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24章 剩下的——天高海阔
  玉容落在羽旦身上的视线也缓缓收回,心底长长舒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失望还是释然,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退到梓箐这边。.

  梓箐看着场中男主女主彼此深情凝望,有种说不出的功德圆满的成就感。

  不过她并没有想继续看他们那里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的互诉衷肠,她时间宝贵的很,既然事情已经圆满解决,所以还是尽快将云尧子的事情解决了。

  云尧子是薰兒的师傅,无论如何要给薰兒一个交代。

  云尧子在炼天炉里也没有坚挺多久,就被炎魔龙烧狼狈不堪,完全没了一来时仙风道骨和趾高气昂的样子。

  这还是小炉好心保全他的情况下,澳门赌博网站:才勉强给他留了一条小命。

  这就是境界的碾压,更何况洪荒凶兽比上神境界的修士实力更加强横。而云尧子再厉害也不过是凡俗界的大乘期修士,又怎能在炎魔龙面前相抗衡呢。

  紫魔天火同时烧毁的还有他的道心,在真正的威压和死亡威胁面前,一切都变得不堪一击。

  此时,云尧子蜷缩一团,目光惶恐而躲闪……

  梓箐故作惊恐地叫道:“哎呀,不好了,薰兒,你的师傅快被炎魔龙烧死了。”

  终于将腻歪的两人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看向炼天炉中的一龙一人。

  炎魔龙感觉无比的憋屈,自己好不容易才忽悠了一个白痴人类帮自己解了封印,可是还没看到外面的蓝天,就被这诡异的法宝罩了进去。

  他现在已经完全处于狂暴状态,在里面上下翻腾着,搅起紫炎滚滚。

  另一边,云尧子赤条条一身蜷缩在角落。和先前那些修士一样,身上所有东西都烧没了。

  衣服,储物袋,甚至连象征他仙气飘飘的白头和白胡须也全部烧个精光。

  薰兒的反应一点也没让梓箐失望。

  只见她立马扑到禁制上,哭着喊“师傅,师傅,你怎么样啊?”

  那炎魔龙此时已经完全不在乎了,看到薰兒,在里面猛地游动腾飞而来,庞大的龙身唰地压来,狠狠撞在禁制上。

  尽管有禁制隔绝了伤害,但是仍旧出剧烈的震动,将薰兒一下子震倒飞了出去。

  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孽畜,竟然敢伤我女人!”羽旦恼怒,正要提剑冲进去跟那条小蛇战个你死我活,被薰兒一把拉住:“阿旦别去,那是上古凶兽炎魔龙,先前有十来个化神和大乘期的高阶修士都差点折损它口。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哦对了,这宝物是小炉的……”

  薰兒跑到小炉面前:“小炉,你先前说你可以控制这件宝物,你快救救我师傅吧……”

  小炉说道:“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我就只有这一个姐姐,可是这个死老头一来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对我姐姐下死手。我姐姐现在才元婴期的修为,可是你师傅已经是大乘大圆满……那便是对我姐姐下了必杀之心。你觉得这样的人我还会留着他吗?”

  “我我知道当时可能师傅他他不了解情况,太激动了……我保证他以后都不会伤害丝雨了。”

  “既然如此,那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他一马,以后若是再有不轨企图,我分分钟灭了他!”小炉声音稚气,但是谁也不敢怀疑他的手段。

  他知道已经完全卸掉那个死老头的爪牙,现在就是一副空皮囊。而小箐箐先前做了那么多的铺垫,就是为了把自己从女主的生活漩涡中摘出去,所以此时他并没有将这个皮球踢给梓箐,让薰兒去求梓箐之类。

  小炉把云尧子放出来后,便是一个形容十分枯槁的老头子,境界已经跌落到不知什么境界去了,想再修炼到原本程度已经不可能了。

  最重要的是,小炉给云尧子加了一些猛料,强的幻境。梓箐将方推衍的关于云尧子的人生剧情让小炉传给了他……

  所以云尧子的道心已经彻底摧毁。

  薰兒连忙扶起师傅,伤心安慰一会便决定给他寻一个洞天福地,让他安享晚年。

  毕竟师徒一场,当初若不是他的指引,薰兒也不一定能踏上修真一途。

  而后薰兒和羽旦带着云尧子告辞离去。

  梓箐看着三人离开的方向,心情彻底放松下来,没有了男女主的感情漩涡,剩下的就是——海阔天空。

  小炉将炼天炉直接收了,直接回农场。

  梓箐身形一动,直接施展了轻身术,朝城市方向飞去。

  先前是权宜之策,建立一个防御阵,现在危险解除,自然用不着这阵法了。

  于是唰唰唰地,直接将自己的傀儡和阵盘全部收了回来。

  查看了一下,阵盘上面的极品灵石也差不多消耗光,翻手嵌上新的极品灵石,然后放到农场中的专有仓库,下次需要用时,直接拿出来即可。

  既然注定了是一场整个剧情世界的法则的抗衡,何不先下手为强?!

  梓箐让方将另外那些在几万年前大战后,通过阵法压制下来的凶兽的所在地推衍出来;

  农场中,小炉说道:“这炎龙身上全身是宝,而且在地心修炼数万年,可以炼制一套火属性的防御甲,还有它的龙筋,龙骨,内丹,龙须,龙珠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

  想来也是,虽然自己身为主神,坐拥无数世界,可是里面的物产再丰饶,自己都不能随便伸手就能拿来用的。还是要根据规则来。

  于是说道:“好,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主要是以她现在的修为,即便使出吃奶的劲,也无法对一头堪比神级的凶兽身上留下哪怕一丝丝的印子。

  玉容见梓箐就这么离开,终于绷不住,问道:“你要走?去哪?”

  梓箐答:“是的,随便。”

  梓箐踩上飞剑,玉容也招出飞剑,落在她旁边。

  梓箐偏头看向她:“你要跟着我?”

  玉容见自己一下子就被戳破,她好歹也是化神期的高手好不好,怎么说的好像她硬要跟着一个元婴期小女娃屁股后面似的,真是太掉价了。

  她偏过头,干咳一声:“我只是觉得你或许需要一个协助善后的人,而我,恰巧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