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44章 几家欢乐几家愁
  静熙数次向便民点的电子记录仪进行投诉,想为姐姐讨回一个公道,让母亲和姐姐有个安静的生活环境。.

  只可惜事与愿违,那些被凌辱的事情都生在监控没有覆盖的地方,记录仪根本不受理。

  而她的行为反而让那些人更加嚣张和肆无忌惮。

  静熙狠,既然世界不会给我公道,那便自己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她工作的单位是网络公司,于是将整个片区的监控点了熟于心,还将联邦律法倒背如流,然后开始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

  既然你们懂的避开监控,我也能。

  她让所有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意外……

  而后带着姐姐和母亲离开那个地方,到一座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她也现在也就不可能在这里。

  对于一个有“污点”的人来说,想开始新的生活真的很难。

  母亲的治疗费对于只有一个普通工作的家庭来说很昂贵,静熙不想再增加妹妹的负担,于是重新振作起来,应聘到了一家家政公司。

  一切都很顺利,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展。直到两个月前,突然一天,她就接到姐姐被判刑的通告。

  通告只是告知犯人的亲属判决事实,并没有任何上诉的权利。

  静熙当然不相信姐姐会做出偷盗的事情,于是开始调查事情真相……

  真相让静熙很痛心,也更激潜藏在血液中的邪恶因子:

  不出所料,姐姐真的是被人冤枉的。

  是有人故意将她姐姐在x城的信息告诉雇主,而雇主的妻子则觉得自己丈夫逐渐冷落自己就是因为这个“脏而低贱”的女人在勾引,于是她借口让静媛去卧室里拿一件饰。

  静媛一直做的很好,没有丝毫戒备地去了,哪知有诈……

  所以监控只拍下静媛去她卧室拿东西的镜头却没有拍下雇主指示的画面,而后堂上对峙时雇主妻子矢口否认……

  静熙在来这里之前,她只干了一件事——将那个碎嘴传播谣言的女人以及那个雇主妻子,设计了两场意外车祸……

  布局缜密,手段利索,可见其心性何其沉稳老练!

  梓箐任由思绪轻悠悠地飘荡,身体变得空灵起来。

  穴位刺激身体机能,以最快的度修复损伤,恢复元气。

  蓦地,小腹传来一阵钝痛,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

  梓箐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应该就是最后残留的污血了。

  若是不能及时全部排出,就会恶露不止,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引诱源,根本不敢往密林深处去。

  在这个诡异森然的地方自然是越快让自己恢复正常状态越好。

  所以在身体没有“干净”之前,她是绝对不会离开海岸线的。

  梓箐起身到一个礁石另一边,施展天象之术,将身体再次清洗干净。

  整个人都清爽不少,再次回到刚才的栖息点时,梓箐的身体和精神都恢复的差不多。

  于是开始整理收集的棕树皮。

  将这些粗糙的纤维全部梳理出来,然后分出一缕一缕的拧成细细的绳索。

  两股细的绳索再合成一股粗的……如此往复几次,直到变成一根约有小指头粗,才开始用打草鞋的方法编织起来。

  梓箐因为具有前的意识,只要体力跟得上,度就非常快。

  到下午十分,她的两只棕树鞋就全部完工。直接套在脚上,甚至做了一个绑腿,将库管扎了起来。这是丛林基本生存常识之一。

  鞋子尽管十分粗糙,甚至很坚硬,但是相对如刀锋般的礁石而言,简直美妙太多了。

  最重要的是她踩在地上再也不用担心隐藏其中的砾石和树枝。

  梓箐感觉肚子又饿了,于是再次补充了食物,继续整理从沙棘鳄背上取下来的鳍。

  被火灼烧后,鳍自动分离开,就像一根根并排的骨质羽毛。根部如粗壮的圆柱,直接长在沙棘鳄的脊柱上。而上部分则十分锋利而坚硬。

  梓箐直接挑出里面最坚硬最锋利的那片“羽毛”,取出一块肉试了一下,轻轻就能切出薄片……

  梓箐大喜,总算有了武器。当然这羽毛十分轻,也就是用来割肉比较好使,砍树什么的万万不行。

  此时静熙终于睡醒,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谁的如此酣沉竟然是在一个才认识一天不到的陌生女人身边。

  不管相不相信,她心中很明白,自己的潜意识和本能让她感到放心和踏实。

  静熙将剩下的一块肉吃了,补充了水,然后向梓箐请教“草鞋”的做法。

  梓箐一一讲解后,也开始休息。养精蓄锐,打算凌晨时分再狩猎一头沙棘鳄。

  因为她低估了身体对食物能量的需求,一天时间就把两天的份额吃完。

  若想让身体更快的完全恢复,就必须有充足的食物补充。

  而这一次她的体能和“装备”明显比昨天好的多,澳门赌博网站:所以只要沙棘鳄来,就不会空手而归。

  屏幕外。

  人们一边咒骂那些在基地里完全没有律法和道德约束的人渣。想看他们究竟怎样死掉。

  这一波新送到天罚之岛的犯人几乎全部沦陷……只剩下两个。

  就是在一开始就拒绝去基地的那两个女人。

  苏伦看见屏幕中的女人平静地将裤子上的血污洗掉的场景,总觉得眼睛有些刺痛。

  她,她竟然一点也不悲痛吗?

  当初不是表现的多么舍不得孩子的吗?没想到也是如此的冷血!

  他好像忘了当初出轨的以及将妻子推上被告席的是他;

  向法官隐瞒妻子怀孕事实的也是他;

  想除掉肚子里那个还没成型的并不受期待的人还是他;

  甚至想借机除掉这个黄脸婆再娶一个能给他生儿子的女人的人依旧是他。

  现在都如他所愿了,却反倒怨恨别人为什么没有心痛的表情?为什么没有悲伤的昏厥?

  素香在看到那个女人被丢到小岛上那一刻,便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坐上正妻的位置了。

  却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没死,还能受老天眷顾,解决了孤岛上最困难的难题——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