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25章 ——条件
  梓箐嘴角弯弯,她怎么觉得有种是在攻略女配的感觉。 .

  不过不管怎么说,其实玉容的性格和手段还是让她很欣赏的。最主要的是自己现在是丝雨的身份,也是她的生活和人生,就不能让她的人生孤单的没一个朋友。

  梓箐欣然应道:“如此说来,是丝雨的荣幸,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虽然修为相差悬殊,可是玉容心中却清楚的很,对方身上随便一两样宝物都不是自己能相比的,对方这么说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

  她是一个知音识之人,别人给自己面子,当然不可能就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于是拱手回道:“请多多关照。”

  这边两人刚刚达成共识,正准备并驾齐驱闯荡世界。

  至于先前自己亮出的那些手段会不会被觊觎…与其去想别人会不会贪图而陷害自己,还不如直接将自己实力提升到别人连觊觎的资格都没有,那才是正理儿。

  不过现在谁都知道自己有个厉害的“弟弟”,连炎魔龙也被玩弄于股掌,料想即便有人敢打梓箐主意,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炎魔龙的实力。

  ……

  为了减轻飞行劳顿,梓箐用的是飞毯,上面撑起防御罩,修炼飞行两不误。修炼等于打坐和吃。

  玉容跟着梓箐一路,看她就每一刻闲的。耳边不时传来各种咀嚼的声音,还有灵果灵食飘来的诱人香味。

  说实在的,她对食物并没有什么偏爱,即便是灵食也是浅尝辄止,满足修炼所需即可。

  因为吃的再多,身体吸收有限,要么浪废,要么变成脂肪堆积。

  而且,即便以她的身份和财力,那极品灵食也不是她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的。

  却没想到对方竟然可以一直吃,有两个很关键要素:一是表明对方有足够的灵食,仅仅这两三天时间,吃掉的量几乎相当于她一年的消耗;二是对方竟然能够将灵食里面的能量完全吸收炼化!

  回想当初她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竟有说不出的庆幸之感。

  玉容:“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梓箐“哦”一声,如果是她自己,也就这样随口应付了事。但是想到玉容是个值得交往的人,而且原主也需要一个朋友,如果就这样随口敷衍,不是生生的把别人递来的橄榄枝践踏脚下吗?恐怕话头分分钟就被她聊死了。

  于是又接着应了一声:“是吗?怎么个不同?”

  “不管是上国还是下界的三千凡俗,都是等级制,最具代表的等级关系就是——主仆。而为了巩固这样的等级,人们将它架上道德的高度并戴上及其美好的枷锁。”玉容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这些日子来的领悟。

  她记得自己当初向羽旦表达诚服与他的衷心时,她从他眼中对自己的赞许和欣赏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荣誉感和使命感。

  可是,自从上次被梓箐醍醐灌顶之后,她感觉到了自己整个人都如同被禁锢在囚笼之中。

  所幸,正如梓箐说的,这囚笼的钥匙在她自己手中。于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她放自己自由了。

  所以当看到梓箐面对羽旦仍旧将薰兒和她视为主仆时的坦荡和决然,便知道对方真的是一个言行一致的人,值得交往。

  梓箐听完对方的话,还以为是想问自己哪里来这么多灵果,以及为什么不长“胖”呢,原来她心中最在乎的还是那件事。

  梓箐呵呵笑道:“呵呵,想要人们按照自己意愿去执行,有两种方法,一是法制,还有一个便是颂扬。这个社会的规则便是建立在等级之上,可是要让人们欣然接受自己与别人不平等的社会地位,就需要区别和抑扬对待。”

  玉容心思玲珑,一点就透:“别人说好,是因为对他们有利,活的就是别人所需要的样子。可是这个样子并不一定是我们真正的自己……”

  梓箐接着说道:“所以,当我们可以选择的时候,是想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还是想做自己生活的主人。”

  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个观点,他们不仅自己是“衷心奴才”,还将“忠仆”的枷锁套到自己的子孙身上。

  比如某个忠仆给自己的子孙立下家规,要永远效忠和服侍主人和主人,以及奉主人的子孙为主人。

  梓箐觉得,这样的精神除了感动自己以及正是那些统治阶级想看到的外,真正被桎梏的就是他那些无辜的子孙了……一生下来就被奴隶了,然后被灌输一脑袋的奴隶思想,若不然,那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数重“重罪”。

  随着两人的闲聊,现彼此更多的信念契合,而关系变得越来越圆融。

  识海中方的声音传来:前面就是通往乌月界的通道。

  他顿了顿,语气凝重:或许你要加快度了。三千凡俗界,每一界都镇压了一头洪荒凶兽或者某种利害的凶物,或许并不紧紧是因为“好生之德”而将他们镇压在这里,而是另有目的。

  梓箐也想快啊,可是自己现在这幅身体的修为现在才到元婴大圆满,最快的飞行度,越一个界面也需要将近四五天时间。

  两人穿过结界,到达乌月界,是相互平行的三千凡俗界之一。

  刚进入其中,视觉所及全是黑沉沉的雾气,如同身处在一片混沌之中。

  原来是被镇压的凶兽已经冲出,并且完全颠覆了人类的统治,自封为王。然后让人们每个年供奉一百童男童女给它享用……

  梓箐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妥,在识海中问道:方,你刚才说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可是自己一年前还没进入这个任务世界呢。

  方道:先前我一直没能推衍清楚的剧情,现在终于有了一丝丝眉目了。

  因为这个任务本来就是胥有意推送给梓箐的,所以梓箐和方都一致认为这是针对她的一个圈套。

  既然所有力量都盯在那件三界至宝上,可是要让其重现于世是需要一个特定的条件——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