丈量和感受和改变这片荒芜。

  另一边,死刑犯之间依旧上演着一层不变的弱肉强食。注意,是真的“食”。

  除了来自同类相残的危险,他们此刻面临着真正的灭顶之灾。

  他们从沙漠中用人当活饵,诱杀了一头小地龙,结果引来大批地龙围攻。其实对于地龙而言,也不仅仅是为子女报酬这么简单吧,而是因为感应到了在那片石头垒砌的土堆后面,传来美味食物的气息。

  几个死刑犯基地在这一刻终于摒弃前嫌,达成同盟关系,打算共同抵御这个敌人。

  可是这些人本来就是死囚,而且又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那么久的人,又怎会有真正的信义可言?

  于是他们华丽丽地被暴君出卖,实际上他们的动作只是比暴君晚了一步而已。

  暴君将另外几个基地的老大们统统丢出去喂地龙。

  然后依旧过着疯狂的杀戮生活,将人弄去当诱饵,捕杀地龙……这样的疯狂反而给地龙传递了一个信息——食物交换。

  于是在人和兽之间达成一种诡异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