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40章 明辨,决断
  少女走在队伍的最后,不时朝梓箐两人看来,脸上带着踌躇和恐惧。

  很显然,她也觉察出情况不妥,只是

  权衡之下,貌似跟着这个男人更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她很想将梓箐两人叫上,壮壮自己的胆子。

  所以用无辜和祈求的大眼睛看着两人,“你们真的不来吗?”

  梓箐看着少女的样子,心中莫名刺痛。

  其实被流放到这个岛上的,都只是犯了很轻微的罪行最多也就是乱丢垃圾,随地大小便或者小偷小摸之类

  然而这里却早已变了最原本的初衷,变成一个地狱。

  梓箐知道自己肯定已经被对方记恨上了,索性豁出去了。她着实不愿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女人走向噩梦深渊,尽管它们对她很有偏见,还是忍不住朝他们喊道:

  “你们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也知道天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里本来是犯人的集中营,你们自己都说了,别人凭什么那么好心对你们?”

  “够了,我已经忍你很久了。那里本来就是基地,我来引路而已,你不去就算了,还那么多瞎比比干什么!”

  梓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爆喝打断。

  石柱的耐性已经被梓箐挑拨到了极限,扔掉肩上的皮筏,作势朝梓箐冲过来。眼神阴冷,杀意升腾。

  梓箐连忙往后面退去。

  她这句话已经说的够直白了吧,而且对方的反应和显露出来的杀意也够清楚了吧,只可惜那两个妇人就一脸鄙夷地看着梓箐:

  “呵,你说的好听,你想让我们跟你走是不是?你带我们到哪里去住啊?你拿什么给我们吃啊?竟然连自己婆婆都敢大打出手的女人,没有一点教养和尊老爱幼的道德,若是真跟你们去了,说不定到那个旮旯就把我们两个老婆子烤来吃了”

  真真是一语成谶。

  她们没注意到旁边石柱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那个刚刚加入她们队伍的女子打圆场说道:“现在天已经黑下来了,石柱大哥说这里会有沙棘鳄出没,不如我们先去基地看看,而且我们来之前执行长也给我们介绍了,基地就是我们在这座岛上的庇护所,所有人都可以住在里面的再说,若是不行,等明天天亮我们再找地方也不迟。”

  只可惜,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没有“明天”了。

  咕咕

  林中传来几声模糊的鸟鸣,澳门赌博网站:石柱脸色闪过一丝惊恐,说道:“那好,不去就算了,我们走。”

  梓箐感觉自己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明明一片好心,却反被触了一鼻子灰。不过自己总算心安。

  以她看来,其实那个年轻女孩还是很不错的,正要再争取一下

  手臂上传来一股轻扯,梓箐回过神,连忙将这念头打住了。

  那个妇人说的没错,她这么急吼吼地不让她们去基地,难道要跟她走吗?她能负责她们的衣食住行吗?

  索性还是算了吧,只是想好心提醒一下她们,却没有那个责任和义务去为别人的生存买单。

  梓箐视线从她们面孔上扫过,什么都没有说,折身沿着海岸线走去。

  女青年没有丝毫犹豫,跟在梓箐身后,不时传来强忍着疼痛的吸气声。

  脚底除了细沙的柔软的触感,还有一些尖锐的石子和树枝参杂其间,把脚铬的生疼。

  如果有那张皮筏的话,就可以弄两块胶皮绑在脚上

  梓箐非常清楚在一个相对隔绝的地方,物资对人们的重要性。可是她知道皮筏或许能帮上自己很多忙,别人也知道啊。

  从这片沙滩上的狼藉,以及已经渗进沙层中的血迹,可以想见先前登岸的那些人为了争夺这有限的资源,肯定大打出手。

  索性她根本就没去打这筏子的主意。

  这是一个与自己本体世界类似的具有现代文明的剧情世界,但同时又有些不同。

  从人们很自然地接受,把犯人丢到孤立的地方,甚至将他们求生以及之间的猎杀被猎杀拍摄下来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可以看出,这里的文明开放中带着荒蛮和血腥。

  只要在这里活过指定的时间,就能重获自由。

  如果犯人在这里死掉,那就是天谴是上天的旨意。

  当然,如果犯人的亲人觉得有冤屈不公平,那好,你甚至可以自主申请,放弃自己所有人身权利,到这里来救自己的亲人。没有谁会拦着你来送死。

  就像这个女青年。

  此刻正全力跟在梓箐身后。

  梓箐必须尽快找到一个可以落脚且避风的地方,所以两人一直埋头赶路,没有谁浪费精力哪怕多说一个字。

  孤岛比梓箐想象的更大,她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了,先前登陆了那么多人,此时连一丝人迹都没看到。

  海天完全连城一片黑蓝,一张大大的白玉盘静静悬挂天空,散发着幽冷的光芒。

  身后传来皮革与沙地摩擦的西索声,海风中的腥咸味道变得更浓。

  不用回头,梓箐已经猜到,肯定是沙棘鳄上岸交配产卵了。

  隔了几步远,梓箐都能听到女青年慌乱的呼吸和急促的心跳声,不过并没有吓的尖叫。

  心中不由得对她又高看了一眼。

  明辨之,决断之,不错。

  梓箐看看前方,一堵突兀出去的巨大礁石出现在视野中,海浪拍击在上面翻卷溅起白白的浪花。

  沙棘鳄是不会到礁石上来产卵的,至于基地根据她从石柱的记忆中得知,距离海边至少有数公里之远,而且周围遍布密林和沼泽,几乎每个区域都有盘踞的凶猛野兽,是赤手空拳的普通人根本无法应对的。

  即便是他们,也必须在特定的通道特定的时间才能进出。

  所以基地里面虽然给刑徒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但同时也将他们限制在里面,紧缺的淡水和极度匮乏的食物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在这个没有任何律法和道德约束的地方,他们能做出什么来?

  弱肉强食,人性,兽性,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