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38章 注定就是那个与众不同的
  身上海蓝色的囚服早已被海风吹干,留下一层厚厚的盐霜,如同糊了浆糊的布壳子一样套在身上,十分难受。

  整条裤子已经被血染红,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

  梓箐心里很清楚,就她此时的样子,即便到了小岛上,浓重的血腥味也会成为野兽首当其冲的攻击对象。

  所以趁着现在还相对安全的环境,得把自己清理干净再说。

  刚一站起来,脑袋一阵眩晕,双腿发软,身体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此时强大的精神力终于显露出优势。因为精神力越是强大,就越不容易出现昏迷情况。

  梓箐在原地低头停顿数秒,缓过劲儿后才走到石台边缘,然后把半截身体浸入海水里,一手攀着石台,一手揉搓裤子上的血迹。

  先前原主之所以被水草缠住,是因为原主陡然间掉进海里,慌乱挣扎反而下沉的比较深。

  而实际上水草的长度和延展都很有限,至少不能达到水面上来。

  梓箐清洗完毕,虽然腹腔内的血污还没排尽,但至少身上的血腥味儿没有那么重了。

  撑上石台时,一只布满老茧和疤痕的大手递到她面前。

  梓箐略微愣了一下,伸手搭在对方手上

  识海中猛地受到新信息的冲击,连忙用神识将其圈在一个角落

  梓箐动作只是稍微迟钝一下,便立马回过神来,微微用力重新回到石台上。

  “快一点啊,再过一会天就黑了,我肚子都饿了。”

  梓箐看了一眼,筏子上已经坐了四个女人,都用鄙夷和淡漠的眼光看着她。

  情理之中,毕竟原主的身份标签是殴打婆婆的恶毒媳妇,有此报应也是理所应当的。

  梓箐上了筏子,石柱开始自主担任划艇的任务。

  双臂挥动有力,除了面对众人时露出一副故作憨厚的表情外,看向前方时,整个身体都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寒意。

  还有一种梓箐并不陌生的气息煞气。

  积怨成煞,只有身上背了无数命债才会积累如此厚重的怨煞。

  梓箐刚才其实自己完全可以自己轻松撑上石台,可是在看到对方递来的手时,她心中多了一个心眼儿

  没错,她第一次使用读心术,读取了对方大脑中正活跃着的记忆片段。

  她此刻正在清理获得的图片和音频碎片,因为读心术只是初级,而且是第一次使用,所以得到的信息十分杂乱和零碎,必须把它们全部整理出来,才能获得较为完整的信息。

  越是整理,梓箐的心就越往下沉。

  其实这种天罚之岛算不上这个剧情世界里对犯人最严酷的惩罚,只能算是小小的教训。

  因为岛上修建了人工基地,就是专门提供给犯人住宿的地方。

  不过并没有专门正规的狱警维持秩序什么的。

  用党政的话来说,用不着在这些人渣身上浪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已经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还要搞事,那只能是他们自己犯贱。

  因此,即便犯人在这里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会来追究,也没人会为别人的死承担任何责任。

  按照党政制定下来的规则,流放到这里的犯人一般只需要服刑一到三个月就行了,只要你再次回到送来的那个石头平台上,并且通过身份鉴定符合要求,他们就会将你接回文明世界。

  理论上是这样,理论上这座岛上每一次迎接都应该是新的犯人。

  而事实上却是,有些人不愿意离开,所谓占山为王,然后将所有来的囚犯也奴役下来。

  秩序和人性阴暗面之间本就是不可逾越的矛盾两面,这里自成一个世界,更是超出律法和伦理道德的约束,里面的混乱可想而知。

  这些所有新来的犯人,都会被他们奴役压榨,男的当苦力劳工,或者成为他们一份子女的若是有几分姿色则当作泄欲工具,其余的统统当作食物,肉干肉酱肉包子其实剥去皮毛,与其他野兽也并没啥不一样。

  这只是她刚刚从石柱传来的记忆片段中整理出来的信息,实际情况恐怕只会比这个更加残酷和血腥。

  所以,自己是绝对不能进入那个基地!

  人们叽叽喳喳地抱怨一阵,皮筏上陷入沉寂。

  太阳已经落到海平面上,万丈霞光将海天渲染成一片熠熠闪耀的金黄色。

  “你并不是跟我们一起来的人,根据规则你应该已经在这里的刑期满了,为什么没有离开?为什么要这么好心来接我们?”

  梓箐的声音平静,却在这带着几分浪漫的霞光中显得异常清冷和突兀。

  梓箐注意到石柱身体蓦地紧绷起来,散发的阴寒戾气一触即发。

  众人视线立马落在石柱身上。

  气氛顿时凝固下来。

  石柱面色阴沉下来,看着梓箐,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你是怎么知道的?”

  梓箐淡淡应了一声:“猜的。”

  杀意弥漫,梓箐身体紧绷她觉得自己太冒失了。不过如果错过这个机会的话,她恐怕连给这些人传递信息的机会都没有。

  她甚至已经做好对方一旦动作就直接跳海里虽然身体非常虚弱,但是她曾经跟古里学习过感应水的律动,只需要稍微接力,便可以做到如鱼得水。

  “呵呵,柱子大哥这不是人心底好嘛,你看先前那些人,仗着自己有体力,把我们这些女人丢在一边,自个儿跑了。若不是柱子大哥,我们恐怕现在还在那石台上呢”

  一个结巴却强做愉悦的声音打破沉闷。

  紧张的气氛顿时松懈下来。

  梓箐却是明白,自己的“与众不同”已经被对方惦记上了。

  朝最先打破僵局的女人看去,二十五六岁,皮肤粗嘎蜡黄,布满粉刺的脸上写着憔悴和疲惫。一看就是因为经常化妆和熬夜所致。

  布满血丝的眼睛透着一丝精明,毫不掩饰自己的谄媚讨好。

  另外三个女人跟着附和,“就是就是,若是寻常人,人家才不稀罕管你生死呢”

  生怕自己落后讨好这个强壮男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