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316章 该死,无赦
  恐惧和放纵是会传染的,很快,整座城市都陷入一片极度恐慌和混乱中。 .

  这种连锁反应的后果比真正的末世降临还更加严重!

  有的人开始回去拿值钱东西,有甘愿与家人同生同死的人,自然也有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抛下家中老弱独自逃生的;

  有的人则觉得末世降临,大家都要死了,那么那些时刻禁锢着自己的律法和道德神马滴自然也不用去遵从了。

  开始赤果果地抢劫,强j……

  幸好此时玉容将那些幸存者送入城中。

  这些人也算是见识过大世面的,也知道那魔龙的厉害。

  他们也知道有大能者为他们的城市建起防御阵,现在呆在城中才是最安全的。

  若是现在跑出去,即便那滔天的岩浆没有倾泻下来,外面暴戾而混乱的能量波也足以将凡人震死。

  这是幸存者的切身体会,也终于明白“神仙打仗百姓遭殃”的真正含义了。

  他们很清楚,在外面正是因为有高人相护,才能逃过一劫。

  所以此时便开始帮着玉容做起这些慌乱不安的民众的安抚和引导的工作。

  其实这些幸存者以前也是一方能人,很有威信和影响力。

  不过现在在真正的危险面前,再加上有人故意挑拨,这样的影响力也变得微弱起来。

  玉容性情刚直,而且对事物洞悉敏锐,直接将那几个最先造势,蹦跶的最厉害的,抢劫、强j的,以及隐藏在人群中怂恿别人的人,统统拎了出来。

  以她现在相当于化神期的水平,要做到这些简直是易如反掌。

  暴乱很快就被平息下来。

  但是它在人们心中所产生的影响,恐怕会持续很久。

  比如那些先前抛下家中老弱逃生的人,此时不得不面对来自家人的怀疑以及自己良心的叩问。

  玉容曾经历过人生的悲欢离合,才现,其实生活平淡就好。

  为什么一定要去猜度和试探别人究竟有多真多善良呢?

  为什么一定要去试探人性的底线呢?

  为什么觉得别人在大难来临之时一定要舍身救你才是高尚的?

  玉容看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心中只有凉凉的杀意。

  她对那些引暴乱的人说道:“既然你们觉得这里不安全,想要出去,想要逃命,觉得要好好放纵一下自己,现在成全你们便是。”

  梓箐先前就料到这样的惊骇场面,恐怕人们会想逃离。

  所以没有符牌是不能随便出入的。

  且说玉容当真是说到做到,拿着符牌,直接将这数百人全部送出城区。

  既然他们刚才鼓噪的那么起劲,若是真拦住他们的话,还说不人道主义了。

  当然,玉容是不可能给他们加持防御罩的庇护的,空中混乱的能量波像一记一记无形的重拳,无差别地打在他们身上。

  不过一会震得脏腑错乱,口吐鲜血,瘫倒在地上,全身痉挛抽搐……

  他们此时才开始后悔求饶…嘴里喷着血沫子苦苦哀求…

  只可惜,现在才知道错了,已经太迟了。

  如果刚才没有玉容的雷霆手段,恐怕现在整个被保护的城市都陷入暴动的混乱中了。

  可怕的不是末世,而是惶恐中的人性崩塌,烧杀抢掠给人们带来无可计量的财富和心灵的伤害……

  还有那些已经实施了抢劫强j的人……

  不可能你说一句“我错了,我家里上有七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稚子”就能掩盖他曾犯下的罪行。

  不可能因为罪犯有家人,因为他家人很可怜就不被报应啊?

  ……薰兒直接冲到前面,朝着山脉炎魔龙的方向哭喊道:

  “你们不要伤害它,它也是被逼的、无辜的……”

  梓箐见薰兒头上一支玉簪轻轻闪着光芒。

  难怪,她一直没看到薰兒给自己拍防御符撑能量罩,和自己差不多的修为,竟然在化神大能的音波攻击下毫无损,原来是有这样一件防御灵宝啊。

  不过隐藏的还够深的,若不是她精神力强大,才稍稍感应到一丝丝能量波动,否则很难察觉。

  想来也是,以薰兒如此单纯的性格,如果是一件很明显的法宝,恐怕早就被别人骗去了。

  不过,她竟然说这炎魔龙是无辜的?

  梓箐看着薰兒的样子,感觉脑海中又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身体有个声音让梓箐上前,给熏儿撑起一个能量罩……她这样子很容易让别人引起怀疑的。

  薰兒就像是终于找到一个可以依托的人一样,抓着梓箐的手臂,焦急地喊道:

  “丝雨,你快告诉他们,不要打了。它已经承受了数万年的孤独和煎熬,它只是想从那个孤独的地方出来而已,它什么都没作,为什么要这样对它?”

  梓箐看着薰兒的样子,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本来以为自己会很恨的,可是她现对方是真的在为这条恶龙心痛。

  于是用很郑重的语气说道:“薰兒,你应该知道每个物种都有各自的适应自己的生存世界,这里是人类的世界,以炎龙的强大,即便它是真的无心要伤害人类,但是它的一举一动,都可能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灾难。”跟善良无关。

  薰兒此时情急中并没有注意到梓箐直呼其名,而是更加急切地道:“可,可是也用不着打它啊,我们可以跟它好好谈谈,他能听懂我们的话……”

  梓箐觉得自己耐心还是很欠缺,她强压下心中隐隐待的躁动,耐着性子说:“这种凶物,如果不能将它彻底降伏,它是根本不会在乎普通凡人的死活的。若是没有那层禁止,你觉得周围着数百万生灵还可能活命吗?”

  “啊——”薰兒摇着头,“怎么会这样?不不……”

  梓箐丢下薰兒,身形一动,飞到空中,意念一动,再次招出数十个古傀儡。

  用精神力细丝控制,组成一个战阵。

  然后对那些正在一股脑攻击下方炼天炉的修士们喊道:“都给我住手!”

  这些人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听到梓箐喊声,纷纷停下手中攻击,呈扇形朝梓箐围了过来。