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39章 分道
  “若是寻常人,人家才不稀罕管你生死呢……”

  言下之意就是对方必定是另有所图咯?

  竟是比梓箐的话还要直白。 .

  明明是想谄媚拍马屁来着,此时却弄巧成拙。

  所以这话刚一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妥。

  于是众人又表情悻悻地住口,气氛再次变得尴尬且沉默下来。

  可脸上的怀疑和警惕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石柱黑亮的小眼睛瞄了眼梓箐,用冷冷的声音说道:“如果不是我来接你们,你们晚上就会葬身大海。”

  梓箐并没有被对方的反问带走自己的思维,澳门赌博网站:神情依旧平静,然后重复了一遍先前的问题:“你不是跟我们一起来的,而是上几届的刑徒,为什么没有离开?为什么要来接我们?”

  石柱被对方看的毛,将手上的浆一松,说道:“好,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忘恩负义之人,算我石柱救错了人。既然你不稀罕,要么给我滚下去,要么都在这里等死吧。”

  竟然捆绑所有人的利益来牵制自己?不过这招一点也不高明。

  人们虽然纷纷向梓箐投来怨忿的目光,说她忘恩负义,说她不识好歹,甚至动手动脚推搡着,叫她滚下去,莫要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

  但是神情中也多了一丝犹豫,可见大家都不是傻子,都明白梓箐话里的意思。只是碍于眼前形势,总不至于就这样飘荡在海上吧,所以当然会选择依附强者,脚踩弱势一方咯。

  梓箐说道:“这皮筏本来就是执掌者放,每个人都有使用它权利。所以你,你们,都没资格让我离开。”

  “当初就不应该叫她上来,让她在那里等死算了。”

  “就是……”

  ……梓箐从这些群情激愤的脸上一一扫过,眼中不由得露出一丝悲悯之色,因为她甚至已经看到迎接她们的命运了。

  不过自己现在已经将最大的疑点说出来,把自己暴露出来。

  梓箐心中非常明白,就因为自己刚才多了这句话,恐怕已经让对方记恨上了。

  以她现在的处境和实力,根本没办法相抗衡……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

  而这些女人不去思考其中厉害,却反倒来攻击自己,不管是迫于形势还是为了自保,亦或是根本就是蠢货,很显然此刻都不是最明智的举动。

  总之,言尽于此,都自求多福吧。

  在晚霞余晖被完全缩进海天相接的海平线时,皮筏搁浅在沙滩上。

  众人从皮筏上下来,传来各种嚷嚷声:“哎呀,我的脚葳了”“我的手磨出泡了”“好铬脚啊。”

  梓箐眉心微蹙,犯人是送到这里来接受大自然考验,是来接受老天爷惩罚的,不是度假!

  而且她隐隐觉得,这既然是荒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剧情,定然是一场生死考验。

  除了两个年老的女人围拢在石柱周围,俨然把他当作了领头人和顶梁柱。

  而先前第一个打破沉闷的女青年与另一个女子却是站在原地,看向不远处地上一片血腥狼藉。

  不用说,先前登6上岸的犯人之间肯定进行过一次残酷的争斗。

  女青年这次来是为了救自己姐姐的,两个月前被雇主家状告她故意偷窃罪,流放到这座天罚之岛上接受一个月的洗礼。

  可是除了一开始镜头闪过看到她的介绍外,登上小岛后,跟一群人进入基地后便不了了之。

  毕竟每个天罚之岛只有一个频道进行转播,而上面却有上千甚至上万的刑徒。虽然每个人都被无孔不入的监控监视着,但并不表示每个人都有在公中频道上亮相的机会。

  观众们投票决定他们亮相机会的多少,所以就必须有一定看点。

  而她的姐姐各方面都十分平凡,没有任何亮点,自然也被淹没在芸芸众生之中了。

  所以,她这次并不是因为犯事被判刑而流放到这里来,而是自主申请来的。

  对于这种想要自杀啊自己送死的行为,只要不会妨碍别人的生活和权利,当政绝对不会去拦着你的。所以,任何人想要来“体验”生活,来就是了。

  不过并没有与囚犯不一样的特权,除了一身囚服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石柱看看天色,又看看这几个女人都警惕地看着他。

  心中很是郁闷,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挑起的。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样子,却没想到还是个硬骨头。

  可是那又怎样,这个地方并不是你有“骨气”就能活下去的。

  问梓箐:“你确定不去基地吗?”

  梓箐平静地应道:“不。”

  “她不去就算了,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就是,这里没有吃的也没有住的,到时肯定会来求我们收留的。”

  或许是为了讨好,也或许是眼看天色黑了,围在石柱身边的两个五六十岁的妇人连忙讨好地帮腔。

  周围树影重重,如同鬼影摇曳,不由得有些心慌。

  石柱视线又转到女青年两人身上,“你们呢?”

  少女看看梓箐又看看女青年,有些踌躇,结巴的说道:“我,我……”

  女青年却是朝梓箐走近两步,“我也不去了。”

  石柱说道:“这里是犯人的登6地,同时也是沙棘鳄的栖息地,若是不快点离去的话,你这点分量还不够它们当点心。”

  女子随着石柱的话下意识环抱手臂,好像这样可以让自己变得安全一点。

  她视线最后落在站在石柱身边的两个妇人身上,说道:“我我,跟你们走吧。”

  石柱说这话时,视线再次将梓箐从头看到脚,因为是犯人,身上除了一套单衣裤,脚上连鞋子都没有,更谈不上任何武器。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一来就跟他对着干?难道是她看出什么来了?

  不可能啊……

  算了,虽然最后结局都差不多,但是她既然要选择提前作死,那就随便她吧。反正即便跟着去了,说不定路上又要开始造谣煽动,反而碍事。

  于是说道:“算了,不去基地就算了,我们走。”

  梓箐看着那三个女人依次跟在石柱身后朝林中走去,嘴里抱怨着地上树枝石子儿把脚割疼了,心中不由得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