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41章 荣幸
  以原主这样的孱弱身体,若想不成为别人的食物,恐怕还没得到物资就要先成为别人的禁脔。

  而即便如此,食物和淡水也不一定得到保障。

  生命都难以保障,就更谈不上营养不营养了,自然这幅孱弱的身体也无法恢复。

  如此形成恶性循环,饶是她再强大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最后也不过是死路一条。

  这就是梓箐坚决不去基地的原因。

  坚硬而锋利的礁石硌在脚上生疼,梓箐听风辨向,终于找了一个相对平坦点的避风地方,背靠着崖壁盘坐下来。

  女青年也艰难地爬了上来,坐到梓箐旁边。

  梓箐体力已经完全透支,搭上脉搏,心跳至少有一百二三。

  额头上直冒虚汗,这已经是这幅身体能做到的极限。

  若是再不休息的话,她会直接累死。

  梓箐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微阖双眼,慢慢调匀气息,运转灵心诀。

  良久,身体被掏空般的虚弱感稍稍减退。

  梓箐施展天象之术的技能,凝聚了一小团**直接挂在自己头顶,一边仰着脖子大口大口喝着雨水补充水分,一边将身上的海水冲洗掉。

  海水的盐分很重,干后结成一层盐霜,灼的身体生疼,衣服更像是糊了浆糊一样难受。

  这幅身体今天才刚刚小产,现在又遭逢这样的生存条件,以后说不得会留下啥后遗症。

  不过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女青年也累的气息奄奄的,看着梓箐手上挽了古怪的手印,然后头顶就出现一团**……惊讶的张大嘴,久久忘了合上。

  直到梓箐平淡的声音把她思绪拉回:“你要不要?”

  回过神,连忙点头并叠声地应道:“要,要……”

  刚才走了将近两个小时,身体水分流失严重,几近休克,此时喉咙里像要冒烟一样。

  于是梓箐又凝聚了一团**落在女青年头顶,学着梓箐的样子,张口接了几口水,一边把身上的清洗干净。

  梓箐施展了天象之术后边独自沉静下来。

  休息一会,又喝了点水,体力终于恢复了一些,梓箐这才有时间好好整理自己现在的身体属性……

  意念调动面板……没有,竟然连属性值面板都调用不出来?!

  这个剧情世界不仅隔绝了自己的随身空间,甚至连个人属性值面板都隔绝了!

  所以,现在除了自己无数世的阅历常识,以及技能外,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海浪一层接着一层地涌来,有节奏地拍击在礁石上。

  心静下来,梓箐感知敏锐,坐在礁石上,透过林木罅隙,依稀看到他们登岸地方一片白白的沙滩。

  此刻,上面正上演着激烈的肉搏战。

  既是一场交配狂欢,也是一场弱肉强食的盛宴。

  和世界上所有动物的交配规则一样,雄性之间必须进行一场殊死搏斗,胜利者才能资格赢得与雌性的交配权。

  咕噜噜——

  肚子恰时提醒她,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如此“良辰美景”,若是不做点什么,真是太辜负了。

  梓箐心中默默算了一下时间,现在正是午夜两三点的样子,现在行动还有些过早。而以她现在的体力,必须掐准时机,一击即中!

  脑海中正在运算着接下来的步骤,一个声音打破沉寂。

  “我叫静熙……谢,谢谢你让我跟着你。”

  静熙开口说道,声音略微有些嘶哑。

  梓箐将一缕思绪收回,微微偏过头,视线落在女青年脸上,面色十分苍白,眼神却很真挚。

  一个懂得明辨和决断的人,再戳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们不过恰巧选择一样的路而已。”梓箐应道。

  静熙说道:“刚才…谢谢你…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梓箐嘴角微扬。

  静熙接着说:“其实……我看过关于你的那条新闻,恰巧曾经我们家和你…婆婆家住同一个院子。她当年一举得男,很是风光,而我母亲却一连生了两个女儿,于是天天到我们家里来炫耀……”和她的名字一样,平静的声音娓娓而来,

  静熙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梓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只是没想到这个文明如此发达的剧情世界里,仍旧会有重男轻女的恶习。而最让人郁闷的是,将其贯穿的最彻底的,反而是女人。

  果真女人才最会为难女人。

  “所以,新闻上只是播放你殴打孕妇和婆婆的视频,我却觉得真实情况或许并没这么简单。果真,我看到你在石台上流产,就知道他们果真隐瞒了你怀孕的信息。因为不管犯了多么重大的罪行,若是怀了身孕,都会被送到特定的地方,待生产完后,再送到相应的天罚之地接受惩罚。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已经知道你怀的不是男孩,所以……”

  虽然对方分析的很有道理,而且更像是在推心置腹,梓箐却不喜欢这种被别人剖析的感觉。

  不过梓箐明白对方其实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完整地阐述她选择跟着自己的理由。既然不喜欢听,索性回过头继续看那片沙滩上的情况,于是对方的声音在耳朵里变得轻忽飘渺起来。

  “……你的坚强和决断超出我的想象,还有你在说出那些话时的冷静,我知道,你是一个真性情并且值得结交的人。”

  梓箐应了一句:“很荣幸。”

  静熙:“我姐姐是两个月前被她的主家状告盗窃,而被流放的这里来的。其实我们现在的命运,有一半责任都是那个女人挑拨离间所致。正如我先前说的,我母亲一连生了两个女儿,而那女人因为生了儿子就天天上门得瑟挑拨离间,说还是要男娃才能撑起家业,女娃都是给别人养的“赔钱货”。终于让我奶奶和父亲逐渐对我母亲有了怨言。又因为一对夫妻只能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所以……”

  “所以你父母离婚了,你和你姐姐跟你母亲过?”梓箐从静熙语气中听出浓浓的伤感,澳门赌博网站:这孩子太需要发泄出来了,先前的絮叨也变得情有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