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21章 崩坏……
  原本,这些修士在原剧情中的后半段,还会蹦出来耍点什么手段,想必现在经此一劫他们也会重新审度了。 .

  好吧,即便他们仍旧会被剧情君牵着鼻子走,可是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和财力精力,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丝雨,原来你还有个弟弟啊,你弟弟长的真好看……”

  脆脆的声音强势插入,再次打断梓箐的话。

  两人齐齐看向薰兒,后者神情急切地连珠炮似的问道:“为什么你以前从来没提起过呢?你看,他这小小年纪就在外面流浪怎么让人放心呢……”

  小炉笑着道:“呵,小姑娘,你真是张着一双慧眼啊,没错,我就是她的弟弟,唯一的(小炉用传音对梓箐说‘至少现在是唯一的,对吧!’)弟弟。不过,我虽然一副绝美少年模样,说不定比你大哦。”

  梓箐看着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把她这个“姐姐”当空气。

  好吧,空气就空气吧,反正今天也不知道触到剧情君的哪根神经了,每次自己说话都被打断。

  薰兒看着小炉绝对完美的容颜,眼睛冒星星,自觉有些不妥,偏头看向梓箐,指着旁边的炼天炉里的炎魔龙,说道:“丝雨,那……那条炎魔龙怎么办啊?”

  小炉抢过话:“你这话应该问我怎么处理这条小蛇。”

  “你?”薰兒看看梓箐又看看小炉。

  梓箐知道这家伙想在小姑娘面前显摆显摆,她乐的成全,自己当个甩手掌柜。

  “轰隆隆”云层中再次传来极飞行的破空声。

  梓箐嘴角浮起一丝轻笑,呵,终于登台了啊。

  “薰兒,离开……”沧桑的喊声带着急切的语气,即便连旁人也感觉到其中扑面而来的关怀之情。

  薰兒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棉柔之力,将她倏地从丝雨旁边拉开,然后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中,侧头望去,喊道:“师傅,你你怎么来了?”

  云尧子道:“为师正在闭关修炼,感应到留在你身上的防御阵已经启动,所以便急急赶来。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我……”

  “薰兒放心,一切有为师在,倘若这些人敢对你不轨,为师定要让他们付出沉痛代价。”云尧子不等薰兒说完,就一脸怒气地瞪着梓箐和小炉。

  “哼,沉痛代价,我倒要看看……”玉容将城中的事情安排妥当,不知何时来到梓箐旁边。便听到这老头儿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大放厥词,于是毫不示弱地反击。

  梓箐举手止住她继续说下去,否则事情都还没捋清就先打嘴皮子仗。

  经过先前的风云跌宕,玉容对梓箐很是信服,所以见梓箐示意,连忙将下面的话噎了回去。

  梓箐现在还有一件最最重要的事情没作呢,她可不想在让男主女主之间误会解除之前,把自己再次搅入他们的恩怨纠葛的漩涡中。

  于是神情郑重地薰兒说道:“薰兒,你先前让我为你代嫁的那个男人就是……”

  “住口,你这不知尊卑主仆的孽障……”云尧子突然对梓箐爆粗口,粗暴地打断梓箐的话,并指着梓箐怒斥道:“不过是一个小小侍女,竟然敢直呼主子的名字!”

  “师傅,是丝雨,丝雨她刚才救了……”

  “薰兒,为师知道你心性单纯善良,可是也不能任由这些低贱痞子踩到自己头上啊。今天为师就帮你好好教训这个贱奴!”云尧子再次以关心的名义打断薰兒的话,说着就操起法宝朝梓箐攻来。

  小炉上前一步挡在梓箐面前,怒道:“放肆,本炉再次,岂容尔等嚣张。世间本无事,就是你这样的人挑拨起来的,若不是……”

  他蓦地感受到胳膊上传来一拧,连忙住口。好险,刚才差点就说破天机了,看来小箐箐说的“言多必失”是很有道理的。

  小炉意念一动,刚才还悬停在空中的炼天炉陡然落下,将云尧子直接兜头罩了进去。

  不仅是薰兒,就连梓箐都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要知道这云尧子在原剧情中的地位是不亚于原株和玉容这等的重要恶毒女配的程度,也就是说,后面还有很多剧情需要他去推波助澜。

  却没想到小炉竟是直接就将这死老头给罩了!

  既然罩都罩进去了……那就罩了吧。

  都不用炼天炉对他使用杀法则碾压,狂躁中的炎魔龙一个照面,就让云尧子狼狈不堪。

  云尧子,大乘大圆满的修为,在这个层面上是绝对的强者。只差一点领悟和机缘就能跨入仙门,可就是因为这一点点机缘,困了数百年,让他望门兴叹。

  最后才不惜以秘术占卜……也才有了他屈尊降贵收一个普通凡人国公主为徒的事…

  可以说,在原剧情中,所有的事情都是环环相扣的。少了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能成就女主最后的人生巅峰。

  且说薰兒今天经历也真是跌宕起伏,才刚刚平息下来,没想到师傅老人家突然降临,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对丝雨动手的样子。

  她本来为丝雨捉急,想劝劝师傅的,可是下一刻就看到师傅被关在炎魔龙一起了,于是她又连忙凄楚地求助地望向丝雨和小炉。

  “小炉哥哥,求求你放了我师傅吧,他他刚才肯定是误会了,他肯定是无心的……”

  小炉虽然跟着梓箐后钻营炼器一道,但是之前,他可是那些修士竞相追逐的宝物。早就看惯了这些修士表面道貌岸然,实则内心龌龊的伪善。

  所以他便对那云尧子说道:“看着你徒弟如此苦苦为你求情的份上,只要你承认刚才你是没看清事情真相,冤枉好人,并诚恳地向我……姐姐道歉,我便放了你。”

  一个大乘期大圆满的修士可以对百里方圆的事物明察秋毫!难道会“看错”?

  云尧当然不会跳这个坑,而且他早就看出来了,薰兒在这两人面前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想来以自己师傅的身份肯定比一个侍女更重要。

  所以,如果此时他和侍女之间冲突的越是厉害,那么薰兒内心的天平肯定就越偏向自己,而对侍女更嫉恨……

  “薰兒,这种忘恩负义的东西不值得你去求她。所谓忠仆不侍二主,她现在不仅背叛了你,还强占你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