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23章 云淡、风清
  其实,在原剧情中,丝雨和玉容这两个人设都不是蠢笨之流。.

  因为丝雨是女主的贴身侍女,需要帮女主善后,如果都“单蠢”到一块儿了……女主吉人天相,但是作为本就炮灰女配的侍女肯定活不长。

  而玉容经历人生大起大落,跟太子出入那些大场合,经历过生死,若是蠢笨又岂会把她留在身边。

  所以至少从她们的角度出,爱上男主并不仅仅是她们自己的一厢情愿。

  至少在某些场合,羽旦的某些话语,以及表现出来的模棱两可和a昧的态度,让两人有了误会。

  让她们觉得这个男人其实对自己还是有情的,或许自己还是有一点点希望的。

  比如,玉容虽然是羽旦的侍女,但是羽旦却对她额外开了通讯通道,额外的待遇等等,让玉容觉得自己在他眼中是与众不同的。

  比如原主,如果说原主一开始是因为嫉妒女主和不甘才有了想取而代之的心思,可是后来真正让她走上这条不归路,又何尝不是羽旦有意无意表达出的“只要你有本事让父王将你许配给我,我娶你又何妨”的意思,原主也不可能那般丧心病狂地去追逐这个飘渺的希望。

  所以此时玉容如此直白地,当着几个人的面问出来,只要有一个明确的答案,那么以后的关系自然也就变得明确了。

  “玉容,你……变了……”羽旦面色痛苦和不解,他不明白自己待她那么好,为什么突然间要离开自己,再次重逢还表现的如此的冷漠决绝,不由得想到,自己究竟哪里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吗?

  玉容没有回答这个一旦接上就不可能理清的话头,而是神情一如先前的平静,眼睛紧紧盯着对方:“我只想知道,你是来找她,还是来找我的?”

  玉容咄咄逼人的气息,让羽旦感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本来这次出来是寻找薰兒的,先前这边的激战他其实就已经感应到薰兒的气息了。他只是觉得丝雨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出他的预期,所以选择静观其变。等待事态完全平息下来才露面……

  只是没想到他刚到达这里,突然间从城区方向飞出一个女子,直直落到丝雨身旁。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丝雨竟然还有同伙?然后再仔细感应,这女子不是别人,居然就是突然离自己而去的侍女玉容!

  如果说先前他只是有些怀疑玉容的反常跟丝雨有关,那么现在,他就可以百分百肯定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澳门赌博网站:能在短短时间内,将他和玉容之间上百年的生死与共的感情瓦解掉的。

  所以,愣怔间,他完全是由心而对玉容问出了开始那句话。

  然后就是玉容那哆哆逼人的样子……让他心中又是失望又是郁闷的很。

  本来想直接回一句“自然是来找我的妻子薰兒”的,可是又怕自己的话伤害了自己与对方的感情。

  羽旦回过头,就看到薰兒也扑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直地充满期盼地望着自己,心中的躁动在刹那间变得柔软起来。

  身体不由自主地上前,无比深情地喊道:“薰兒,我终于找到你了……”

  薰兒眼睛依旧望着他,可是身体却在对方上前时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步。

  薰兒指着旁边的玉容,有些气鼓鼓地说道:“你你一直都在骗我,你这次是来找你的侍女的对不对?”

  “薰兒,你听我解释……当初我没有说出我的身份是有原因的,我我不能……”

  薰兒:“好吧,这件事说的通了,那么她呢?你是不是明明知道她喜欢你,可是又碍于身份所以不敢言明,直到她离开你才想要追回?所以这次其实就是来找她的?”

  “薰兒,我对天誓我和她只有主仆之情,我心中真正倾心的人是你。你不知道那天晚上看到本该属于我们两人的世界里,却不是你在那里,我的心是多么的痛和失望……”

  ……梓箐扶额,翻手从农场拿了一张毯子形状的飞毯,坐了上去。

  手中拿着某紫色浆果,开始吃起来,浆果汁水丰沛,出哧溜哧溜的声音。

  入口清香润泽,充盈的能量被身体丝丝缕缕地吸收,运转周天后归于丹田。

  唔,还是修炼带来的实力增长才能让心真正变得踏实。

  而眼前这一切,大概是因为她已经完全将原主的生活从这漩涡中摘出来的关系,虽然看他们一会哭一会笑的撒狗粮有些腻歪,但是在内心深处已经没有先前的急切和躁动了。

  与自己无关,便是天高、云淡、风清。

  无数次的经验教训告诉梓箐,男女主之间的误会其实都是因为“没说清楚”引起的,一个说“你听我解释”一个说“我不听我不听”。再不然就是有那些配角去横插一脚……

  这一次,梓箐就在旁边吃东西和修炼,看他们在那里揪扯不清,看他们在那里使劲的作……无所谓,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

  不知何时,这样的争执终于平静了下来,梓箐此时已经在飞毯上架起了火锅,筷子夹了一块的灵兽肉在翻滚的红油锅里涮了涮,趁热入口,辣烫而爽嫩,再淑女也不经意的哧溜有声。

  吃着吃着,梓箐总觉得气氛貌似太安静了,抬眼一看。

  几双眼睛直直盯着她……梓箐呵呵笑了声,“哦,你们已经好了啊。”

  意念一动,挥手一扫,所有东西凭空消失,送入农场小院中。

  翻手把飞毯也收了起来。

  薰兒还没从刚才梓箐吃东西贼有劲的场面中回过神来,白嫩纤指指着梓箐,“丝雨,你你刚才吃的是……火锅?”

  天下食本同源,这种直接烫着吃原本就是因为生活和条件所限而产生的,普通百姓经常如此吃。而皇宫里一切都有专门的厨房,做的都十分精细,反倒极少会这种吃法。

  梓箐看此时羽旦和薰兒两人十指紧扣的样子,就知道两人已经完全解开误会,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