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54章 修复bug与“平等”论
  “不愧为平衡者,竟然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便修复了系统bug。”

  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悠悠的穿入梓箐识海。

  梓箐略微停顿一下,便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随口一问:“你为什么这么笃定我能修复这个bug?”

  她已经猜到,这个声音恐怕就是自己这次莫名进入剧情世界的真正幕后大佬——荒。

  “没笃定,只是随便丢在这里而已……”

  呃,就不能表达的委婉一点么。

  这个回答梓箐一点也不意外,平静地问道:“所以,如果我不能修复这个bug,是不是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

  识海中传来一阵淡淡的笑声。

  不过这个笑声的背后,还有一丝真正的……慎重,或者说是忌惮吧。

  根据对她以前行事风格的了解,明明只是宅斗的剧情都能扯出天大的事,因为她着眼的并不仅仅是原主身份所局限的一亩三分地。

  而这个缜密的法则体系中,是禁锢,何尝不是一种保护,只要在法则之内,她就可以无限地积蓄力量,甚至是攻略自己的定下的规则了。

  就像被网住的鱼,还是条有思想又凶残的货色,不能硬来,否则对方挣破渔网,那就得不偿失了。

  梓箐明白,进入别人的局,便由不得自己选择,只能跟着游戏规则走。

  对于刚经历的那个剧情世界,她还有些疑惑,虽然她这一个月时间都在这个小岛上,所有的信息来源就是原主有限的记忆,以及从静熙的讲述。

  从无数不在的宏监控,以及发达的交通工具就能看的出来,这个应该是一个文明程度很高的剧情世界,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对待犯人或者说人会如此严厉,近乎冷酷和血腥?!

  荒沉吟良久,想了想,这其实也没啥好隐瞒的,只取决于他想不想说而已。

  虽然他内心深处对这个主神还存在一定隔阂,而且这次设下局的初衷也是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的。

  可是在看到对方竟然可以只凭借一个最普通的身份,就能完成普通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由得多了一丝惜才之意。

  而且,他大概是寂寞太久,能找一个够资格跟自己聊天的也很不容易,于是说道:“这些都是我的剧情世界……”

  梓箐已经预料到这一点,所以她其实在踏入那个传送通道的时候,就到了荒的世界。

  “听闻你帮那个主神的世界挡住了一场浩劫,想必肯定也对我的事情有了一定了解吧。有道是,即便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也并非全部的真相,更何况别人的转述都只是事实的一部分,而且都会潜意识的以自我主观意识作为出发点,这点你认同吧?”

  梓箐没有回答是或者否,对于一个急迫表达的人,自己回答什么都不重要。只需要做个好听众就行。

  “……我的世界被结界封锁,而且我的能力也被限定,甚至不能进入自己的剧情世界里……而那些玩家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纷纷独立出去,我对这一切却无能为力。最后我只能将主神空间内的玩家全部遣散,然后将自己的主神世界独立起来,才免于被分食的下场……”

  荒的话语里透着浓浓的悲哀,她不由得想到鸿。

  想当初对那些从自己主神空间诞生的大能玩家们,犹如自己的亲人一般,可是最后呢……

  野心潜藏在每个人的基因中,只是看他(她)有没有这个能力让其滋长,壮大,甚至付诸行动。

  “……而剧情世界里真的是风云变幻,人心叵测。你自己是主神就更清楚这一点。以人治人,只会诞生阶级。战争,杀戮不断……”

  的确,只要是人治的法律,无论说的多么冠冕堂皇,比如“人人平等”,都只是针对最底层人的平等。

  而对真正的钱权的特权阶级,法律永远都约束不到他们,即便是所有的人证物证即便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杀人放火,仍旧有整个律师团让他们逃过法律制裁。与其说是人人平等的法律,还不如说是特权阶级的法律。

  梓箐应道:“所以,你便采用系统,来主控这一切?”

  “没错,我创建了一套完整的管理系统,对所有人的行为进行约束。没有任何例外。那些倡导的自由平等尊重…只有在绝对的法则之下才会成立,当侵害别人权利的人要求得到人权时,就是在侵害被害人的权利。”

  “不管你相不相信,这套系统实行以来,过去多少年,虽然剧情世界发展有些缓慢,但是这些星球却从未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争和杀戮,也正是因此才能维持基本的平衡,我的主神空间才没有彻底崩溃。”

  他的主神空间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一个剧情世界的崩溃,意味着能量来源枯竭,对于他的主神空间将是致命打击。

  梓箐顿了顿,道:“可是……那些…或许……他们并非穷凶极恶之辈……”她想说的是“罪不至死”,可是这几个字到了嘴边,发现自己竟没有说这几个人的资格。

  “罪不至死”,得看是谁来评判,是被害者,还是仁义道德的高度。

  荒语气中带着不可察的轻蔑:“是,是罪不至死,可是却不能仅仅因为作为一个高尚的人的道德要求,就可以原谅这一切。当那些侵害别人的人被原谅的时候,那些被伤害的被践踏的人我们又该以怎样的道德水准去要求他们?让他们也原谅吗?”

  梓箐经历过很多任务,便知道什么叫做切肤之痛。不是当事人,永远也没资格去置喙别人为什么会“揪着不放”和“不原谅”。

  “所以,我所布下的所有监控都只是在公共场合,所有的惩罚都是建立在有明文约定的基础上。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妨碍别人的生活和利益,你可以把自己的家里弄成垃圾场,但是不能在公共场所随地大小便…亦或是不杀人就活不下去那种,你可以自杀自残自虐啊,但是就是不能妨碍了别人的生活。”

  所以,即便是跳楼,也是非常影响环境卫生滴,若是砸到花花草草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