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20章 值,超值(为撤消重命名宗师和氏璧加更)
  “哈哈,没错,这些都是我说的。 .我没想过与人类为敌,是因为渺小的凡人根本就没有成为我敌人的资格。我只是需要进食,就像你们人类需要吃猪肉鸡肉一样,难道生命本能的吃也算是过错吗?”

  “我一心向往天地任我遨游驰骋的自由,对于人类是灭顶之灾的雷电、狂风暴雨和滔天洪水,对于我而言就是一场酣畅的沐浴,那只是我的天性和本能,所以我说并无心伤害人类也是真的;”

  “而我被禁锢在这里几万年的孤独也是事实…所以,我并没有骗你。”

  “凭什么你们应该有生命的权利,吃的权利和自由的权利,我就应该舍弃自己的生命和自由区成全你们?…”

  炎龙对薰兒说道,声如雷霆万钧,震得耳膜轰轰然作响。

  梓箐面对炎龙的狂啸,一字字对灵魂的叩问,心情平静无波。

  关于生命和自由的问题,从来就不应该放在本来就不在同一个层面的物种之间去讨论。处在食物链的两段,必定是生死的天敌,没什么可说的。

  炎龙说的没错,就像人吃鸡,鸡需要生命和自由,难道人类应该放弃自己的食物去成全它们吗?

  梓箐看了眼旁边的薰兒,感应到对方身上混乱的精神力波动……或许,是时候给这小丫头一剂猛药了。

  原剧情中,是原主和玉容这两个恶毒女配各种给她下绊子,让她被动“成长”起来。

  而现在,这两个“恶毒女配”不给她下绊子了,但是她仍旧需要汲取些教训才行。

  或许,这就是一次最佳契机。

  梓箐将意念传递给小炉,暂时不要把这条小蛇弄死了。

  只见薰兒双泪滚滚而落,溅在她淡粉色的纱衣上,绽放如风中的樱花,可怜而无助。

  天真而纯净的眼神沉淀下哀痛,俏皮的神情和带着几分呆滞和木然,愣愣的,视线从旁边一直蔓延的城市扫过,一直延伸向远处正在凝固的火山石…

  刚才,那里还是一片翻腾的熔浆……

  或许,丝雨说的没错,即便在炎龙心中根本就没把普通凡人当一回事,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可能都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因为先前她一直觉得炎龙是可怜且善良的,所以即便面对翻腾的岩浆也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担心那些修士会伤了炎龙。

  可是此时,她貌似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一阵后怕,如果刚才,没有那层禁制,那么那些岩浆就会如奔腾的铁水一样倾泻下来,顷刻间将整座城市变成熔岩地狱。

  薰兒的视线终于落在梓箐身上,喃喃的:“丝雨,我错了,你是对的……”

  梓箐突然间感觉胸口一块大石落下,压在身上的剧情束缚也有了丝丝松动的迹象。

  不容易啊不容易,终于让善良的女主大人意识到问题根本所在。

  因为这句话,梓箐感觉自己先前付出那么多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和慰籍一样。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直接对小炉传音:“剩下的你看着办吧……”

  小炉曾经和梓箐在任务中精诚合作过,彼此间有着极高的信念契合度,梓箐一句话,他就明白该怎么做。

  先前炎龙因为被炼天炉罩住,这些修士便在那里呼呼喝喝的打的热闹,虽然没有落在他身上,但是他着实很厌烦这些惺惺作态的虚伪人。

  后来被关在一起,炎龙怕这又是那些狡诈的人类在试探他,所以面对那些修士的攻击也没有反手,那些修士却当真以为它弱,还越打越上瘾了。

  此刻,炎龙已经完全明白眼前局势,于是也不客气了,“嗷——”地一声,高亢的龙吟一下子将修士震飞出去数十丈远。

  龙身一跃一腾,便掀起一层层的紫色火浪,翻滚着,朝修士席卷而去。

  这可是紫魔天火,先前炎龙没有威,只是它身上的散的热量都让他们难以抵挡。

  更何况现在对方刻意攻击,紫火才一触及,他们的所有防御法宝在紫魔天火中尽皆化为飞灰。

  这些修士早已经将身上所有手段尽出,可是那紫魔天火却仍旧源源不断地喷出。

  下一秒,他们身上的所有衣物变成灰烬…天火舔舐着他们娇嫩的皮肤,顷刻间被灼烧炸裂而出嗞嗞的声音。

  他们感觉到紫火舔舐身体的痛苦,连体内的元婴和灵魂都无从逃遁的真正的绝望和无助。

  一生的奋斗和风云跌宕都刹那间在眼前回放…名利中追逐。为了一件材料,甚至一句话开始各种勾心斗角和争斗……

  有不甘,但更多的是懊悔…

  眼看着就要被这紫魔天火烧的神魂俱灭时,突然感应到周围空间就像被定格的胶带一样。

  下一刻,他们感觉到久违的新鲜而清凉的空气,吸入肺里,舒爽的凉意让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抬头,是广阔的蓝天白云…

  所以,他们已经脱离那个炎龙地狱了?

  他们没死?!

  神魂归体,欣喜席卷心头,犹如重获新生一样。

  尽管浑身被灼烧的皮开肉绽,可是这样的疼痛早已被新生的喜悦盖过。

  修士们仰天大笑,状若癫狂。

  他们现在身上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无所有:所有法宝包括本命法宝都全部使出;体内的灵力也完全耗尽;随身空间也在紫魔天火中被烧的连渣渣都不剩了;甚至连他们的修为等级恐怕都要跌落数个境界,他们再次回到曾经一无所有时的状态,就像当初初登山门时……

  因为没有名誉地位和财富所累,而觉得无比的轻松。

  梓箐心若明镜,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无意中倒成全了这些人的领悟。

  不过能幡然领悟到真正的质朴,也是他们自己的造化,自己不过是顺手为之。

  小炉凑过来,邀功似地说道:“姐姐,怎么样?”

  梓箐随手给他来个摸头杀,澳门赌博网站:揉揉对方脑袋,柔软顺滑如缎的黑手感好舒服,“嗯,弟弟手段真是不错。”

  她现在心情说不出的舒畅,不仅将薰兒这个木鱼脑袋捋直了,还让那几个修士一次深刻教训。

  这就是剧情君对自己真诚和耐心的回报吧,值,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